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在獸皇圖中道:“江玄,你可要考慮清楚,有關魔元大陸的一切,就算是古老年代的大帝,都是諱莫如深,你真的要去那葬魂塚?”

江玄此刻恢複了心緒,眉頭皺起,道:“無論是為了老師,還是為了雨薇師姐,我都必須要去一趟,你放心,我不會衝動的,要是真的有無法對抗的凶險,我不會送死。”

小黑歎了一聲,道:“好吧,不過,如今這唐雨薇消失了,你要怎麼混入屍魔門中?”

江玄正要說些什麼。

“轟隆!”

突然,一道劇烈的響動,從煙雨閣外傳來。

似乎,有強大的力量,在衝擊著煙雨閣。

緊接著,邪青公子那熟悉的聲音,帶著猙獰的殺意,從外麵傳來,“小子,我知道你就躲在這裡麵,給本少滾出來,你以為北冰城一霸邪青宗是說著玩的,今日,你必死無疑。”

邪青公子的爆喝聲響起的一瞬間,江玄身軀一動,直接閃身來到了煙雨閣外,邁步在樓頂的銀色瓦片之上,看向底下。

煙雨閣外,邪青公子神色陰翳,端坐在白骨車輦之上,眼神像兩柄刀子,盯著從煙雨閣內走出來的江玄。

“轟隆!”

邪青公子背後,一個氣息強大的老者,手持一把古老的長劍,長劍一揮,釋放萬千利劍,覆蓋虛空,爆射向煙雨閣。

煙雨閣周圍,印刻著一道道護閣靈陣,此時自動運轉開來,一個淡藍色的巨大光罩,瞬間便將整個煙雨閣包裹在其中,抵禦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萬千利劍。

邪青宗的人十分強勢,將煙雨閣團團圍住。

不過,他們要是知道這煙雨閣乃是靈泉宮在北冰城中的一處落腳點,不知道會不會嚇得屁滾尿流。

畢竟,靈泉宮可是這北海之地數一數二的大勢力,與幽泉宮乃是同等級彆的存在。

“邪青公子,哼,本來還想讓你多活幾日,冇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江玄冷冷一笑,此處有眾多靈泉宮強者守護,他可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安全,而是暗中詢問獸皇圖中的小黑,道:“有冇有能夠變幻成為另一個人的秘術?”

小黑似乎猜出了什麼,嘿嘿一笑,道:“本座這裡,正好有一套強大的變幻之術,名為‘千變萬化功’,你隻要修行到小成,便可完全模仿成另一個人的形態和氣息,這套靈訣,即便是聖王境,甚至聖皇境強者都難以辨彆得出來。”

“很好。”

江玄點了點頭,盯著邪青公子,眼中閃過一抹冷笑。

根據這些天的調查,江玄得知,這邪青公子的父親,也就是邪青宗的宗主,竟然是屍魔門僅次於門主的五大堂主中‘青蛇堂主’的十七弟子。

隻不過,邪青公子的父親資質太低,在十多年年前就被青蛇堂主給驅逐出屍魔門,來到了北冰城,建立起了邪青宗。

十多年,因為心中有愧,邪青公子的父親一直都冇有回到屍魔門,基本上就在這北冰城中紮根了。

而邪青公子,自從出生之後,也是一直都是待在屍魔門中,最多和一些屍魔門中的外門弟子接觸過。

屍魔門中,知曉有邪青公子這麼一個人,很少很少。

當得知這一點時,江玄便想到了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那就是偽裝成邪青公子,直接去屍魔門中找尋青蛇堂主,從而直接進入屍魔門的上層。

邪青公子,可以算是青蛇堂主的徒孫。

這樣一來,江玄便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混入屍魔門中,從而伺機尋找進入葬魂塚的機會。

不過,青蛇堂主這種大人物,活了幾百年,不僅修為深厚,而且城府極深,絕對是老狐狸般的存在。

要想騙過這青蛇堂主,江玄知道,自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小黑覺得江玄的膽子太大了,道:“青蛇堂主這種存在,絕對是踏入聖皇境級彆的蓋世存在,你確定要變成邪青公子,去投靠青蛇堂主?”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小黑也是徹底將江玄這小子視為了好友,所以如今它自然對江玄的安危十分上心。

江玄目光自信,道:“邪青公子從來冇有見過青蛇堂主,他的父親自從十多年前被驅逐出屍魔門後,也冇有回去幾次,青蛇堂主這種大人物,不可能對邪青公子有多少瞭解,或許,他可能還不知道自己當年的弟子,有一個兒子呢。”

小黑道:“但你如今貿然前去,青蛇堂主這種老狐狸,定會懷疑你目的不純,甚至是派出座下強者,來到這北冰城調查有關邪青公子的生平。”

江玄笑了笑,目光看向外麵正在攻打煙雨閣的一眾邪青宗弟子,包括邪青公子。

他眼中露出一抹殺意,道:“那我就將有關邪青公子的一切,徹底從這世上抹除,到時候即便青蛇堂主想查,也無從查起,而且,青蛇堂主這種大人物,每年去投靠他的人定然不少,他也不一定會對邪青公子去投靠他產生懷疑。”

小黑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將‘千變萬化功’傳授給你,這套秘術,乃是遠古時期一位聖皇境巔峰的強者創造出來的奇妙功法,遠遠不是如今那些易容術可以媲美的,不過今日傳給你,日後你可不能將其傳授於他人。”

江玄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絕不外傳。”

小黑道:“好,雖然這套秘術極難修行和參悟,但江玄你擁有推演之術,應該很快就能夠讓你達到小成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