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一路走來,吃了多少苦,得到了多少機緣造化,纔能有今日的成就。

但顏少奎不顯山不露水,如今卻能夠媲美大齊六傑的層次,這著實讓人感到震撼不已。

江玄微微沉默下去。

大齊六傑,從第一到第六,分彆是大齊皇室的青瑤公主,天凰聖宮的天凰聖子,青陽劍宗的冷風嶺,武皇殿的武承風,屍魔門的屍幽和丹王殿的北宮塵。

隻怕冇有人會想到,看似默默無聞的黑麟魔宮中,還隱藏著顏少奎這麼一位可以媲美大齊六傑層次的絕世天驕存在。

此時江玄心中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那道身影,確實就是顏少奎,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如今竟然變得這麼強了,甚至已經超過了自己,這讓江玄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成就,其實並不算什麼。

在同輩之間,還有比自己機緣更好,造化更驚人的存在。

不知不覺,江玄眼神深處帶著的那絲自傲,也漸漸消散,相反,此時他發現自己心中的武道信念變得更加的堅定。

彆人越強,越能激發他的鬥誌。

他緊緊地握了握拳頭,江玄隻覺得自己的武道之心,變得更加沉穩和堅韌了。

“顏少奎,這一次我倒是要謝謝你了,若不是因為你,隻怕我的武道之心,也無法變得更加的堅韌。”

江玄輕笑一聲,心中原本的那絲嫉妒,也是隨之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更純粹和堅定的武道之心。

江玄恢複了情緒,目光略顯得有些凝重,看著出現在這裡的顏少奎等一眾黑麟魔宮強者。

他們深夜潛伏到這裡,究竟有什麼目的?

他們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也知道了這黑暗深淵中的秘密,所以纔想要前來探查一番?

畢竟,魔元大陸的遺蹟訊息一出現,最為狂熱的,恐怕就是魔道的修行者了。

要是得到了這裡麵的強大傳承,可以瞬間讓一個魔道修行者一飛沖天,成為一方魔道巨擘。

而此時,顏少奎身旁的聖王境中年男子開口了,道:“聖子,這裡就是傳說中那頭巨龍的葬身之地,我們隻要能夠找到其龍屍,我們黑麟魔宮將會一舉成為整個皓月長洲最為強橫的大宗門。”

顏少奎點了點頭,道:“不錯,一條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龍屍,無比珍貴,彆說我們皓月長洲,即便是整個天靈大陸,甚至是整個古元界大地,要是聽到了這個訊息,隻怕都要沸騰。”

“哈哈哈。”

聖王境中年男子大笑一聲,神色帶著一份喜色,道:“嘖嘖嘖,若非當年我黑麟魔宮的先祖來過這黑暗深淵,並且記載下這一件的秘辛的話,隻怕我們也無從得知這一切。”

顏少奎道:“嗯!不過,我也從古籍中看到有關這黑暗深淵的記載,據說裡麵十分凶險,入者十死無生,也不知道那古籍中記載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聖王境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道:“但不管怎樣,就算有再大的風險,我們也要進去,尋找龍屍,隻要能夠找到那遠古龍屍,帶回宗門,宮主絕對會被聖子您刮目相看,而不會隻是看重那黑麟聖女,慕容淺雪。”

“慕容淺雪……”顏少奎喃喃一聲,眼中露出一絲複雜之色,隨即道:“不管怎樣,黑麟聖女是我一位故人之友,她隻要不和我作對,我不會為難她,但她要是阻攔我成為黑麟魔宮的宮主,我也不會輕饒她。”

唰唰唰……話落,一共九個黑麟魔宮的人,全部踏入了那黑暗深淵中。

而此時,黑暗深淵邊緣。

一片黑暗中,江玄和小黑的身影顯現出來。

江玄神色凝重,陷入了沉默中,從剛纔顏少奎和那黑麟魔宮的聖王境中年人的對話來看,這黑暗深淵中,似乎埋葬著一條從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魔元大陸龍屍。

一條曆經十萬載而不死的龍屍,究竟多珍貴,隻要不是傻子,隻怕都知道其價值。

但如今江玄根本進不去,而且,以他如今的修為,連顏少奎可能都戰不過,更彆說對付那些黑麟魔宮的聖王境強者了。

江玄看向小黑,將一塊傳音靈符交給了它,道:“小黑,你在外麵守著,隨時和我保持聯絡,這黑暗深淵十分神秘,即便顏少奎身旁跟著一個聖王境強者,也不可能那麼快就從黑暗深淵中探查到什麼。”

江玄如今隻能先回到毒蚣堂,提升修為,再返回這黑暗深淵了。

而且這段時間,江玄也可以從毒蚣堂中尋找一些有關葬魂塚中的相關資訊,看有冇有關於黑暗深淵的記載等等。

………而在江玄離去時,在另一邊,黑暗深淵,地底一千丈的地方。

此時,一處廢墟上,幾頭渾身長滿黑色鱗片的魔獅,正在低聲的嘶吼。

它們那黑色,宛若黑洞般的雙目,此時正死死盯著不遠處一個角落。

在那角落處,一個身著藍衣的絕美女子,正攙扶著牆壁,渾身有著斑駁的血跡,但那一雙清冷的眸子中,依舊帶著一分倔強。

唐雨薇手持一柄藍色長劍,長劍上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揮,磅礴的水靈力,凝聚成了一道道藍色光刃,對著那幾頭凶殘的魔獅,讓魔獅有所忌憚,不敢輕易進攻。

她來到這片充滿凶機的黑暗深淵,已經快兩個月了。

本來唐雨薇自信滿滿,想要在這黑暗深淵中探查有關魔元大陸的秘密。

但她怎麼也冇想到,這黑暗深淵中,越是深入,便越是凶險。

直到這地底千丈,唐雨薇終於耗儘了體內所有的靈力,隻剩下長劍中的一些聖兵靈力,讓她支撐到現在。

但即便如此,唐雨薇依舊覺得自己的精神越來越睏乏,眼皮越來越重,幾乎隨時有可能徹底閉上,陷入黑暗中。

不過唐雨薇知道,一旦自己閉上了雙眼,定會被那不遠處那幾頭虎視眈眈的魔獅,瞬間撲殺,並將自己撕碎、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