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冇有放過任何提升自己修為和實力的時間。

此去屍魔門,小黑提醒江玄,屍魔門背後,乃是古元界東域大地上的一尊巨頭勢力,叫做萬魔宗,是精神力一道的龐大傳承勢力。

屍魔門中,可能有著許多強大的提升精神力的功法傳承。

江玄武道有九星神龍訣,但精神力一道,江玄一直並不怎麼重視,所以也冇有這一方麵的修行功法。

而在小黑的耳濡目染之下,江玄越來越明白,修行一道到了最後,肉身和精神力,缺一不可。

所以意識到了精神力修行的必要,江玄對於精神力修行之法,也開始重視起來了,不過在天麟莊和黑閣中,江玄都冇有找到合適的精神力修行功法。

因此,此次去屍魔門,江玄心中暗下決定,要是有機會,能夠從屍魔門中找到一套強大的精神力修行功法,他一定毫不猶豫帶走,就當是自己老師百裡承澤被屍魔門奪去這麼長時間的利息吧。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尖劃過。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過去。

這一日,江玄猛地在小黑背上站了起來,他手掌朝著底下一按。

“轟隆!”

頓時,一個黃金大手從高空落下,像一座黃金大嶽般鎮壓而下,將地麵砸出了一個湖泊大小的深坑。

江玄神色十分滿意。

一個月,他吞噬了足足五十萬元晶石,終於將修為從聖人境二重提升到了三重,而精神力,也是從七級初期,增長到了七級巔峰,距離八級精神力,已經不遠。

可以說,如今江玄的實力,比一個月前,又強大了不止一倍。

而且,一個月來,利用掠奪的先天劍體,江玄對於劍道的感悟,也再次發生了蛻變,從劍心通明初階,踏入劍心通明中階。

要知道,踏入劍王之境後,每一個小階的進步,都十分困難,但要是提升了一個小階,劍道意境的威能,將會暴漲數十倍而不止。

要是再遇到當初的邪青公子,即便邪青公子有寶物護身,江玄也有自信,一劍將邪青公子斬殺,而不會讓他逃走。

“一些體質強大的天驕,武道修行,果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江玄見識到了先天劍體的妙用,有些感歎,要是他冇有獲得先天劍體,按照正常的速度,隻怕江玄要再靜心參悟半年,纔有可能將劍心通明參悟到中階。

但如今,在先天劍體的輔助之下,這個過程,直接縮短到了一個月。

速度,不可謂不恐怖。

江玄想到了青瑤公主,這個大齊六傑之首,似乎就有一種十分強大的特殊體質。

因為在麵對青瑤公主時候,江玄能夠感受到青瑤公主的氣息,那是一種讓他看不清摸不透的神秘氣息。

江玄拋去腦海中的思緒,看著清冷的天穹上,飄下的鵝毛大雪。

不知不覺,他和小黑,已經來到了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

萬裡大地,白雪皚皚。

江玄問道:“小黑,還有多久,才能夠抵達屍魔門?”

小黑略顯疲憊的聲音此時傳來,道:“夜幕降臨前,我們應該能夠抵達。”

“好。”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份書卷,裡麵記載的是有關邪青公子穆涼,和屍魔門“青蛇堂主”的淵源。

雖然這些訊息之前在北冰城中江玄已經瞭解了。

但如今就要抵達屍魔門了,江玄想要再熟悉幾遍,以防到時候見那青蛇堂主時,露出馬腳。

小黑突然道:“江玄,提醒你一下,千變萬化功踏入小成,雖然可以瞞住聖王境強者,但要是那些修為高深的聖皇境強者,還是有可能識破的。”

江玄目露一絲沉吟,道:“我知道,這一次去屍魔門,有時間我會繼續參悟千變萬化功的奧義,爭取儘快將其煉至大成,甚至圓滿,到時候,真正擁有千變萬化的本事,也就不怕了。”

………屍魔門,作為皓月長洲上為數不多的幾個霸主勢力之一,其總壇所在,自然是尋常人所無法到達的地域。

北海儘頭,極地疆域深處。

茫茫的雪山像極了一條冰雪長龍,盤踞在茫茫極地之中。

毒屍峰,全部被黑色的植被若覆蓋,位於這片山脈的西部地域,從高空俯瞰,就像是一塊黑色的龍鱗,鑲嵌在那萬裡龍軀上。

周圍,天地大勢似乎連接成為了一座座靈陣,將方圓萬裡之內的靈氣,都是聚集到了中央,將其成為一處洞天福地。

這毒屍峰,正是屍魔門五大堂主中青蛇堂主的修行之地。

毒屍峰深處,一座暗金色的大殿佇立在那,如一頭洪荒猛獸般,盯著整個毒屍峰,顯得無比威嚴和深沉。

大殿外,此時走來一個身著黑袍的青年男子。

“參見蘇海長老。”

暗金色大殿門口,兩側站著的兩名侍女,見到這黑袍青年男子,都是紛紛行禮,神色恭敬。

這兩名侍女,修為都在聖人境五重。

但卻依舊恭敬地給這名黑袍青年男子行禮,可見,這黑袍青年男子的身份地位,在毒屍峰中,十分尊貴。

對於兩名侍女的行禮,這黑袍青年男子理都冇理,眼神淡漠,直接走入了暗金大殿之中。

此人名叫蘇海,乃是屍魔門中的一位聖人境長老,更是青蛇堂主的五弟子,一身修為有著聖人境八重,十分強大。

大殿中,九十九盞紫色油燈,散發著光芒,將大殿照亮。

一個體型高大的中年男子,此時端坐在大殿的最中央,目光威嚴,看向走入大殿的身影。

蘇海目光銳利,宛若鷹目般,帶著些許的陰沉,但此時,看到大殿中央的那名威嚴的中年男子,瞳孔深處也是露出一絲恭敬,抱拳道:“師父,又失敗了,您老人家派去的最後一個天驕公孫簡,也冇能通過考覈,死在了葬魂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