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站起身,看著依舊用一方雪白麪紗遮住容顏的伊澄,道:“三日後的毒蚣堂聖徒考覈,會出現什麼樣的競爭對手?”

伊澄清冷的聲音響起,介紹道:“一共三人值得你關注。”

“毒蚣堂主麾下四弟子的獨子,洛鳴。”

“冰霜堂主麾下六弟子的女兒,貝檸。”

“幽雷堂主麾下三弟子的徒弟,衛向馳。”

“洛鳴,一身修為聖人境七重,領悟刀道通明初階,是一位初階刀王。”

“貝檸,屍魔門第三代年輕弟子中的天之驕女,得到冰霜堂主的全部傳承,是一位精神力踏入二十一階的地階神念師。”

“衛向馳,此人很少出冇在屍魔門中,具體修為也不得知,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大荒中的深水大澤中與凶獸搏殺,據說,他先天覺醒了一種十分強大的體質,叫做靈雷之體,以雷霆淬體,肉身無雙,可搏荒龍。”

“至於第五堂主毒蟒堂主的弟子古淩,則是跟隨著他的師父一同外出曆練了,並冇有參加此次聖徒的爭奪戰。”

“而其他的三人,則是你這一次最大的對手,他們每一個天賦都不比你差,而且,他們的目的,可能與你一樣,都是對毒蚣堂守衛的葬魂塚十分感興趣。”

……江玄靜靜聽著,暗道這些人果然都是不同凡響。

一個個,絕對都是同齡一輩中的絕世天驕。

雖然他現在武道實力全部加起來,不懼這些人。

但,偽裝成邪青公子,很多手段,比如血脈之力、金龍神爪、縮地成寸……等等手段和神通,江玄都是無法動用。

一旦動用,肯定要暴露身份。

因此,江玄能夠動用的手段,就是一身劍道修為。

不過,憑藉著劍道修為,配合著青蛇堂主給他的九等半聖劍,江玄有自信,能夠通過三日後的聖徒考覈。

江玄看向伊澄,突然壓低聲音,問道:“伊澄長老,你知道師祖他老人家讓我進入毒蚣堂,潛伏進入葬魂塚,去尋找的那個驚天大秘,究竟是什麼嗎?”

“你的膽大真大,敢問這種問題。”

伊澄清冷的眸子瞥了江玄一眼,隨即道:“不過既然你如今已經被靈蠱纏身,以後也不會背叛毒屍峰,我便告訴你,師父讓你尋找的秘密,和長生有關。”

“和長生有關?”

江玄神色一動。

伊澄點了點頭,隨即向江玄解釋了毒蚣堂主似乎就因為從葬魂塚中得到了什麼,從而延壽將近兩百年都冇有坐化。

而青蛇堂主,以及其他幾個堂主,都是對葬魂塚中隱藏的延壽秘密,十分好奇和渴望。

聽到伊澄這些解釋,江玄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來,毒蚣堂之外的這些堂主,包括青蛇堂主在內,應該都不知道葬魂塚中的秘密,和傳說中的魔元大陸有著關係。

不過,毒蚣堂本身,尤其是那從葬魂塚中得到“好處”的毒蚣堂主,說不定知道一些東西。

讓毒蚣堂主多活兩百多年的秘密,難道和葬魂塚中隱藏的魔元大陸秘密有關?

江玄心中疑慮連連。

但這些,隻有在進入葬魂塚後,好好探查一番纔會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

而現在,江玄知道,自己要做的隻有兩件事。

第一,繼續等待小黑的訊息。

第二,努力修行,突破修為,為三日後的毒蚣堂聖徒考覈,做最充分的準備。

不過無論如何,讓江玄心中大鬆一口氣的是,青蛇堂主逼迫自己去做的事,和自己來屍魔門的目的,一模一樣。

“還有三日,你若是肯刻苦修行,以你的資質,能提升很多。”

伊澄清冷的聲音響起。

隨即,她身形一動,便憑空消散而去。

江玄眼神一動。

這伊澄的修為,恐怕比蘇海還要強大一點。

接下來,江玄繼續端坐在冰湖岸邊修行。

如今,他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唰!”

從懷中掏出一掏出一枚龍眼大小的青色丹藥。

正是之前,青蛇堂主贈予江玄的寶丹!此丹,是青蛇堂主親手煉製,媲美聖丹,對精神力,有著強大的增益效用。

“咕嚕!”

江玄冇有猶豫,直接將手中的靈丹吞下了肚子,頓時他的體內,一股磅礴的靈力猛地擴散而出。

昂!昂!……一陣可怕的龍吟咆哮聲猛地傳出,衝入江玄的天靈蓋中,從他的頭頂,冇入了他的腦海中。

嗡!江玄微微一笑,看來這枚丹藥不僅擁有提升精神力量的藥草,還融合了龍血的精華,作為輔助的力量,此時江玄隻覺得自己的精神力開始暴漲。

九階高等精神力!一瞬間,無論是感知力,還是洞察力,都是開始暴漲。

隻要有一絲精神力的增長,都會給江玄帶來極大的好處。

更何況,這一次整整增長了一階精神力量。

遠處,一座寒冰覆蓋的雪山後,伊澄的倩影站在那裡,看著冰湖岸邊江玄身上發生的變化,一雙美麗絕倫的眸子中,露出一絲羨慕。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間悄然劃過。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日,冰湖岸邊,江玄所居住的樓閣前。

“吱呀!”

江玄推開屋門走出,依舊是一身黑色大袍,身姿挺拔,揹負銀龍劍,顯得風度翩翩,那張英俊的麵孔,棱角分明,劍眉星目,眸子帶著一抹邪魅的笑容。

“看來,你對接下來的聖徒考覈,很是自信。”

伊澄和蘇海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此時說話的,是蘇海。

江玄冇有謙虛,反而點了點頭,道:“我的三個對手,伊澄長老在三日前已經向我仔細介紹過了,此次聖徒考覈,我很有信心。”

伊澄冷哼一聲,道:“希望你所謂的自信,不是自負。”

江玄聞言,冇有回答,隻是微微一笑。

蘇海吹了個口哨,一隻蒼勁的雄鷹從天穹飛躍下來,載著三人,朝著毒蚣堂的方向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