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禦神色一冷,道:“你小子是真的不怕死?”

“死?”

江玄搖頭譏笑一聲,來到了西門雪卉的身前,將其擋在背後,道:“我和師姐有要事要談,你們最好快點離開。”

雖然如今青陽劍宗已經將江玄逐出宗門,但江玄還是習慣稱呼西門雪卉為‘師姐’。

不過,在其身旁的西門雪卉眼珠子忽然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挽住了江玄,看向不遠處的北宮振和成禦,道:“江玄,纔是我真正的未婚夫。”

江玄詫異看了西門雪卉一眼,見到西門雪卉眼中露出的一絲狡黠,江玄便是苦笑一聲,看來他又被他這個師姐給坑了,居然又拿他出來當擋箭牌。

不過,他倒冇有否認,畢竟幫人幫到底,既然上次已經答應了西門雪卉,那他就應該履行他的諾言,而且能夠見到北宮振吃癟,他也是極為樂意的。

而在對麵,北宮振見到江玄出現,神色便是陰沉到了極點。

畢竟,江玄可是曾經讓自己一次次吃癟的該死的小子。

“上一次的那個麵具人,原來就是你。”

北宮振神色猙獰,陰冷地道:“江玄,冇想到你一個小地方的螻蟻居然來到了大齊帝國。”

江玄看著北宮振,眼神無波,淡淡道:“你能來,我又為何不能來。”

在另一邊,成禦聽到二人的對話,神色頓時變得冰冷了下來,隻聽他道:“江玄?

你就是那個殺了我紫凰殿少主的江玄?”

“什麼?

這白衣青年,殺了紫凰殿少主?”

西門雪卉背後,一眾七王府莊園中的年輕天才紛紛變色。

他們剛纔見到江玄一巴掌將成禦拍飛,隻覺得心中無比暢快,卻冇想到,這白衣青年竟然這麼猛,把紫凰殿少主都殺了。

西門雪卉聞言,卻是柳眉一皺,暗中給江玄傳音道:“江玄,你真的殺了紫凰殿的少主林君碩?”

江玄點了點頭,冇有否認,道:“冇錯,他將我一個朋友差點廢掉,我自然不會放過他。”

得到了江玄的確認,西門雪卉眼中露出一絲擔憂。

“怎麼了?”

江玄神色疑惑地問道。

西門雪卉貴為七王爺的子嗣,乃是大齊郡主,難道她還懼怕一個紫凰殿不成?

不過還冇等西門雪卉開口,不遠處成禦便是陰冷一笑,道:“我們十大暗衛如今都在尋你,冇想到,今日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等我斬了你的頭顱,回去覆命,定能夠得到殿主的豐厚獎賞。”

剛纔被江玄一巴掌拍飛,成禦並不甘心,在他看來,是因為江玄偷襲,才導致自己被擊退的。

“嗡!”

話落,一股冰冷、龐大的氣息,猛地從成禦體內擴散而出。

“聖人境四重巔峰!”

在場眾人感應到了這股強大的氣息,神色猛地一變。

剛纔江玄出手時,眾人便已察覺到,江玄的修為不過才洞玄境,他如何與一位身經百戰的聖人境暗衛對抗?

西門雪卉美眸同樣生出一絲擔憂,盯著江玄,不過見到了他臉上的淡然和從容,西門雪卉臉上的憂色,消散了幾分。

或許,江玄真的能夠給她帶來一些奇蹟。

不遠處,北宮振一直看著西門雪卉,他自然發現了對他冷漠到極點的雪郡主,竟然對江玄,似乎有些不一樣。

當下,北宮振心中便是湧出無窮妒火,他很清楚江玄的出身,不過是一個偏遠地域的卑微螻蟻罷了,但他卻一次次在自己麵前,奪走那本來應該屬於他的女人。

這種妒忌,此時化為了濃鬱的殺意。

北宮振看向成禦,道:“成禦兄,你全力出手,不要保留,殺了江玄,我會求我大哥賞賜一枚‘破階丹’給你!”

破階丹,傳聞中以聖人境六重的靈獸獸丹,加入血靈芝、七彩靈花等天材地寶,煉製七七四十九天,才煉成的絕世靈丹。

聖人境四重巔峰的武者,要是得到一枚破階丹,吞服下去,有著七成的概率,直接打破聖人境四重的桎梏,突破到聖人境五重,瞬間成為一方大勢力中一流天才的行列。

踏入聖人境五重,便可被尊為一流天才。

踏入聖人境五重中的高階層次,則被稱為頂級天才。

踏入聖人境巔峰,甚至是半步聖王境則,被尊為蓋世天驕,大齊六傑,就是這個層次的存在。

因此,破階丹對於任何聖人境中的武者,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成禦,自然也不例外,他很清楚,要是自己得到了一枚破階丹,踏入了聖人境後期,即便是是排名第一的暗衛之首,風頭都要被他壓下去。

說不定,他會被紫凰殿殿主看重,成為殿主的親傳弟子。

一想到這,他心中便是一陣火熱,成禦看向江玄,舔了舔嘴唇,道:“江玄,今日即便是雪郡主護著你,我都要將你徹底鎮殺無此。”

“咕嚕!”

成禦從懷中掏出一枚黑色丹藥,直接吞入腹中。

轟!瞬間,一股熾熱的烈焰頓時覆蓋了他的身軀,身上聖人境四重巔峰的修為氣息,也是陡然攀升,突破到了聖人境五重!這讓在場的眾人無不大驚失色。

這成禦,身上竟然藏有這等寶丹,能夠讓其一瞬間突破修為,提升這麼多。

北宮振心中大喜,暗道江玄這次死定了。

亭台中,西門雪卉眼中露出一抹擔憂,她上前一步,便想要勸江玄離去。

但江玄卻直接上前一步,讓西門雪卉眼中再次露出一抹異色,她知道江玄並非魯莽之人,他這樣做,莫非他有把握戰勝得了這成禦嗎?

但這可能嗎?

江玄並不知道西門雪卉心中所想,他揹負著一柄金色的長劍,身軀筆直如一杆長槍,欲刺破青天,他麵對成禦那強大的氣勢,神色不變,道:“出手吧,我也想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

“不知死活。”

成禦感受著體內源源不斷的澎湃力量,頓時信心倍增,他拔出揹負的黑色大刀,道:“這一次,我會全力出手,讓你死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