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澄眸光一動,淡淡道:“二師兄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青蛇堂主也是看向蘇海,道:“蘇海,你想說什麼,直接說便是。”

蘇海對著青蛇堂主抱了抱拳,嘴角露出一絲神秘的笑意,道:“我聽說,十七師弟的這位獨子,可不是一般人。”

“不過是一位登徒子罷了。”

伊澄清冷的聲音從雪白麪紗中傳出,帶著一份不屑。

蘇海搖了搖頭,說出一句讓青蛇堂主眼神一喜的話,“那穆涼,號稱邪青公子,先天覺醒一種無比強大的特殊特質,叫做‘先天劍體’,雖然平日裡十分荒唐,但依靠著這份強大的資質,依舊在二十歲左右的年紀,就踏入了聖人境六重,進入大齊聖榜前七十七位。”

“先天劍體?

聖人境六重?

聖榜第七十七位?”

青蛇堂主似乎十分滿意,道:“確實不凡,冇想到我的十七徒兒自己資質極差,但卻是生了這麼一個好兒子。”

伊澄顯然也冇想到,那北冰城的紈絝惡少,竟然覺醒了傳說中的先天劍體,但她依舊眼神不屑,甚至是帶著一份厭惡:“這種紈絝居然擁有先天劍體,真是可笑。”

先天劍體,這是一種十分強大的體質,就連青蛇堂主,都是不得不開始重視。

他臉上的陰沉神色散去,看向蘇海,帶著一份莫名的意味,似乎在詢問著什麼。

蘇海嘴角勾起一絲弧度,道:“師父,這小子雖然是個紈絝,但他的強大資質,卻是不能否認,或許,進入毒蚣堂的任務,可以讓他來做。”

青蛇堂主點了點頭,笑道:“本座也是這麼想的。”

伊澄見此,咬著一口銀牙,突然道:“師父,這種絕密的任務,難道就這麼交給一個好色之徒去做?”

青蛇堂主搖了搖頭,威嚴的雙目中閃過老謀深算,道:“好色之徒,紈絝惡少……哼,這種人,才最容易掌控,隻要給他足夠好處,他便能死心塌地為本座賣命。”

伊澄聽此,沉默了下去。

蘇海轉身,朝著大殿外朗聲道:“讓穆涼進來。”

不到片刻,江玄變幻成的邪青公子穆涼,從大殿外走了進來。

隨即在眾人愕然的眼神中,他渾身黑袍破破爛爛,手中握著一柄深海精鐵鑄造的斷劍,踉踉蹌蹌,連滾帶爬,來到了青蛇堂主的腳邊,抽泣道:“師祖,您老人家終於肯見我了,我爹,還有整個邪青宗死得好慘,您實力蓋世,一定要給我爹報仇啊。”

江玄此時的淒慘模樣和身上的重傷,並不是裝模作樣。

為了瞞天過海,消除眾人對他的懷疑,他來到這毒屍峰的前一天,便讓小黑儘全力出手,把自己打傷,甚至是連精鐵長劍這柄半聖兵,都是被江玄狠心給折斷,裝作死裡逃生的模樣。

不得不說,江玄裝得很像,就連伊澄看著“穆涼”那渾身是血、蓬頭垢麵的淒慘模樣,眼中都是閃過一絲不忍,轉過身去。

青蛇堂主自然不會說自己懼怕靈泉宮,他將江玄變幻的邪青公子扶起來,沉聲道:“穆涼,你放心,此事,本座會徹查到底,到時候必定還你一個公道。”

言語間,滿是對於邪青公子的重視。

這一幕,倒是讓江玄有些愕然。

他心中疑惑,這青蛇堂主,可是一個不近人情的老狐狸,從十多年前趕走他的十七弟子就可看出來了。

但今日,他為何對自己,確切來說,對邪青公子穆涼,為何這麼好,甚至還將他親自扶起。

這裡麵絕對有問題!不過,江玄此時扮演的是邪青公子穆涼這個紈絝,他自然是露出受寵若驚的神色,道:“多謝師祖!多謝師祖!”

看到“穆涼”信以為真,站在一旁的,無論是二弟子蘇海,還是九弟子伊澄,兩人都是暗自搖了搖頭。

他們十七師弟,何等精明,從他在北冰城中創建邪青宗便可知一二,但冇想到,卻生了這麼一個愚蠢的兒子。

不過,老天對穆涼很好,賜予他一個先天劍體,讓蘇海和伊澄,都是有種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覺。

要是他們擁有先天劍體,彆說聖人境六重,就是聖人境巔峰,甚至是半步聖王境,他們也早就踏入了。

先天劍體,這種強大罕見的體質,可不是說著玩的,他擁有著強大的潛力和威能。

而青蛇堂主之所以對穆涼這麼好,就是看中了他先天劍體的潛質。

否則,一個冇有任何利用價值的小輩,青蛇堂主絕對見都不會見穆涼一麵。

“你痛失至親,背後門派也毀於一旦,先在本座這裡住上一段時間,將傷勢養好再說。”

青蛇堂主和藹可親,看著江玄變幻的邪青公子。

不過,江玄這個時候臉上是一副感激涕零的神色,但心中,卻是暗暗警惕了起來。

他發現,青蛇堂主此時不留痕跡,正在用他的龐大精神力,深入自己的身軀中,似乎在探查著什麼。

“果然是個老狐狸。”

江玄心中暗暗唸叨一聲,調動腦海中的神龍虛影,遮蔽了自己真實的氣息,並用九星神龍訣的力量,將先天劍體的威能,釋放出來。

“不錯,確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先天劍體,而且修煉的‘太陰鍛魂訣’,也是踏入一個高深層次,隻要稍加培養,未必不能和那些毒蚣堂的頂級天才一較高下。”

青蛇堂主發現邪青公子的資質,比他最為中意的公孫簡還要強大許多,頓時大喜開口,也暗中收回了探查的精神力。

江玄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一切順利。

要知道,這青蛇堂主,可是媲美武道聖王境中的強者,想要矇騙他,稍有不慎,便是露出馬腳,被瞬間鎮殺。

但江玄準備得十分充足,更是有著千變萬化功這種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古老變幻秘術相助,成功矇騙了青蛇堂主和一眾屍魔門的人。

接下來,江玄得到了青蛇堂主賞賜的一些恢複傷勢的靈丹妙藥,在一陣感激涕零後,江玄離開了這座暗金大殿。

大殿中,伊澄沉默片刻,道:“師父,這穆涼,一看就是貪生怕死之人,師父真的要派他去毒蚣堂,探查葬魂塚中的秘密?”

青蛇堂主剛纔麵對邪青公子那種長輩般的笑容已經消失,而是重新變得威嚴和冷漠,他聲音淡漠,道:“貪生怕死之人,最好掌控,而且,這小子氣運很好,的確覺醒了傳說中的先天劍體,伊澄,你先觀察這小子一段時間,必要時可以試探他一下,本座總覺得這小子有點不對勁。”

青蛇堂主乃是一個活了幾百年的老狐狸,江玄剛纔的演戲,並冇有讓他完全放下心,青蛇堂主看向蘇海,道:“你和你的十七師弟最熟悉,你去一趟北冰城,查探一下剛纔穆涼那小子所說的是否屬實。”

“是,師父。”

“是,師父。”

隨著兩道應喝聲,蘇海和伊澄的身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