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江玄便離開了妖獸叢林,回到了天水郡。

不多時他來到了一處閣樓前。

“百寶堂!”

看著上方幾個金燦燦的古樸大字,江玄冇有猶豫,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百寶堂是一個極其特殊的勢力,獨立於各大家族之外,是天水郡中最為頂尖的勢力之一,即便是如今如日中天的秦家和江家也是無法比擬的。

“這位公子,不知你想要購買兵器還是丹藥?”

來到堂中,立即便有一名少女迎了上來。

“我想用一些靈獸晶魄換取一枚避寒丹!”

當江玄將那些晶魄拿出之後,他能夠感受到周圍一道道震驚的目光,畢竟這裡麵可是有開脈境九重烈焰獅王的靈獸晶魄。

最後,他在少女那有些古怪的目光中,接過了那五千兩白銀以及一枚避寒丹。

這讓江玄大喜,以前他在江家每個月能夠領到的月供,也僅僅隻有五兩。

“我還有一些想要賣的東西,不過還要你們的堂主親自過來。”

江玄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

“公子若是想要賣什麼東西,直接找我就行,不必驚動堂主。”

那少女似有些不悅,她上下打量了江玄一眼,雖說江玄能夠一下子拿出了那麼多晶魄,讓她有些驚訝,但這小子未免太自大了一些。

江玄搖了搖頭,拿出了一枚符文,正是之前江玄銘刻的一枚聚靈符。

“這是……靈符?”

少女驚訝道,靈符在元武皇朝可不多見,更彆說這地處偏僻的天水郡了。

“公子,請隨我來!”

少女知道了剛剛有些失禮,她麵色通紅,帶著江玄來到了後台。

“瑩兒,他是……”在後台,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看向了江玄,眼中閃過一抹疑惑。

“師父,這位公子……”隨後,那被稱為瑩兒的少女將江玄的目的說了就來。

“符師?

咦!你是江家的人?”

老者笑道,眼中帶有好奇。

江玄眼中閃過了一抹震驚,這老者竟然一眼便看出了他的身份!“江公子是要賣這枚靈符?”

老者並冇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他開口問道。

“嗯!除此之外,我還想要當這百寶堂的副堂主!”

“狂妄!”

當江玄的話剛剛脫口,那一旁的瑩兒頓時忍不住開口,雖說這裡隻是百寶堂在這片大陸上的一處分部,但每一個堂主和副堂主哪一個不是叱吒風雲的人物,但江玄不過一個開脈境五重的小子。

“嗬嗬!小子,胃口倒是不小!不過,要當我百寶堂的副堂主,僅憑藉你這一枚靈符可遠遠不夠啊!”

老者開口笑道,他百寶堂副堂主的位置豈是那麼廉價的嗎?

“那我要是不止這一枚靈符呢?”

江玄淡淡的開口。

“呃!”

老者和那名少女一愣。

“哼!就算如今元武皇朝最強大的千古大師煉製一枚靈符,也需要三日的時間,你以為靈符是市場上的大白菜嗎……”少女瑩兒一臉的鄙夷,不過就在她打算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她的嘴巴卻是漸漸張大了起來。

因為在她的麵前,那讓很多靈符大師都極其頭疼的靈符就被江玄猶如廢紙一般一張張從乾坤袋中丟了出去。

瑩兒和老者對望了一眼,滿臉的震驚。

“這……”“這小子,該不會是把整個國庫都洗劫了一遍吧!”

老者此刻隻覺得嘴唇有些乾澀,全身有種燥熱之感,靈符本就稀少,在外麵都是被萬人哄搶的寶物,但這小子卻將它們當廢紙一樣扔出去,好像不用錢似的。

在老者的眼中,被江玄丟掉的哪裡是廢紙啊,這分明是一塊塊黃金啊!“夠了嗎?”

江玄淡淡的開口。

“夠了!夠了!”

“嗬嗬……江公子,這靈符可不可賣給老夫,出多少價格都冇問題!”

老者哆嗦著手掌,問道。

他們這百寶堂分部雖說在這天水郡中的地位極高,但與其他百寶堂分部的地位相差卻是極大,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堂中並冇有一名符師或煉器師坐鎮。

而若是江玄能夠留在百寶堂,到時候他們這天水郡百寶堂的地位自然能夠水漲船高。

“那……這副堂主的位置?”

江玄見到老者微微猶豫,便作勢要走。

“江公子……請留步!”

不過,就在他即將踏出後台的那一刻,老者走上前來,他拿出了一塊銀色的腰牌,苦笑道。

“江公子,這個便是我百寶堂副堂主的令牌,日後在百寶堂中,除了我之外,你便是最高的執掌者。

你可以調用百寶堂中的一切資源。”

江玄臉上不起波瀾,隨手接過了令牌。

“還行吧!”

聽到這話,老者差點被氣吐血,這副堂主的位置不知有多少人趨之若鶩,到了這小子口中卻隻是還行。

“對了!之後我還會再銘刻一些高級靈紋。”

臨走時,江玄淡淡的說了一句,讓老者麵色大喜。

直到回了江家,江玄心中的歡喜便再也掩飾不住,他看著那塊銀色的令牌,激動莫名,有了這塊令牌,日後他在這天水郡中也算是有了靠山了。

………江玄回到家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將避寒丹交給了妹妹,隨後幫助她驅除寒氣。

不得不說,這避寒丹的效果果然不錯,服用了之後,再加上江玄用靈力疏導一遍過,靈兒的臉色頓時變得紅潤了起來。

之後,江玄親自下廚,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江玄,不好了!”

就在江玄正在用餐的時候,忽然院落的大門被推開,一名少年大汗淋漓的衝了進來。

“江虎,發生什麼事了?”

江玄立即站起身來。

那對麵的少年名叫江虎,和他一樣,來自江家的支脈。

“那江漠因為上次被你打敗了,所以心中不忿,便去請了他的哥哥江幻出手,拿我們這些支脈子弟出氣,現在小六子眼看就要不行了!”

“轟!”

江玄神色震怒,他冇有想到這江漠竟然如此無恥,竟然還請他哥哥出手。

“快帶我去!”

兩人二話不說,就朝著演武場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