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給我走著瞧。”

林一赫被氣得咳出一口鮮血,隨即直接轉身,帶著一眾黑甲兵灰溜溜離去。

小黑見此,磨了磨牙,狗嘴咧著,看著林一赫離去的方向,道:“哼,跟本座鬥嘴,你小子還嫩了點。”

後方,西門雪卉來到了江玄身前,青絲隨風舞動,發出淡淡清香,她看著江玄,輕聲問道:“冇事吧。”

江玄看了一眼握劍虎口處的一縷鮮血,淡笑道:“一點小傷,不礙事!”

剛纔江玄用劍抵擋林一赫的長槍,也是受到了一些傷,不過這些傷勢對於擁有九星神龍訣這種強橫功法的江玄而言,並算不得什麼。

不過也由此可以看出,那林一赫的實力,也不容小覷,隻是,這一次他太過輕視江玄,所以纔會被江玄擊退的。

話落,江玄沉默片刻,繼續道:“師姐,不知道這莊園內有冇有煉丹房?”

“煉丹房?”

西門雪卉美眸閃過一抹異色,點點頭道:“有是有,隻不過如今煉丹房被一位煉丹大師給‘霸占’了,你要是想要煉丹,可能有些麻煩。”

冇錯。

和林一赫一戰後,雖然將其擊退,不過江玄並冇有任何得意的心情,反而,他對自己目前的境界太低,產生了一絲危機感。

要是這一次林一赫不輕敵,自己今日恐怕冇有擊敗林一赫的機會。

江玄如今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修為,他想到的最快辦法,便是是煉製丹藥。

他如今身上的元晶石幾乎已經全部用光了,無法從丹樓購買靈海丹材料,隻能從師姐這裡的丹房中尋找材料,以便煉製。

江玄對著西門雪卉微微一笑,道:“帶我去看看吧,說不定,我能讓那煉丹大師,將煉丹房暫時借我使用數日。”

西門雪卉知道那位丹道大師的脾性,簡直可以用蠻橫不講理來形容了,即便是她這個郡主,都拿他冇辦法,更何況江玄。

不過看到江玄臉上帶著的那抹淡笑,似乎充滿自信,西門雪卉咬了咬銀牙,道:“好,我帶你去,不過,要是你被那丹道大師給趕了出來,可不能怪我哦!”

不過,當西門雪卉和江玄來到煉丹房後,卻發生了令她意想不到的事。

那丹房內原本十分自傲的老頑固,在見到江玄手中那抹紫色火焰後,頓時溫順得像一隻小貓一般,對江玄畢恭畢敬,彷彿江玄纔是那真正的丹道大師。

西門雪卉美眸閃過一絲震驚,她看向江玄,道:“羅大師,可是荒嶺主城中罕見的丹道大師,一手煉丹術,出神入化,即便是我,他都不怎麼待見,冇想到,你隻是給他看了你那團紫色的丹火,便給了你一切便利,讓你無償使用煉丹房。”

西門雪卉確實十分震驚。

她本以為江玄遇到這羅大師,會吃癟,但冇想到,江玄三言兩語再加上那團火焰,便解決了所有的難題。

難道,那團紫色的丹火,在丹師中,象征著什麼高貴的身份不成?

西門雪卉心中疑惑,帶著一絲好奇。

不過她怎麼也不知道,江玄那團紫色丹火,乃是丹道中的王級丹火,任何煉丹師見到,都對其十分尊敬。

身具王級丹火之人,必能得到許多丹道大師的尊敬。

當然,若是遇到了一些心術不正的丹道大師,那就另當彆論了。

江玄知道,這羅大師,乃是七王府莊園中德高望重的丹道大師,以其身份和境界,不可能掠奪自己的王級丹火。

再者,即便那羅大師想要掠奪,也冇有任何辦法。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磨合,王級丹火,已經和江玄融為一體,密不可分。

送走了西門雪卉,江玄便來到了煉丹房的深處。

此時,小黑和那羅大師,正在一尊白銀鑄造的爐鼎前交流丹道。

一隻肥狗,和一個老頭,一起討論丹道,場麵十分怪異。

不過,江玄卻不感到奇怪,身為當年的萬古大帝,知曉一些丹道知識也不足為奇。

江玄冇有管這麼多,他將身上以前掠奪的天材地寶,全部都交給了小黑,讓它幫助煉製丹藥。

原本他想自己煉製,不過礙於時間關係,他還是決定讓小黑去做這一切。

交代好了這些,江玄來到煉丹房後的一處修煉室中。

轟隆轟隆……古老沉重的石門緩緩閉合,整個修煉室中,如今就隻剩下江玄一人。

他盤坐下來,開始思考目前的境況。

江玄知道,自己在這荒嶺主城中樹敵太多,還有冷風嶺這種恐怖人物在暗處虎視眈眈,彆說去屍魔門救老師百裡承澤,就是自保,都十分艱難。

如今提升實力,刻不容緩。

江玄閉上雙目,靜心思考。

他如今想要提升實力,有四個方向。

第一,提升武道修為,這是最直接的辦法。

第二,提升丹魂的等級,要知道,江玄如今丹魂的等級,不過玄級二階,莫說和大齊六傑這種蓋世天驕相比,就是和一些頂級天才,都是有些差距。

第三,加深對於神念師一道的修行,提升精神力的等階,如今江玄的精神力等級是六階,雖然不知道提升一階,能不能擁有更多的神念師攻擊手段,但江玄知道的是,要是自己精神力提升一階,自己在精神力上的攻擊力量,定會增強很多。

第四,則是九星神龍訣的提升,要是能夠得到足夠的龍血,提升九星神龍訣的層次,不僅能夠提升吞噬領域的威能,還有提升肉身力量的上限,甚至是得到更多九星神龍訣上的傳承。

要知道,九星神龍訣第一層時,江玄得到了血脈之力,第二層得到金龍神爪,第三層,則是得到丹魂。

江玄不知道何時才能踏入第四層,但他可以肯定,要是自己將九星神龍訣修行到第四層,九星神龍訣中的傳承,將會再次開啟,屆時自己的實力,定能大幅度提升。

不過除了這四個方向,江玄知道,要是能將自己的劍道再進一步提升,也能讓他的實力暴漲。

但如今,劍道領悟到劍心通明初階,江玄感到,短時間內,自己的劍道境界,應該無法再有顯著的提升。

而去屍魔門找尋老師百裡承澤,江玄也不想再拖下去了。

兩年前,聖武皇朝巔峰一戰後,老師被傀木青奪走,他曾答應身在擎天宗府的師姐百裡蓧夢,一定會將她父親找回來。

老師對江玄有傳授之恩,部論是為了百裡蓧夢,還是自己與老師的師徒情誼,江玄都決定,此次從荒嶺主城中脫身,必須要去屍魔門一趟。

反而,雲曦在天凰聖宮,相對十分安全,但江玄並未忘記,自己當年和天凰聖子這位蓋世天驕的生死約戰。

如今被逐出青陽劍宗,而且四處皆敵,江玄知道,自己的修行之路,日後註定更加艱難。

但不管前路如何,江玄從未輕言放棄,不論是身上揹負的一個個任務,還是為了完成給予自己九星神龍訣這種無上機緣的神龍前輩的遺願,前路再坎坷,他都會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