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驕比鬥場,麵積巨大,十分壯闊,到處都是呐喊聲。

賈元本來想要觀看完江玄的比賽再走,畢竟,能夠一下子拿出來三套皇級靈訣的青年,可不是表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賈元自然想要結交一番。

要知道,就算是他這個天麟莊的莊主,要想得到一套皇級靈訣和功法,都十分棘手,更彆說是珍貴無比的三等皇級功法,甚至是四等皇級功法。

所以,賈元甘願降低身份,陪著江玄,來這裡觀看比賽。

不過,一個天麟莊的執事,來到了賈元身前說了幾句,似乎是有要事等著他去處理,賈元無奈隻能先行離開這天驕比鬥場。

而在另一邊,江玄此時已經來到聖人境前期的那座比試台上。

不過,就在江玄剛剛踏上聖人境前期比試台上的瞬間,周圍觀眾席上,頓時響起了一陣陣冷嘲熱諷的聲音。

“這白衣青年是誰,洞玄境修為,竟然上了聖人境前期比試台?

他難道是不想活了,故意找死?”

“臉上還戴著一個銀色麵具,莫非是某個大宗門的年輕天驕?”

“哼,要是這小子真的是大宗門天驕,又怎麼會掩藏自己的真實麵容,我看,這小子就是一個瘋子。”

天驕比鬥場某處,賈舟正一臉驚喜,看著底下那聖人境前期比試台上的江玄。

“哼,江玄,冇想到你竟然這麼狂,竟然不去洞玄境比試台,而是上了聖人境前期比試台,這下我看你怎麼慘敗,然後在雪郡主麵前丟臉。”

………江玄的第一個對手,是一個身穿黑甲的大漢,他手中握著一柄兩米多長的猙獰長刀,有著聖人境三重修為。

這大漢,乃是一個流浪武者,此時碰到江玄這個“軟柿子”,自然立馬跳上了比試台,想要將江玄擊敗,便可得到一筆不菲的元晶石獎勵。

大漢將手中的長刀舉起,刀尖遙指江玄,神色帶著一份狂傲,舔了舔嘴唇,目光嗜血,道:“小子,想在天驕比試台上一戰成名,光靠一腔熱血是不夠的,現在,你自己跳下比試台,我可以不殺你。”

江玄搖了搖頭,眼神淡然,道:“出手吧。”

“好膽。”

大漢臉上浮現了一抹怒意,他冇想到自己施捨江玄這隻螻蟻一命,江玄竟然還如此不識好歹。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送你下地獄。”

大漢手中握著的那長刀,猛地劈出七刀,每一刀都是撕裂了空氣,在虛空中綻放熊熊烈焰。

這是一種十分強大的靈訣,叫做‘烈焰七斬’,每一刀都比上一刀要強大和鋒利,到第七刀的時候,整個比試台上,已經是一片火海。

那大漢身軀高大,立在火海中,仿若一尊烈焰刀王,手中長刀橫天劈下,仿若要將整個比試台都要斬斷撕裂。

“好可怕的刀訣!”

周圍無數觀戰者,莫不變色。

他們知道,那戴著銀色麵具的神秘白衣青年,死定了。

彆說洞玄境武者,就是一位高階的聖人境高手,都要在這一刀刀下被劈殺成兩半,淒慘隕落。

“鏘!”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劍鳴聲響起。

眾人發現,比試台上,那湧動的火海,被一刀鋒利、森冷的劍光瞬間撕裂。

哢嚓!下一刻,那大漢手中的長刀碎裂,一柄普通到了極點的長劍,抵在了他的脖子前,隻差一點,便可刺穿他的喉嚨。

那大漢臉上的狂傲早已散去,他瞳孔緊縮,麵色驚恐,看著麵前戴著銀色麵具的白衣青年,猛地道:“多謝小兄弟不殺之恩!”

“下去吧。”

江玄收回長劍,淡淡地道。

“是是是。”

那大漢心中十分惶恐,自然不敢違背江玄的意誌,當即跳下了比試台。

“好強。”

“一柄普通的木劍,為何能爆發那種無匹的鋒芒,斬斷火海?”

“這神秘青年的劍道造詣,太可怕了。”

周圍觀眾席中,無數人神色震撼。

剛纔那一劍,好快的度,他們根本就冇有捕捉到江玄那一劍的軌跡,戰鬥,便已經結束了。

不過,在場終究是有一些高手,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天驕比鬥場中,觀眾席上方,有著不少貴賓室,都是一個個單獨的包間,能夠在其中觀戰的,都是有著身份的大人物。

此時,一處貴賓室的包間中,王檸一身紅裙,那一雙充滿魅惑的眼眸,此時緊緊盯著下方的那一處戰台,微笑著道:“江玄弟弟,冇想到,你隱藏得這麼深,劍道意境竟然領悟到了劍心通明,一位青年劍王,還真是厲害呢……”嗡!不過就在這時,王檸身旁虛空一顫,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下的身影從中邁步走出,他恭敬道:“魔使大人,我們已經探查清楚,青瑤公主隱姓埋名,竟然來到了這天麟莊的天驕比鬥場。”

王檸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道:“本來還想在群英慶功宴上伏殺這青瑤公主,冇想到她根本就冇有降臨群英慶功宴,反而來到了這天麟莊。”

王檸閉上雙眸,一股強橫的精神力量,頓時散發開來,瞬間便是捕捉到了青瑤公主的氣息,她對著身旁的黑袍身影道:“盯住青瑤公主,隻要殺了大齊皇室這位天之驕女,就等同於斬斷了齊帝的一條臂膀,我們邪屠族在大齊疆域中的擴張,將會輕鬆很多。”

“是,魔使大人!”

那黑袍身影抱了抱拳,隨即整個人一下子從包間中消失。

而此時,王檸繼續看向地下比試台上站著的江玄,眼中帶著迷人的微笑,喃喃道:“以你的資質,日後定能進入天麟學府,到時候……”“唉,要不是小魔女下了命令,她要親自探查你身上隱藏的秘密,姐姐我早就忍不住動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