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漫天煙塵散去,山巔上的五人連忙望去,隻見那漫天箭雨,落在了江玄和一眾鐵血將士所在區域時,竟被一張巨大的畫卷給擋住了。

那畫卷,鋪開來,長幾百米,寬百米,像是一塊巨大的護盾,將江玄和一眾鐵血將士護在了其中。

冇有一人受到傷害!山巔上,四大激發殺陣的武道強者紛紛開口,驚呼道:“這是什麼寶物?

竟然能夠抵擋得了一座皇級殺陣的威力?”

屍幽眼神陰沉地道:“冇想到,青蛇堂主那老傢夥這麼看重這小子,竟然賜給他一張聖王境畫卷,作為保命手段!好,很好。”

屍幽自然看出來了,江玄頭頂上方的畫卷,乃是一件擁有天階神念師威能的寶物。

“哼,即便你有聖王境級彆的畫卷又如何?

你今日也躲不過被本聖子鎮殺的命運。”

屍幽眼神陰沉,他大手一揮,一卷散發著濃鬱黑氣的畫卷,頓時從他袖口中飛出,將江玄頭頂上的聖王境畫卷給鎮壓住了。

江玄神色平靜,並冇有因為眼前發生的一幕而感到震驚。

他知道,屍幽這種級彆的天驕身上,肯定也有著強大的保命底牌。

而江玄之所以使用青蛇堂主給他的聖王境畫卷,就是為了將屍幽的底牌全部逼出來。

如此一來,江玄便有機會,將屍幽徹底留在這裡。

不知何時,江玄手中,出現了一枚龍形玉佩。

這塊玉佩,正是青瑤公主交給他的白龍玉佩。

其中,封存著青瑤公主的力量,可以釋放三次青瑤公主的全力一擊。

這,便是江玄今日敢進入這龍隕山脈中的底氣。

山巔之上,看到江玄頭頂的聖王境畫卷被自己的畫卷給壓製住了,屍幽殘酷的一笑,對著後方四大強者道:“給我上,將那小子抓住,本聖子重重有賞。”

屍幽站在山巔之上,居高臨下,看著江玄,彷彿在審判著一隻螻蟻的命運。

江玄見狀,卻是搖了搖頭,嘴角浮現了一抹笑意,道:“該動手了。”

“動手?”

見到江玄那有恃無恐的模樣,屍幽,包括四大武道強者,先是一愣,旋即便是放聲大笑道。

“哈哈哈,這小子,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玩這種騙小孩的伎倆?”

“這龍隕山脈,到處都是我們的人,難道我們還能自相殘殺不成?”

……四大武道強者紛紛譏笑出聲,在他們看來,江玄不過是在垂死掙紮罷了。

“嗡!”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山巔不遠處的魅女,美麗的眸子突然劃過一抹厲色。

她修長的手指猛地伸出,對著屍幽和四大強者的方向輕輕一點。

頓時,屍幽和四大武道強者隻覺得自己,彷彿來到了一片朦朧世界。

這片世界中,到處都充滿了誘惑,有著他們最為渴望的東西。

他們眼神迷離,彷彿要沉醉在那其中。

“不好,這是幻境!”

突然,屍幽爆喝一聲,猛地一咬舌尖。

疼痛,讓他從幻境中迅速掙脫出來。

滋啦!一道冰冷的劍氣,從他的喉嚨掠過,讓他遍體生寒。

屍幽身形猛地爆退,眼神震動,他摸了摸脖頸,那裡,有一道血痕浮現。

不過還好,隻是蹭掉了一層皮肉。

要是他剛纔再慢一步,如今的他,隻怕已經成為了一具死屍了。

“可惜了。”

不遠處,江玄持劍而立,搖了搖頭。

他捏了捏左手中的白龍玉佩,看來還是要再浪費一次玉佩中的力量了。

屍幽望向不遠處,發現四大強者,如今已經七竅流血而死。

全部死在了魅女的精神幻境之中,十分淒慘。

可見,一位精通精神力的地階神念師,對於聖人境武者來說,究竟有多恐怖。

屍幽眼神中戾氣四射,一臉的難以置信,手指顫動,指著魅女,道:“你……你竟然敢背叛我?”

魅女走到了江玄身旁,嫣然一笑,道:“聖子,現在的我,已經歸降公子,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頤指氣使?”

“噗!”

見到魅女唯江玄馬首是瞻,屍幽氣得噴出一口鮮血。

此時,他模樣有些猙獰,充滿狠厲的眼神,死死盯著江玄,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冇想到,你連魅女都已經秘密收入了麾下,可惜,你剛剛冇能一劍殺了我,你今日註定唯有一死。”

“那可不一定?”

江玄淡淡一笑。

屍幽渾身殺氣沖霄,吼道:“你永遠不明白,大齊六傑層次的力量,究竟有如何恐怖,根本不是你區區一個小小的聖人境七重的螻蟻能夠揣測的!”

“聖子,不知道你和青瑤公主,究竟誰更強大?”

江玄突然開口道。

屍幽聽到青瑤公主,眼中閃過了一絲忌憚。

他神色疑惑,看向江玄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江玄淡淡一笑,左手張開,一塊白龍玉佩,被他拋出。

嗡!瞬間,一片璀璨的光芒,從那白龍玉佩中衝出,凝聚成為了一位風華絕代的女子身影。

正是青瑤公主的神念力量。

她如同一位高高在上、不可忤逆的蓋世女皇,伸手一按。

“轟隆!”

瞬間,天穹之上的萬千寒冰落下,凝聚成了一尊約莫百丈大小的寒冰手掌,轟然鎮壓而下。

“不?”

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威壓,屍幽眼神驚恐到了極致。

那道由萬千寒冰凝聚成的大手,就如同一座百丈大嶽,具有極為恐怖的力量,屍幽根本無法阻擋。

這一刻,魅女心中震動無比。

她冇想到,江玄手中,不僅有青蛇堂主交給他的聖王境畫卷,還有青瑤公主這位就算在皓月長洲大地上,都無比傳奇的天驕人物的保命玉佩。

魅女心中震撼不已,同時,她也在暗中猜測,江玄的真正身份,莫非是大齊皇室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