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碧水清心珠這件可抵擋精神力攻擊的半聖兵,在不能使用一些底牌的情況下,待會的聖徒考覈,對於江玄而言,將會一下子輕鬆許多。

寒冰穹宇前。

丁則桉從穹宇中走出,來到了空地前的一座玄冰高台之上,朗聲道:“既然所有人已經到齊,那聖徒考覈,現在開始。”

話落,一道魁梧的身影,也是從寒冰穹宇中走出,來到了丁則桉的身旁。

趙觀聲音如雷,手中巨斧舉起,遙指千裡之外的一座聳入雲端的巍峨雪山,道:“此山,名叫‘葬魂峰’,山頂之上,有三塊毒蚣堂聖徒級彆的弟子令牌。”

眾人聞言,連忙朝著遠處望去。

隻見遠處,一座巨大的冰雪山脈,巍峨雄偉,氣勢磅礴,聳立在大地之上,穿雲入霄,像一柄巨大的冰劍,橫插在天地間。

葬魂峰。

眾人都曾聽說過,不過卻並不瞭解。

不過誰也冇有小看這座看似普通的冰雪山脈,其中,每一年可都是有著無數驚才絕豔的年輕天驕,葬身於其中。

可見,這葬魂峰,絕非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

趙觀見時間差不多了,猛地道:“那麼從現在開始,眾人登山,誰先到達山頂,奪取一枚聖徒令牌,就算通過此次聖徒考覈,進入毒蚣堂,成為毒蚣堂的聖徒弟子,享有眾多的修行資源。”

不少人聞言,都是躍躍欲試。

江玄也是心中一動。

不過,他倒不是為了成為聖徒後所得到的巨大權利,而是為了有機會接觸葬魂塚,從而探查其中的秘密。

“慢著!”

不過就在眾人剛要登山的時候,一道孤傲的朗喝聲,頓時從不遠處傳來。

唰!唰!隨即,兩道氣質高貴的身影,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麵前。

隻見這二人乃是一男一女。

男子麵容俊朗,身軀高大,披著一件黑色長袍,一雙冷冽的眸子中,燃燒著兩團青色的火焰,顯得無比尊貴、威嚴。

至於那名女子,則是沐浴在一片光芒之中,隻能隱隱看見其完美的身材,卻看不清其真正麵目,給人一種神秘感。

“拜見聖子!”

“拜見聖女!”

此時,在場的眾人,包括三大年輕頂尖高手以及眾多長老,都是躬身參拜。

聖子聖女?

江玄目光一動,也是跟著眾人裝作做樣拜了拜。

江玄看向那兩個英姿不凡的聖子聖女,眼神微微一凝。

他精神力散發出去,瞬間便是探查到那俊朗的黑袍男子,也就是屍魔門聖子,竟然有著聖人境九重巔峰的修為。

此等修為,這聖子身份呼之慾出。

大齊六傑之一,排名第五的屍魔門第一天驕,屍幽!和青瑤公主,乃是齊名的存在。

可見其實力,定然無比恐怖。

不過那聖女……江玄從周圍的竊竊私語中得知,這聖女,名叫顧清棠,身份來曆據說十分神秘,其真顏,美若天仙,但卻極少有人見過她的真麵目。

江玄精神力同樣散發出去,想要探查聖女顧清棠的修為氣息。

但最終,江玄卻發現,當他的精神力觸及顧清棠周圍半米範圍的時候,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擊散了。

江玄目光一閃,嘴角劃過一絲笑意,“這看似冇有名氣的聖女顧清棠,其實力,絕對不在屍幽這位公認的大齊六傑之下。”

而此時,隨著聖子聖女的突然到來,讓在場的不少人都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聖子聖女,在屍魔門中的地位,僅次於門主,十分尊貴,他們來這裡乾什麼?

這是眾人心中的疑問。

而似乎是看出了眾人的疑惑,屍幽突然開口了,道:“此次我和聖女來此,也是為了進入毒蚣堂中,到毒蚣堂地域的雪林中曆練。”

一言落下,眾人都是恍然。

毒蚣堂,位於皓月長洲邊緣的極北之地,毗鄰雪林,這一片地帶,存在著自古以來大地孕育出的無數深山莽林,深水大澤……不過,屍魔門中的弟子,想要進入這些險地曆練,尋找機緣造化,必須先要進入毒蚣堂。

一般弟子,都是參加入堂考覈,十分簡單。

而聖徒考覈,則相當於針對屍魔門中頂級天才的考覈,隻要通過,在毒蚣堂中的地位,立馬就媲美聖徒級彆的弟子。

而此時,那沐浴在一片朦朧光芒中的聖女顧清棠也是開口了,隻聽那輕靈聲音道:“門主讓我和聖子一起參加這聖徒考覈,也算是一場曆練。”

話落。

不少參加聖徒考覈的弟子,尤其是洛鳴、貝檸和衛向馳三人,都是神色變得十分難看。

本來,那葬魂峰頂端的三個聖徒令牌,是他們三人的囊中之物。

但如今,聖子和聖女橫插一腳,也參加此次聖徒考覈。

三塊聖徒令牌中的兩塊,可以說已經是內定的了。

冇有誰會認為,自己能夠競爭得過這位實力強大的聖子聖女。

洛鳴、貝檸和衛向馳三人對視一眼,此時他們三人冇有了原來的笑容,反而對彼此多了一份敵意。

最後一塊令牌,他們三人中,隻有一人能夠得到。

江玄此時也是有些無語。

他也冇想到,考覈中途,屍魔門的聖子聖女竟然橫插一腳,這不是在故意找茬嗎。

如此一來,得到毒蚣堂聖徒令牌的機率,就會變得越來越小了。

江玄眉頭微微一皺,本來他覺得想要贏得這次的考覈十分輕鬆,但現在看來,倒是讓他有些壓力了。

畢竟,他還冇自大到和屍幽這種大齊六傑層次的強者抗衡,更彆說,那神秘的聖女顧清棠,在江玄眼中,她比屍幽這位聖子還要危險。

也就是說,除了聖子聖女內定的兩個令牌,剩下的第三塊令牌,他必須將其得到。

而這個時候,短暫的愣神後。

趙觀這位今日的考覈主事,立馬喝道:“登山!”

唰!唰!唰……話落,一道道身影飛速朝著白雪皚皚的葬魂峰踏步而去。

其中,也包括那聖子屍幽和聖女顧清棠。

“好沉重的威壓!”

一眾年輕天驕踏步上了葬魂峰,立馬感受到了一股無法抵擋的可怕壓力,從天而降,他們的修為,一瞬間被統一壓製在了聖人境六重。

“我們的修為,竟然全部都被壓製在了一個層次,聖人境六重?”

“這葬魂上中,絕對印刻了一座無比龐大的靈陣。”

……一道道詫異的聲音猛地響起。

江玄此時也是踏步進入了葬魂峰中,同樣感受到了修為壓製的力量,但他的修為距離聖人境六重還有些距離,所以這靈陣對於他而言,可以說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有趣……”江玄看向周圍麵色變幻的眾人,嘴角頓時揚起一抹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