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蛇堂主眼神中有著貪婪之色,道:“你很不錯,這麼說來,本座倒是要感謝靈泉宮,若不是靈泉宮將邪青宗滅掉,本座也不會發現,本座的十七弟子,竟然有這麼一個好兒子,簡直是一塊上好的璞玉,就差雕琢。”

“多謝師祖誇獎。”

江玄收回斷劍,又恢複了往日的紈絝,他看向不遠處的倩影,眼中有著一絲得意。

伊澄麵紗上的一雙明眸,見到這一幕,隻是冷哼一聲,彆過頭去。

青蛇堂主發現了這一幕,淡淡一笑,道:“既然你隻是和蘇海打成了平手,冇有戰勝,那剛纔的承諾,本座也無法如約完成了。”

聞言,伊澄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而蘇海則是微微皺眉,他總覺得,江玄並未全力出手。

“願賭服輸。”

江玄抱了抱拳,他心中本來就不想如此,但表麵上,他卻是裝作一副深深的失望之色。

畢竟如今他的身份,乃是好色的紈絝惡少邪青公子,若不表現出這副姿態,隻怕會引起青蛇堂主的懷疑。

青蛇堂主看到這一幕,本因為江玄展露的強大力量而生出的一絲懷疑,也是隨之消散而去,變成了淡淡的笑意。

在青蛇堂主看來,隻要江玄在他這裡有想要得到的東西,那他青蛇堂主,便能夠將其輕易掌控。

接下來,青蛇堂主賜予了江玄一些象征性的獎勵,隨即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柄銀色的三尺長劍,道:“穆涼,此劍名‘銀龍’,乃是半聖兵中的巔峰,你拿著。”

半聖兵中,也分三六九等。

顯然,這銀龍,乃是一件九等半聖劍。

“銀龍劍?”

“這是師父當年所用的佩劍吧。”

一旁,蘇海和伊澄都是一驚。

江玄接過銀龍這柄九等半聖劍,神色大喜,道:“多謝師祖賞賜。”

這一次,江玄大喜,可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感到十分驚喜。

要知道,邪青公子的長劍,隻是一個三等半聖劍,當時江玄將其折斷時,十分心疼。

但如今,自己卻是得到了一柄九等半聖劍,在帝劍封印冇有解開之前,這可是一件大殺器。

由此可見,青蛇堂主,是真的開始重視江玄,或者說“邪青公子”。

接下來,青蛇堂主冇有告訴江玄需要他去完成的任務是什麼,而是道:“你回去後,繼續努力修行,需要什麼資源,和毒屍峰的侍衛說一聲便行,還有本座給你的銀龍劍,儘快與其磨合,一個月後,本座會親自檢驗你的實力。”

“多謝師祖賞賜。”

江玄恭敬說了一句,隨即便是轉身離開了暗金大殿,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要去把玩那柄九等半聖兵銀龍劍。

青蛇堂主看到江玄遠去的背影,這纔看向蘇海,道:“如何?”

蘇海點了點頭,道:“天賦恐怖,師父,穆涼此子可堪大用。”

言簡意賅。

青蛇堂主也是點了點頭,道:“本座的十七弟子,確實生了一個好兒子,本來本座準備冒著隕落的危險,親自去葬魂塚中探查秘密,但如今看來,倒是不用冒險了。”

話落,青蛇堂主繼續道:“蘇海,你認為,這小子能夠通過毒蚣堂的聖徒考覈嗎?”

蘇海眉頭微微皺起,道:“聖徒考覈不同於普通的入宮考覈,十分困難,雖然穆涼師侄天賦恐怖,但修為太低,要是他能夠在一個月內踏入聖人境七重,說不定可以與其他分宮中的年輕天驕一爭高下。”

“一個月,從聖人境六重到七重……”青蛇堂主喃喃著。

蘇海眼神有些難看,道:“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那就逼他完成。”

青蛇堂主眼神頓時閃過一絲冷厲。

“如何逼迫?”

蘇海身軀不由自主一顫,似乎是想到了當年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某些恐怖事情。

青蛇堂主冇有回答蘇海的話語,眼神中的冷厲消散,淡淡道:“一個月後,我會讓那小子知道,想安穩待在毒屍峰,不付出一些代價怎麼行。”

………江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冰湖旁,樓閣邊。

遠遠地,江玄就看到了兩個嬌俏侍女,都是身穿薄紗長裙,烏黑的秀髮垂落腰間,臉上略施粉黛,雖然簡潔,卻是帶著一絲清雅。

“見過穆涼公子。”

兩名美麗侍女,自然是上一次引路的那兩名女子,冰靈和小夢,她們如今已經被青蛇堂主派來這冰湖,作為江玄的侍女,伺候他的生活起居。

江玄裝作一臉迫不及待的神色,要去把玩銀龍劍,隻是點了點頭,便直接走進了閣樓中。

其實,他也懶得再和這兩名侍女演戲了。

夜裡。

冰涼的月華從天穹灑下,整個冰湖地域,都彷彿灑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輝。

吱呀!江玄從樓閣中推門而出,來到了冰湖的岸邊。

他手握著一柄銀龍般的長劍,閃爍著刺眼的冷光,一股股劍意,從江玄身上迸發開來。

他站在湖邊,開始了修行。

這柄銀龍劍,乃是九等半聖兵,其中封存著強大的劍道鋒芒,要是激發,可爆發十分強大的威能。

但要是想要激發其中的劍道鋒芒,需要用劍者不斷和劍磨合。

小黑不在獸皇圖中。

江玄將其派出去,暗中尋找葬魂塚的方位,要是可以,江玄讓小黑先進入葬魂塚中,看能否查探到一些有關老師和雨薇師姐的訊息。

小黑即便如今實力和江玄差不多,但江玄卻是對其十分放心。

小黑可是萬載前的蓋世強者,不說其他,保命手段肯定是有的。

否則,當年小黑怎麼可能在十位大帝的包圍下,逃出生天。

由此也可以看出,其保命手段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