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捋清了思路,江玄目光更加堅定,這纔開始進入修行狀態,繼續參悟小黑交給他的靈訣‘八脈靈指’。

皇級靈訣並不常見,這套八脈靈指是小黑萬載前從一處古戰場中得到的靈訣,十分強大,要是修煉到大成,指尖發出的力量,威力可媲美半聖兵的鋒芒。

第一天,江玄將踏入小成的黃金靈指,修行到了巔峰,他一根手指伸出,仿若玄鐵一般,金光射出,可洞穿一套天階極品材質的鎧甲,極為可怕。

第二天和第三天,江玄繼續參悟八脈靈指,終於將第二指‘青木靈指’給修行到了小成之境。

根據小黑所說,將八種屬性的靈指全部修行到巔峰,八種屬性力量混合在一起,激發出來的力量,可媲美二級皇級靈訣的威能。

這三天來,江玄除了參悟靈訣,同時也在練劍,劍道境界雖然到了劍心通明初階,很難進步,但水滴石穿,一點點積累,總會再次突破的。

這一日,江玄收到了小黑的傳音,便從修煉室出來了。

江玄朝著煉丹房走去,他知道,應該是小黑將丹藥煉製好了。

等到江玄來到煉丹房的時候,他看到了小黑一雙紫色的狗爪子上,提著一個乾坤袋,鼓鼓囊囊的,裡麵應該裝了不少丹藥。

“一共五百枚靈海丹,十枚複元丹,還有……”小黑數著狗爪子,一字一句道。

羅大師一身紫色的丹袍,白髮披散,顯得仙風道骨,他跟在小黑背後,顯得無比恭敬。

江玄見狀,心中暗笑一聲。

看來,小黑應該已經以淵博的丹道知識,“征服”了這羅大師。

“這裡還有一枚破階丹。”

小黑從懷中掏出了一枚拇指蓋大小的金色丹藥,遞給了江玄。

江玄有些詫異,道:“我給你的材料,似乎煉製不出來破階丹纔對吧。”

聞言,那羅大師走過來,輕笑道:“這枚破階丹,是老朽提供的材料,請狗大師煉製出來的,一共煉製了兩枚。”

“老朽修為停留在聖人境四重多年,要是得到一枚破階丹,便可踏入聖人境五重,本來老朽準備花重金購買,但冇想到,狗大師的丹道之術竟然如此高超,隻用了短短半天,便煉製出來兩枚。”

“為了答謝,老朽自然要送一枚破階丹給江公子您,雖然江公子如今隻是洞玄境,但可將這破階丹留到聖人境時候使用,一舉突破到聖人境後期。”

羅大師顯然十分高興,畢竟,他雖然身為一名丹道大師,身家不菲,但要是從外麵購買破階丹,也定要花費一筆巨大的金額。

但如今隻是提供了一些藥材,小黑便幫他煉製出來兩枚破階丹,即便最後送出去一枚,但他也是占了極大的便宜了。

江玄笑著點了點頭,將那破階丹收入儲物戒指中,隨即道:“羅大師,不知道在這荒嶺主城中,如何才能夠儘快賺取到大量的元晶石?”

要想修為快速提升,必須要有豐厚的資源才行,但江玄如今成了青陽劍宗的“叛徒”,也失去了元長老這個靠山,說不定和西門雪卉的交易,也無法再繼續進行了。

就算西門雪卉和西門雪歌不介意,七王府的七王爺西門景,也絕不會答應。

其實江玄已有猜測,七王府高層當初之所以同意西門雪卉姐弟來找自己作為假訂婚的人選,定是看中了自己背後元長老這位青陽劍宗中的大人物。

畢竟,元長老乃是青陽劍宗的十大太上長老之一,有著強大的修為。

但如今冷風嶺和沈昊,一個青陽劍宗第一天驕,一個青陽劍宗的現任宗主,將所有太上長老都鎮壓囚禁了。

江玄等同於成了喪家之犬,失去了元長老這個大靠山,七王府絕對不會再考慮江玄這個人選。

對此,江玄倒也不在意,也冇有想要多做什麼挽回。

畢竟,他本來與七王府之間,本就是一個交易,如今他落魄至此,在這七王府莊園中“避難”,七王府的人冇有趕他出去,已經很給他麵子了。

不過,江玄相信,自己能夠安安穩穩在這莊園中待著,西門雪卉定是出了不少力。

江玄不想再去麻煩西門雪卉,所以他這才問羅大師,看這荒嶺主城中有冇有能快速賺取大量財富的方法。

他想要離開荒嶺主城,前往屍魔門,必須要將自己修為,最少提升到聖人境,否則,隻怕他一出荒嶺主城,就會有遭遇無數殺手,無法應對。

羅大師顯然冇想到江玄竟然問他這個問題,畢竟在他眼中,能夠和雪郡主成為朋友,而且還身懷王級丹火的人,定不會缺少元晶石。

不過雖然心中疑惑,但羅大師還是很樂意幫江玄這個忙,他說道:“荒嶺主城中有個地方,名叫天麟莊,其中,有一座‘天驕比試台’。”

“天驕比試台,根據不同的修為,劃分爲四個等級的武者比試台,各自對應元丹、洞玄、聖人境前期和聖人境後期中的武者,隻要能夠在比試台上連勝,便可獲得天麟莊獎勵的钜額元晶石。”

說到這,羅大師有些猶豫,道:“隻不過,一般去這種地方的,不是大家族中的天驕強者,就是一些在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比鬥十分凶險,稍有不慎便會身死道消,因此,這‘天驕比試台’的獎勵元晶石,被人稱為‘血晶’,意為沾滿血液的元晶石。”

“天麟莊?

天驕比試台?”

江玄眼中閃過一絲意動,他對著羅大師道:“我決定了,就去這天麟莊,還請羅大師幫在下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