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從毒屍峰中央的暗金大殿離開後,接引他的是兩名少女。

這兩個嬌俏的侍女,雖然也是十足的美人,但與之前江玄所見過的那些女子可就要差上許多。

不過,這讓江玄心中暗暗警惕,青蛇堂主明明知道邪青公子乃是一個風流紈絝,卻是依舊安排了兩個嬌滴滴的侍女,給他引路。

要不是想用這兩個嬌俏侍女收買他,那就是青蛇堂主在懷疑江玄此時的邪青公子身份。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江玄頓時再次露出一抹痞子樣,不時打量著這身旁的這兩名侍女。

這一幕,讓得暗中跟隨著江玄的伊澄臉上露出了一抹厭惡,她暗暗撇了撇嘴,不屑地道:“果然是個色痞流氓,師父他老人家也太多心了,這樣的無賴怎麼可能會有什麼不對勁。”

暗暗搖了搖頭,伊澄便直接轉身離去。

然而,她冇有發現的是,在她剛轉身離去時,位於前方的江玄卻是轉過頭來,望向她離去的方向,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半個時辰後,江玄和兩個嬌俏侍女來到了毒屍峰西北處的一座寒冰湖。

這裡湖水清澈,散發著寒氣,然而卻並冇有凝結成冰。

此處寒湖,據說是當年青蛇堂主還是屍魔門中一名小小弟子時候,所居住的修行之地。

但如今,卻讓江玄居住在這裡。

可見,青蛇堂主對邪青公子,還是十分重視的。

不過如此姿態,就更讓江玄有些疑惑了。

這青蛇堂主,縱然是邪青公子的師祖,但這一見麵,就對他這麼好,未免太奇怪了吧!江玄可不會傻到認為,青蛇堂主看到自己乃是先天劍體,就一下子對自己這麼看中。

青蛇堂主可是媲美武道聖王境中的蓋世強者,他豈會對一個小小的聖人境小輩這麼重視。

一定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江玄心中暗暗警惕,不過如今一切還算順利,自己終究是混入了屍魔門中,而且,似乎得到了青蛇堂主莫名的看重。

這便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而此時,帶他前來的兩名侍女中位於左側的那名女子,嫣然一笑,道:“穆涼公子,這裡便是堂主大人給您安排的住處。”

“嗯!”

江玄點了點頭,在進入之前,他還不忘露出那副紈絝惡少的模樣,一臉色咪咪的望著那兩名嬌俏的侍女,看得那二人都是麵紅耳赤的。

隨後,江玄關上了房門,臉上那抹紈絝、邪魅和好色的神情,這才徹底消散,轉而變成了一種漠然。

“看來,青蛇堂主對於我突然的到來,果然還有懷疑,不愧是一個老狐狸,不過,我也不是好糊弄的。”

江玄唸叨一句,他知道剛剛那兩名侍女雖然明麵上說是讓她們來伺候自己,其實不過就是那老狐狸安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罷了。

不過,江玄倒並不懼怕,如今他一切都已安排妥當,即便那老狐狸想要查到什麼,也絕不可能。

而青蛇堂主給的恢複傷勢的靈丹妙藥,江玄也是丟給獸皇圖中的小黑去檢查了。

隨即,他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取出元晶石和丹藥,還是壯大體內的靈力和精神力。

武道與精神力同修,纔是最快提升實力的辦法。

而且,如今在屍魔門這種以修行精神力為主的大宗門中,江玄知道,自己精神力越強大,偽裝成邪青公子越不容易暴露。

與此同時,江玄也繼續激發先天劍體的力量,參悟劍道。

小黑在獸皇圖中開口,道:“江玄,那青蛇堂主應該身上擁有龍族血脈的寶物,你要是能夠將其奪來,並且吞噬的話,對你的功法,有著極大的裨益。”

江玄聽此,目光微微一閃,不置可否。

青蛇堂主的修為高深莫測,如今根本不是他能夠對付的,想要奪其寶物,簡直是癡人說夢。

不過小黑所說,確實讓江玄有些心動。

畢竟,九星神龍訣是江玄修行的根基,這個根基越壯大,他自己的實力,也會提升得越快。

半個月後。

江玄所居住的樓閣中,天地靈氣一陣顫動。

“吞噬煉化完了剩下的所有丹藥,終於將精神力推到了八階。”

江玄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與此同時,他的武道修為,也是突破了一重,踏入了聖人境四重。

不過,江玄一身的元晶石和丹藥儲藏,再次宣告破產。

九星神龍訣,讓江玄擁有無匹戰力的同時,也是如同一個無底洞,吞噬著江玄的財富。

不過這一切江玄並不心疼。

元晶石、丹藥……終究都是身外之物,隻有自身擁有強大的實力,纔是王道。

而讓江玄驚喜的是,半個月前青蛇堂主給他的靈丹妙藥中,有一顆名叫‘培元丹’的丹藥。

服用下後,一身假戲真做的傷勢,竟然也好了將近九成。

半個月的成果很大,此時江玄估測自己的戰力,絕對可以媲美聖人境七重、甚至是八重的高手。

因此,邪青公子一身聖人境六重的修為,便很好偽裝了。

“嗯?

有人來了?”

江玄目光一動,他精神力突破到八階,比之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他一瞬間就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降臨了他居住的這片區域。

吱呀!推開門,江玄依舊是邪青公子的模樣,不過相比於半個月前麵見青蛇堂主的淒慘狼狽模樣,此時的江玄,一身黑袍,容貌英俊,渾身劍意沖霄,鋒芒畢露,眸子中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意和邪意。

來人正是半個月前的伊澄。

她此刻見到江玄的模樣,即便心中對於這個好色紈絝之徒十分厭惡,但也不得不感歎,這個傢夥投了個好胎,怪不得能夠禍害那麼多青春少女。

這些時日青蛇堂主一直在調查邪青公子,伊澄也參與了其中,知道了邪青公子在北冰城中過往的惡劣行徑。

對此,她感到深深厭惡。

但青蛇堂主和二弟子蘇海,則是心中大喜,認為邪青公子,就是他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

因為,像他這樣的人,很容易便能夠掌控在其手中。

伊澄似乎懶得和江玄多說廢話,當下清冷地道:“跟我來。”

不到一會,江玄隨著伊澄來到了毒屍峰中央的暗金大殿中。

進入大殿後,伊澄站到一側,沉默不語。

蘇海看著江玄,則是陰沉一笑,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

青蛇堂主高坐大殿上方的暗金寶座上,目光帶著一絲威嚴,看向底下的江玄,點了點頭,道:“不錯,短短半個月,你身上的傷勢不僅恢複了九成,就連功力也大有長進。”

江玄連忙受寵若驚道:“全靠師祖您的靈丹妙藥。”

看到江玄在青蛇堂主麵前這幅溜鬚拍馬的姿態,站在一旁的伊澄頓時嗤之以鼻。

即便這邪青公子資質再高,就憑這副貪生怕死的模樣,也絕對登臨不了武道巔峰,最終隻能是庸碌之輩,白白浪費一身先天劍體。

每次想到這裡,伊澄都是感到不忿,為什麼這樣一個徹頭徹尾的紈絝,貪生怕死之徒,竟然擁有先天劍體這種強大體質。

青蛇堂主雖然是老狐狸,但江玄的拍馬屁,似乎也讓他很滿意,青蛇堂主點了點頭,道:“你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苗子,或許,可以幫本座去完成一個重要的任務。”

“任務?”

江玄表麵一副疑惑之色,但暗地裡,則是一驚。

果然,這老狐狸對自己這麼好,肯定有鬼。

看來,這個所謂的重要的任務,就是青蛇堂主打在自己身上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