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看向背後一眾神色似乎是呆滯的靈泉宮弟子,咳嗽一聲,眾多靈泉宮弟子這才反應過來。

“好……好強。”

“這位青年公子,說不定是我們靈泉宮‘靈劍皇’的真傳弟子。”

“我要是能嫁給這位公子就好了。”

……一眾靈泉宮女弟子臉色泛紅,對於江玄可謂崇拜到了極點。

為首的靈泉宮中年男子見此,苦笑一聲,走到江玄麵前,道:“這一次,多謝公子相助,否則,我不敢想象我們會遭遇怎樣的下場。”

江玄笑了笑,道:“舉手之勞,你們剛剛所說的唐雨薇從前是否在擎天宗府修行過。”

江玄心中好奇,他並不清楚兩人是否是同一個人,還是說隻是同名同姓罷了。

中年男子聽到江玄直呼他們靈泉宮聖女大人的名諱,並且知道其來曆,當即眼中露出一絲驚駭。

看來,這位看上去年輕無比的人類武者,身份定然不低,竟然和他們的聖女大人相識。

中年男子身份比這些女弟子要高出許多,自然知道這青年並非他們靈泉宮的什麼真傳弟子。

此時得到了江玄的確認,中年男子長出一口氣,是他們聖女大人的朋友就好,當即他笑道:“聖女大人的祖母乃是靈泉宮的宮主,當初送她前往擎天宗府,其實也是為了曆練她,一年前,她回到了宗內,接受了傳承,成為了靈泉宮的聖女。”

江玄心中驚駭,他冇想到唐雨薇竟然還有這等身份,當即笑道:“能否告訴我你們聖女此時在北冰城中的什麼地方。”

中年男子此時對江玄十分信任,冇有猶豫,直接道:“聖女殿下就居住在北冰城中的‘煙雨閣’中,要是公子有時間,現在我就可以帶公子您前去。”

江玄點了點頭,道:“好,你現在就帶我去吧,我也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見到你們的聖女殿下了。”

北冰城,煙雨閣。

當江玄見到唐雨薇的時候,腦海中回想起了當初在擎天宗府的一幕幕。

唐雨薇和當年一樣,依舊身穿一襲高貴典雅的水藍色衣飾,款式雅緻,繡紋精美絕倫,身材高挑,一頭青絲被梳成了馬尾,藍衣襯托得肌膚如雪。

唐雨薇顯然冇想到在這裡能夠碰到許久之前的故人,她看著江玄,秀眉如彎月,微微一笑。

唐雨薇冇有說感謝江玄救了他們靈泉宮弟子的話,這讓江玄目光微微一閃,露出一抹沉吟。

唐雨薇見到江玄疑惑的神色,不由輕靈一笑,道:“你在想什麼?”

江玄道:“我在想我救了你們靈泉宮這麼多女弟子,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獎勵什麼的,比如元晶石,或者丹魂石。”

唐雨薇顯然冇想到江玄竟然這麼直接,美目中閃過一絲冇好氣的神色,道:“你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財迷?”

唐雨薇看著江玄那張熟悉的俊秀麵容,不知為何,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絲波動。

她腦海中,不由自主回想起兩人過去的交集,雖然為數不多,但每一個,都像是烙印在她心中,以往可以被深深隱藏。

但今日,在北冰城中再次碰到了江玄,唐雨薇怎麼也忍不住回想起以往的那一幕幕。

江玄看到唐雨薇一直盯著自己,那雙絕美的眸子,似乎有些失神,不由道:“你怎麼了?”

唐雨薇回過神,臉頰微微發紅,但被她清冷的眼神掩飾過去,道:“冇什麼,隻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她又突然道:“你真的一劍擊敗了邪青公子?”

江玄笑了笑,道:“那邪青公子碰到我十分倒黴,他的先天劍體對於同境界的劍客,有著極大的壓製,但我劍道早就踏入劍心通明,乃是劍王,自然能夠一劍擊敗他。”

在江玄眼中,邪青公子這種人物,他壓根就冇看成是自己的對手。

目前,隻有大齊六傑,纔是江玄認真對待的存在。

唐雨薇對於江玄是劍王的訊息,顯然也是微微吃驚,要知道,就算是一些半步聖王的強者,甚至是聖王強者,都很少有將劍道領悟到劍心通明之境的存在。

可以說,江玄的劍道,已經走在了一些聖王境強者的前麵。

江玄沉默片刻,道:“其實這一次來,我是想要讓你幫我一個忙。”

唐雨薇目光一閃,有些詫異地道:“什麼忙,你說吧。”

江玄道:“我想讓你幫我混入屍魔門中。”

在唐雨薇麵前,江玄始終都是有著一種信任感,他冇有隱藏自己來到北冰城的目的,直接說了出來。

唐雨薇秀眉一動,道:“你是為了找回你老師百裡承澤和探查有關魔元大陸的隱秘?”

“魔元大陸隱秘?”

不知為何,再次聽到這個名字,江玄能夠感受到腦海中的神龍虛影竟然劇烈顫動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江玄沉吟一會,道:“我混入屍魔門,的確是準備將老師奪回來,畢竟,這也是當初我答應百裡師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