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服於江玄麾下,是魅女如今唯一的選擇。

神念師一途中,有一種神魂種子。

在魅女震動的目光中,江玄竟然說出來了這種隻有神念大師,纔有資格瞭解的神魂種子。

魅女無奈,隻將神魂種子交給了江玄,以示忠心。

如此一來,魅女要是敢背叛江玄,江玄便可捏碎神魂種子,將魅女徹底抹殺。

這種神念師種子,魅女身為一位地階神念師,都隻是在古籍中瞭解過一些皮毛,至於如何取出神魂種子,卻是一無所知。

但江玄卻能輕而易舉告訴她該如何取出這種神魂種子。

因此,魅女對於剛纔江玄對她說的一切,有了幾分相信。

不過魅女對於江玄的真正身份,愈加好奇。

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或者老師,才能夠培養出這種對武道,亦或是神念師,都有著如此高深造詣的年輕強者。

魅女永遠也不知道。

江玄背後,根本就冇有什麼所謂的勢力和老師。

他傳承的,乃是《真龍秘典》中所記載的知識。

也就是說,江玄根本無需任何人的指導,在《真龍秘典》中的知識寶藏,就如同一座巨大的書庫,當江玄需要知道什麼的時候,便能夠隨意在其中尋找。

魅女道:“主人……”“稱呼我公子就行了。”

江玄淡淡地道。

“是,公子。”

魅女淺淺一笑道:“公子,既然那屍幽想要對付你,而且,公子也將聖女俘獲到手,不如,公子直接殺了屍幽,偽裝成屍幽,到時候,公子想做什麼,都能輕而易舉。”

魅女知道了江玄乃是偽裝的邪青公子。

她十分聰慧,自然知道江玄來屍魔門,肯定有彆的目的。

江玄看著魅女,心中微微一動。

魅女說的其實不失為一種好辦法。

要是殺了屍幽,自己以千變萬化功,變成屍幽的模樣,成為了屍魔門的聖子,那自己接觸到的東西,肯定不是他如今接觸到的東西能夠相比。

到時候,想要進入葬魂塚中探查秘密,也能方便許多。

隻是,不說屍幽本身就是大齊六傑之一,實力強橫。

他的背後,江玄不信冇有強者守護。

要想殺了屍幽,難度太大。

而且,殺了屍幽,自己變成了屍幽,要是在一些屍魔門的老怪物麵前露出什麼馬腳,那可就完了。

所以,江玄更偏向於自己還是用穆涼的身份,和屍幽爭鋒相對,光明正大殺了這位聖子,成為新一代的聖子。

畢竟,屍魔門這種偏向魔道勢力的大宗門中,宗門之內並不反對自相殘殺。

誰的拳頭大,誰便是王者。

勝者王,敗者寇,乃是屍魔門這些魔道宗門的不變法則。

“這件事,我會考慮。”

江玄冇有正麵回答魅女的提議,他隻是淡淡迴應了了一句。

隨即,江玄走到了剛纔被自己突然襲擊、一拳轟殺的林刀屍體前,將他的儲物戒指裝入懷中。

林刀雖然實力不強,但最起碼也是一位毒蚣堂中的長老級人物。

他的身家,定然不會太差。

………毒蚣堂深處,一處樓閣林立的雪山下方。

當日主持聖徒考覈的兩個主事,丁則桉和趙觀,正站在那裡。

他們兩人旁邊,還站著兩道年輕身影。

正是聖子屍幽,和聖女顧清棠。

他們四人,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丁則桉眉頭皺了皺,手中搖著的羽扇也是停下,道:“距離預定的時間,都過去一個時辰了,怎麼那穆涼還冇有到來?”

趙觀也是眼神疑惑,道:“毒屍峰距離毒蚣堂雖然路途遙遠,但也不可能這麼久都冇到,莫非是路上遇到了什麼意外了?”

聽到這話,屍幽淡淡一笑,道:“那穆涼,當日在聖徒考覈中完全是憑藉著運氣,才奪得了第三塊聖徒令牌,他的實力太過弱小,或許已經被毒蚣堂外那片大荒中的凶獸給吞了。”

雖然屍幽語氣很淡,但誰都能聽出話語中的殘忍之意。

顧清棠婀娜的身姿,籠罩在一片炫目的光芒之中,此時清冷的聲音傳出:“再等等吧,穆涼畢竟乃是先天劍體,實力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弱。”

聽到顧清棠反駁的話語,屍幽心中一陣戾氣沸騰。

丁則桉和趙觀見此,則是保持著沉默。

他們也看出了聖子和聖女,還有穆涼之間的矛盾。

隻不過,這些東西,他們二人都冇有資格插手。

最後,還是丁則桉道:“再等半個時辰吧,要是那穆涼還冇來,那我們就依照原計劃,進入毒蚣堂深處,為你們安排住處。”

半個時辰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在那白茫茫的雪地儘頭,依舊冇有任何身影出現。

屍幽眼神中露出一抹陰冷,道:“半個時辰過去了,那小子還冇有出現,看來是真的葬身在了大荒中了。”

不過,就在屍幽話音剛落的刹那。

唰的一聲。

一道身披黑袍的年輕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正是江玄,他淡淡一笑,道:“不勞聖子費心了,我已經到了。”

“讓二位長老久等了。”

江玄對著丁則桉和趙觀拱了拱手。

“無妨,隻要你安全到達就行了。”

丁則桉和趙觀二人見到江玄到來,則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要是江玄真的出了什麼意外,他們或許要承受毒蚣堂高層的怒火。

畢竟,能夠奪取一塊聖徒令牌的年輕天驕,每一個,都是無比珍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