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西門雪卉美眸被淚水模糊。

最終,老者帶著西門雪卉離開了這片染血的古街。

西門雪卉並不是什麼迷糊之人,她也明白,要是真正的老一輩強者插手此事,恐怕會引發規模更大的伏殺。

到時候,江玄的處境,將會更加危險。

而江玄之所以敢獨自一人,直麵無數想要掠奪他身上皇級靈訣的大勢力,也是知道這些大勢力,不會派出比自己強大無數倍的強者,對付自己。

要是出現這種強者,便是打破了一道隱形的規則,青瑤公主,或者天麟莊莊主賈元,絕對會出手相助自己。

正因為如此,江玄纔敢獨戰一眾大勢力的伏殺者。

而江玄猜對了,他一路殺來,發現最強大武者的修為,冇有超過聖人境五重的。

聖人境五重以上的強者出手,那就是打破了默認的規則。

那些大勢力不敢打破這道默認的規則,生怕得罪天麟莊和青瑤公主,否則,他們早就派出更加強大的武者,直接將江玄抹殺。

而青瑤公主和天麟莊一直冇有出手,恐怕也是為了看看,江玄的資質,到底有多麼恐怖,他的極限,到底在何處。

“此子妖孽,不能讓他走出荒嶺主城!”

“他捨棄了聖劍,肯定劍道之心消耗嚴重,趁這個時候,抓緊一起上。”

“冇錯,這江玄乃是一位青年劍王,捨棄了劍,等同於猛獸捨棄了自己的獠牙,絕對不堪一擊。”

……一道道興奮的聲音,在荒嶺主城的暗處響起。

而此時,天麟莊中。

一座樓閣上方,站著兩道身影。

青瑤公主此時一雙眼眸盯著遠處那染血的街道,或者說,盯著那街道上站著的一道白衣身影,輕靈開口道:“賈莊主,你說,他能否走完這最後百米路程?”

賈元氣息收斂起來,像是一個垂暮老者,他目光同樣盯著那染血的街道,笑了笑道:“能。”

青瑤公主在潔白月華的照耀下,更顯空靈氣質,她淡淡一笑,道:“賈莊主似乎對江玄,有很大的信心啊。”

賈元搖了搖頭,道:“我並不瞭解江玄,但,他是我在這天靈域大地上,唯一遇到的一個,我看不透的年輕人。”

青瑤公主知道賈元是從古元界中心武道大地而來,其眼界必定很高,但依舊對江玄有著如此高的評價,甚至是都超過她,讓青瑤公主感到有些詫異。

不過,青瑤公主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看向了遠處,淡淡一笑道:“暗中有幾個老傢夥似乎想要出手。”

賈元冷笑一聲,眼中露出一抹殺機,道:“江玄如今是公主的貴客,也是我天麟莊的朋友,聖人境六重以下的武者出手還可以容忍,但要是那些聖人境六重,甚至是七重的老輩強者出手,我定會讓他們死得很難看。”

“嗯。”

青瑤公主輕輕頷首,完美的身姿站在月色下,一雙星眸光華璀璨,像是一株搖曳的青蓮,美麗而不妖豔。

………染血的古街,江玄雖然捨棄了聖劍,但身上的戰意,卻是越加龐大和恐怖。

距離荒嶺主城的城牆,還有最後百米距離。

但這最後的道路之上,殺機洶湧,冰冷刺骨。

江玄心中冷笑,他知道真正的強者,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

不過,世人皆以為他乃是劍王,丟了劍,便如同失去了獠牙,變得孱弱,不堪一擊。

但,事實,真的如此麼?

江玄目光如刀,環顧四周,體內九星神龍訣瘋狂運轉,磅礴的龍力,如同波濤般,在四肢百骸中洶湧澎湃。

“戰!”

口中冷漠吐出一個字。

這一刻,江玄渾身陡然湧出萬丈金光,黑髮狂舞,金色的眸子,有著睥睨天下的強大氣勢。

“殺!”

“一起出手,誅殺此子!”

……一道道充滿殺意的冰冷喝聲響起。

唰!唰!唰…瞬間,一道道身影不再隱藏,從街道兩側的連綿建築中飛射而出,擋住了江玄的去路。

這些身影,有男有女,氣息強橫,最低也是聖人境二重的高手。

不過,他們臉上都是蒙著黑色麵巾,掩飾身份,隻露出一雙雙冰冷的眼睛,死死盯著江玄。

“嗡!”

一位聖人境三重的青年男子出手了。

他目光冷厲,眼神望向江玄,滿是不屑之色,他猛地邁步朝著江玄衝去,施展一套無比強大的靈訣,位列半皇級彆,叫做‘黑雷電爪’。

“是黑雷電宗宗的鎮宗絕學!”

“此人絕對是黑雷電宗中一個十分可怕的高手。”

周圍響起了一道道驚呼聲。

那些顯現出來的各大勢力的高手,冇有出手,他們要看看,江玄如今失去了手中聖劍,如何抵擋那黑雷電宗青年男子的攻殺靈訣。

“轟”青年男子如同一頭猛虎,氣勢強橫,右手化為一隻黑爪,像是澆築了鐵水,冰冷剛勁,上麵纏繞黑色雷電,電芒擊中周圍的房屋建築,轟然倒塌。

他彷彿有著徒手裂山的威嚴,黑爪瞬間膨脹成一位一座小山大小,轟然從天穹落下,在場眾人感受那可怕的威壓,一個個神色猛地一變。

江玄目光一動,此人看來也是一位煉體武者,肉身強橫到了一個十分可怕的地步,配合著一套半皇級靈訣,讓他眼神凝重。

“皇級靈訣,不是小小聖人境一重武者能夠掌控的。”

青年男子的冰冷聲音從黑色麵巾下傳出來,他體內蘊藏黑虎蛟之血,讓他能夠極大發揮出‘黑雷電爪’這套半皇級靈訣的恐怖威能。

“區區一頭斑駁的黑虎蛟的血脈罷了,有什麼值得自傲的,今日,我讓你明白,什麼才叫做真正的肉身無敵。”

江玄冷喝一聲,整個人化為一位黃金戰尊,氣勢如虹,冇有閃避,直接衝向那青年男子,怡然不懼。

“這江玄,竟然選擇近身搏殺?”

“太托大了,我彷彿已經看到他渾身被黑雷電爪給拍碎的淒慘下場。”

……眾人都是冷笑連連,認為江玄必死無疑。

畢竟,在眾人眼中,江玄強大的乃是劍術,其肉身必是其短板。

尤其是江玄這位青年劍王,一位劍道造詣如此之高的劍修,其肉身之軀,肯定無比脆弱。

此時見到江玄要與那青年男子近身搏殺,眾人都是認為江玄必敗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