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清棠散去周身的光芒,顯露出完美的身姿,烏黑秀髮用一條青色絲帶束著,顯得淡雅大方。

她來到江玄的麵前,雙眸緊緊地盯著江玄,語氣嗔怪地道:“穆涼,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你讓我在這裡等了你這麼久,你打算怎麼補償我?”

“嗬嗬,讓聖女您等著急了吧!”

江玄嘴角露出一絲邪笑,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四顆的雪白色的獸核,放在了顧清棠柔軟白皙的小手上,道:“來的路上,遇到了四頭不長眼的雪林冰狼,順手殺了後,這四枚聖人境巔峰的獸核,正好送給聖女,作為賠罪禮。”

雪林冰狼一身的靈力以及血脈早已被江玄吞噬煉化。

這剩下來的四枚獸核,對於江玄而言,並不值錢。

四枚聖人境巔峰的大荒凶獸獸核,江玄看不上眼,但對其他人來說,卻是極珍貴的寶物。

強大凶獸或凶獸的獸核,無論是用來吸收煉化,還是鑲嵌在靈器戰甲上,都有著極大的用處。

因此,顧清棠直接收下了這四枚獸核,吐氣如蘭,道:“穆涼,既然你送了這麼貴重的禮物,那本聖女這一次就姑且原諒你了。”

隨後,顧清棠在接過那四枚獸核時,還不忘對著江玄俏皮的眨了眨眼,這一刻三千粉黛,彷彿都儘失了顏色。

然而江玄卻是暗罵一聲,他知道這顧清棠,是在故意激化他和屍幽的矛盾。

不過,江玄既然敢將四頭雪林冰狼的獸核拿出來,就已經無形中在向屍幽宣戰了。

江玄不信,屍幽看不出來那四枚獸核,正是他埋伏在毒蚣堂入口雪地大荒中的四頭雪林冰狼。

果然,當屍幽見到那四枚獸核,以及顧清棠在江玄麵前露出的那抹小女兒姿態時,拳頭便不由得攥緊,身上一股冷冽的殺意緩緩釋放。

他的眼神,變得無比的陰沉。

丁則桉和趙觀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的震撼。

他們冇想到,江玄竟然能夠拿出四枚聖人境巔峰大荒凶獸的獸核送給了聖女。

而且,聖女在聖子麵前,竟然公然和江玄打情罵俏,難道傳言是真的,這位青蛇堂主的徒孫,真的已經將他們一向清冷、高高在上的聖女俘獲到手了?

丁則桉看到了屍幽的眼神越來越陰沉,心中一緊,連忙站出來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就一同前往毒蚣堂深處吧。”

“哼。”

冷冷盯了江玄一眼,屍幽直接拂袖離去。

在場的眾人,也是朝著毒蚣堂深處的方向趕去。

路上,趙觀帶著屍幽和顧清棠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而江玄,則是跟著丁則桉,繼續前進。

看著遠去的趙觀、屍幽和顧清棠三人,江玄心中暗暗一動。

丁則桉似乎看出了江玄心中的疑惑,他一邊趕路,一邊笑著解釋道:“穆涼,聖子聖女身份畢竟高貴,他們去的地方,是毒蚣堂的中心地域,而我們要去的地方,則是葬魂塚周圍的荒蕪地域,你需要在荒蕪地域鎮守一段時間,才能夠正式成為毒蚣堂的聖徒弟子。”

江玄點了點頭,道:“我來之前,師祖青蛇堂主曾對我說過,毒蚣堂世代鎮守葬魂塚,並且負責清繳毒蚣堂周圍大荒中的凶獸。”

“冇錯。”

丁則桉道:“雖然聖子聖女能夠直接進入毒蚣堂中心地域,成為毒蚣堂聖徒弟子,但並非是什麼好事。”

“穆涼,你要是在葬魂塚周圍的荒蕪地域鎮守一段時間,獵殺大荒凶獸,獲得了足夠的貢獻點,或許等你成為聖徒弟子後,就能夠安心修行,不用為缺少宗門貢獻點而煩惱了。”

江玄道:“多謝丁長老指點。”

丁則桉哈哈一笑,道:“穆涼師侄,雖然現在你還不是毒蚣堂聖徒弟子,但等到半年鎮守任務完成,你就能夠成為高高在上的聖徒,到時候,或許我還要仰仗你呢。”

“隻要日後丁長老有什麼所求,晚輩定當竭儘全力相助。”

江玄也是笑著恭維道。

不過他心中卻不以為意。

半年之後?

或許那時,自己早已探查到了葬魂塚中的秘密,離開了屍魔門。

江玄加入屍魔門,可不是為了成為什麼聖徒的。

他隻有兩個目的。

第一,利用屍魔門,儘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第二,伺機進入葬魂塚中,尋找其中的秘密。

而如今,江玄距離葬魂塚,越來越近。

半日後,江玄終於抵達了葬魂塚周圍的荒蕪區域。

在這片荒涼的大地上,佇立著一座座巍峨的古堡。

這些古堡,正是鎮守葬魂塚這片荒蕪地域的毒蚣堂強者所居住的地方。

不得不說,條件十分艱苦。

不過,江玄倒不在意,和丁則桉來到了一座最大的古堡之中。

裡麵,江玄遇到了一個個鎮守在這荒蕪地域的毒蚣堂強者,他們都有著聖人境巔峰的修為,甚至有幾個,已經踏入了聖王境。

這些人,對江玄這個新晉的聖徒,十分的客氣。

畢竟,他們雖然修為比江玄強大。

但當江玄在這裡鎮守半年的任務完成後,前途便一片光明,此時打好關係,自然十分重要。

隨後,眾人還大擺筵席,說是要為江玄接風,硬是拉著他暢飲了整整一天。

直到半夜,江玄才踉踉蹌蹌,從這座古堡中走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江玄的住處,早已被安排好了。

這片地域一共有六大堡主,每一個都有著聖王境的強大修為。

江玄被分到了一個單獨的古堡中,自然也就名正言順成了那“第七堡主”。

進入古堡後,江玄本是爛醉如泥的形象頓時一變,其臉上的醉意,也是瞬間消散。

江玄喃喃一聲,“冇想到,我竟然迷迷糊糊的就成了這裡的第七堡主,真是造化弄人,如今,我倒是可以去探查一下葬魂塚,隻是不知道小黑究竟探查得怎麼樣了,這麼長時間都冇有半點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