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驕比鬥場,占地上百裡,如同一個地下世界,十分遼闊,一共四座比試台,都是萬斤重的漢白石鑄造出來,表麵澆築了一層冰冷的鐵水,顯得沉重,蒼涼,堅不可摧。

周圍,有著無數人觀看,都是眼帶狂熱,神色激昂,盯著一個個壯闊的比試台上的精彩比鬥和血腥殺戮。

江玄和賈元走來,卻是在半路上遇到了讓賈元這位莊主麵子有些掛不住的事情。

不遠處。

賈舟神色帶著一份霸道,命令兩個天麟莊的侍衛,將西門雪卉圍住,臉上露出陰冷之色,道:“西門雪卉,彆給臉不要臉,本少念你是一國郡主,好心邀你一起觀賞天驕比鬥場,冇想到你居然拒絕本少,本少的耐心已經被你耗儘了,你現在立刻臣服在本少麵前,否則,你背後的七王府,都要遭殃。”

西門雪卉聽到賈舟的威脅,清麗的麵龐上,頓時浮現了一抹蒼白。

她十分清楚,大齊天麟莊的來曆十分龐大,賈舟身為大齊天麟莊的少莊主,要是發怒的話,七王府說不定真的無法承受這賈舟的怒火。

西門雪卉輕咬著紅唇,心中十分不安,但她還是十分強硬,眼神清冷道:“賈舟,虧你是天麟莊莊主的孫子,品行竟然如此低下。”

賈舟看到西門雪卉受驚的模樣,似乎十分享受,他森冷一笑,道:“本少的品行,還輪不到你一個小小的大齊郡主評頭論足,所有侍衛都給我上,將這不識好歹的女人給我捉起來……”“啪!”

不過還冇等賈舟說完,一個大巴掌,突然便是拍在了他的臉上。

“誰?”

賈舟神色驚怒,猛地回過頭來,便要怒罵開口,不過當他發現站在他身邊站著的身影,竟是自己的爺爺賈元時,賈舟立馬慌了神。

他臉上的囂張神色頓時消失,化為了驚恐,道:“爺爺,您……您怎麼來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孽障,我賈元的臉麵,今天全都被你這小子給丟光了!”

賈元心中大怒,十分不甘,自己一世英名,怎麼就有這麼一個不成器的孫子。

他想到了江玄,心中暗歎,要是自己的孫子賈舟,有江玄一半氣度和心性,隻怕他做夢都會笑醒。

“雪郡主,賈舟,冇有對你做什麼吧。”

賈元看向西門雪卉,開口問道。

西門雪卉見到這位天麟莊莊主竟然問自己有冇有事,頓時受寵若驚,但她看到了賈元身邊站著的江玄,立馬明白了過來,她連忙抱拳道:“晚輩冇事。”

江玄戴著的銀色麵具,正是當時他隨西門雪卉進入荒嶺主城時候戴著的那個銀色麵具,因此西門雪卉一瞬間就認出來了江玄。

與此同時,西門雪卉心中十分好奇,為什麼江玄隻是進去一趟,就讓賈元親自陪同,甚至是連帶著對自己的態度都這麼好。

西門雪卉可不認為賈元對自己態度好,是因為她自己身份的原因,因為即便是她父王來了,賈元都不見得會給麵子。

一切,肯定都是因為江玄。

“師姐,一起去天驕比鬥場看看嘛?”

江玄對著西門雪卉說道,冇有刻意隱藏聲音和身份。

畢竟,他戴著銀色麵具,隻是為了到時候在天驕比試台上比鬥之時,隱藏自己的身份。

西門雪卉欣喜地點了點頭,雙眸如水,和剛纔麵對賈舟時候的清冷神情,判若兩人。

“是你,江玄!”

賈舟同樣心中震撼,他知道了那銀色麵具青年就是江玄,但此時竟然由自己的爺爺親自陪著。

這是何等的天大待遇!上一次賈舟看到自己爺爺賈元親自陪同的人,似乎是大齊第一強者齊帝。

賈舟神情有些呆滯,口中喃喃:“這江玄,竟然讓爺爺親自陪同,他何德何能……”不過,江玄可不理會賈舟的想法,他看向身旁的西門雪卉,見她欲言又止,頓時問道:“怎麼了?”

“江玄,你該不會要直接踏上聖人境前期的天驕比試台吧?”

西門雪卉略帶擔心道。

剛纔西門雪卉見江玄一直盯著聖人境前期的比試台,瞭解江玄的她,自然知道江玄的想法。

不過,能上這天驕比試台上的武者,絕對都是十分危險人物,不是戰力強大的天驕,就是心性狠辣的流浪強者,為了賺取一筆钜額元晶石,甘願賭上自己的性命。

若稍有不慎,江玄定會丟了性命。

不過,江玄似乎並不畏懼,他點了點頭。

見此,羅大師蒼老的瞳孔中也是閃過一抹鄭重,道:“江玄小友,這天麟莊的天驕比鬥場,可是一處殺戮血腥之地,想要登上天驕比試台上比鬥,參加者事先都要簽訂生死協議,要是被對手失手擊殺,天麟莊不會負任何責任,等於是白死了。”

西門雪卉連忙點了點頭,她不想看到江玄陷入險境,立馬道:“江玄,你還是先將武道修為提升到洞玄境巔峰,或者聖人境前期,再來這天驕比鬥場,不要因為一些元晶石,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要是你真的缺元晶石,我可以從父王要。”

江玄搖了搖頭,道:“師姐,我欠你的已經夠多了,再說,我來這天驕比試台,除了賺取獎勵的钜額元晶石,其實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在廝殺中磨練自己,爭取更快突破境界。”

在戰鬥中磨礪己身,突破修為,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能夠儘可能的,在最短的時間裡,壯大和提升自己的實力。

看到江玄執意如此,西門雪卉也冇辦法,隻能點了點頭,目光擔憂道:“那好吧,但要是江玄你遇到了不可戰勝的對手,一定要立馬認輸。”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羅大師也是說了一句。

“好,我知道了。”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轉身朝著下方的天驕比試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