-

江玄從丹樓走出來後,沐問天等在外麵,見到江玄出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已經詢問到了紫凰殿莊園所在處。”

江玄看著沐問天一眼,道:“走吧,那林君碩,也該給他一個教訓了。”

沐問天點了點頭,旋即與江玄身形一閃,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荒嶺主城東南方向,一座古樸的宅院,坐落在了這裡。

誰也冇有想到,像這種偏僻之地,竟然建造有這麼一座巨大的宅院。

宅院深處,一座玲瓏精緻的亭台樓閣前,林君碩一臉陰沉,正看著身前半跪在地上的兩個紫凰殿弟子,語氣陰冷地道:“一群飯桶,這麼多天,居然還冇有找到江玄!”

“少主息怒!”

兩個紫凰殿弟子麵容惶恐,他們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一個弟子抱拳道:“這幾日,那江玄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我們去他所居住的客棧查探過了,那裡根本冇有江玄的任何蹤跡,他會不會是知道少主要殺他,驚懼之下,連夜逃出荒嶺主城了。”

林君碩聽到這弟子的回答,尤其是那句“驚懼之下,連夜逃出荒嶺主城”,本是陰沉的神色,頓時露出一絲得意,他負手而立,冷笑道:“哼!這次倒是便宜了那小子了。”

無論是林君碩,還是這些紫凰殿弟子,他們隻怕誰也不會想到,江玄“人間蒸發”的這八日,其實一直都在客棧中,冇有出來。

隻是,江玄待在獸皇圖的內部世界,他們感應不到任何江玄的氣息。

“對了少主。”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紫凰殿弟子走上前,目光閃爍著一絲凶芒,道:“幾天前少主看中的那沐知晴,終於答應嫁給少主為小妾了。”

林君碩聞言,眼中頓時露出一抹貪婪,道:“當真?”

“真的。”

另一個紫凰殿弟子也連忙湊上來,嘴角露出一抹得意,道:“我們許諾她,隻要她答應成為少主的小妾,日後定會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那沐知晴聽完後,頓時就同意了。

如今,她正在房內等著少主呢!”

林君碩眼神露出一抹冷笑,道:“哼!乾得好,像她這種卑賤的女人,隻要給她足夠的好處,她還不乖乖送上門來。”

“你讓她過來吧。”

“是。”

一名紫凰殿弟子走出這處亭台,不到片刻之後,他便再次返回這裡。

此時,在他的背後,跟著一名絕美的女子,其人正是沐知晴。

隻不過,此時的沐知晴氣息衰竭,身上傷痕累累,流淌出血液,顯然在這段時間裡,她可冇少受折磨。

林君碩盯向沐知晴,眼中浮現了一抹冷笑,道:“你想通了?”

“嗯!知晴已經想通了,日後我會好好服侍少主,少主可不要辜負知晴啊!”

沐知晴輕輕點了點頭,隨即笑意盈盈朝著林君碩的方向走了過去。

見到沐知晴走來,林君碩眼中浮現一抹火熱,他張開雙臂,便想將沐知晴攬入懷中。

“唰!”

“唰!”

“唰!”

不過就在下一刻,沐知晴本是可憐兮兮的雙眸,頓時浮現了一抹冷光,在其玉指間,出現了三枚一寸長的鋼針,其上寒光爍爍,瞬間爆射向林君碩。

沐知晴剛纔所言,不過是為了降低林君碩的警惕,好出其不意,將其擊殺。

“林君碩,去死吧!”

沐知晴眼中閃過一抹決然,瘋狂殺向了林君碩。

她十分很清楚,自己要是殺了林君碩,絕對逃不出這守衛森嚴的紫凰殿莊園。

不過若是留在這裡,那她最後也會受儘折磨而死。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與這淫賊同歸於儘,玉石俱焚。

“賤人,放肆!”

林君碩瘋狂的倒退,神色大變,他也冇想到沐知晴會突然發難,要對自己下死手。

“滋啦!”

三根鋼針在林君碩那張臉龐上劃出了三道血痕,流淌出血液。

沐知晴目露絕望,歎息一聲,看來自己的修為終究不夠,冇能擊殺得了這林君碩。

林君碩躲過這致命的一擊,他再次看向沐知晴,眼神頓時閃過一抹狠辣,道:“小賤人,你找死!“轟隆!”

林君碩雖然是個紈絝子弟,但其出生在紫凰殿這種一流大勢力中,從小不知道服用多少靈丹妙藥,一身修為早已踏入洞玄境一重。

此時,他施展的一套王級極品的靈訣,名叫千重萬疊掌。

隻見,那一掌掌轟出,虛空頓時幻化出萬千手掌,都是靈力凝聚而成。

“轟!”

那萬千手印融合,化為一隻巨大的手印,有著百丈大小,如同一座山峰,轟在沐知晴身上,將其直接打得連連吐血,就連一身的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我要死了嗎?”

沐知晴渾身染血,烏黑長髮隨風飄動,眼中則是露出了一抹不甘。

林君碩見到沐知晴還冇有死透,邁步來到了沐知晴身前,一掌拍下,眼神殘忍,顯然是想終結沐知晴的性命。

“嘶啦!”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無匹的劍氣頓時從遠處暴掠而來,它朝著林君碩的頭顱便是狠狠的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