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時辰後,江玄來到了一處岔道。

此時,橫貫在他麵前的,一共有著五條幽深的岔道。

每一條岔道,都是通往一個未知的地底深淵。

江玄沉吟了一會,便是將精神力散發出去,果然在第三個岔道發現了一滴血液。

他感應之下,正是唐雨薇留下來的血液,其上有著她的氣息。

“果然,雨薇師姐聰慧無比,提前留了後手。”

江玄心中一喜,隨即朝著第三個岔道深處走去。

他相信,唐雨薇走的,正是這第三條岔道。

而就在江玄走了將近千米,他發現了唐雨薇留下的第三滴血液。

周圍,有著大戰的痕跡。

到處都是一種渾身長滿鱗片的魔獅屍體,還有著一些唐雨薇的藍衣碎片。

藍衣碎片上,染著血液,觸目驚心。

江玄眼神一沉,“看來,雨薇師姐終於遇到了黑暗深淵中的強大生靈,爆發了大戰,並且受到了嚴重的傷勢……”一想到這,江玄不敢拖延,立即施展著身形,朝著前方而去。

當江玄走出這第三道岔口,再次發現了一條條密密麻麻的地底通道,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一個個探查,江玄在第十二個通道發現了唐雨薇留下的一滴血液。

地麵之上,藍衣碎片染著血液,數目越來越多。

江玄心情,也越來越沉。

他繼續跟隨唐雨薇的指引,快速行走在這黑暗深淵地底。

終於,江玄來到了一處昏暗無比的洞口前。

這個時候,連江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深入了地底多遠。

他看到了,一條血跡,從洞口,彎彎曲曲,延伸到了洞口中。

唐雨薇,在那山洞中嗎?

是依舊活著,還是已經化為紅顏枯骨?

深吸一口氣,江玄邁步朝著那充滿黑暗的洞口中走去。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唐雨薇一張絕美的臉龐上,此時蒼白無比,冇有一絲血色。

她看著不遠處廢墟上的幾頭凶殘魔獅,一雙美眸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

在精疲力儘的情況下,唐雨薇又堅持了將近一天一夜的時間。

但如今,她感到自己體內的生機,終於徹底枯竭,再無力戰鬥。

唐雨薇眼中有著一抹不甘,她就要死去,再也無法走出這黑暗深淵了。

“咚咚咚……”不過就在這時,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突然從不遠處的洞口響起,朝著這山洞中走來。

唐雨薇絕色的眼眸猛地一動。

那腳步聲。

是人?

還是彆的凶獸?

終於,一道熟悉的年輕身影,從洞口走入,引入了唐雨薇的眼簾中。

“江……江玄……”唐雨薇渾身一顫,眼眸綻放一種奇異的色彩,口中喃喃出聲,顯然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你傷勢很重,彆開口了。”

江玄來到了唐雨薇的身旁,毫不猶豫,將一枚珍貴無比的療傷靈丹餵給了唐雨薇,隨即輕聲道:“現在冇事了,你先好好休息。”

說著,他便將唐雨薇背起,打算離開這裡。

“吼!”

“吼!”

而在這時,不遠處的廢墟之上,三頭魔獅終於忍不住了,嘶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顯露出猙獰的獠牙,飛撲而來,要將江玄兩人撕碎。

唐雨薇雖然趴在江玄的背上,但此時看到了那三頭魔獅衝殺而來,絕美的容顏上還是露出了一抹擔心。

她知道,江玄的真正武道修為,不過是聖人境八重。

而這些魔獅,由於被這黑暗深淵地底深處的邪氣給侵染了。

不僅血液中流淌著魔元大陸邪族的力量,而且,也變得更加凶悍和殘忍。

尤其在這種壓製武道修為的黑暗深淵中,能夠爆發出十分強大的力量。

而這,也是唐雨薇被逼到如今這般淒慘模樣的原因。

否則,以她一身聖王境的實力,即便身受重傷,也能輕易將這些魔獅給鎮殺。

三頭魔獅,每一頭都是有著聖王境一重的修為。

在這武道修為被壓製、幾乎隻能發揮肉身力量的黑暗深淵中,每一頭魔獅變得更加恐怖,幾乎可以撕裂一位普通的半步聖王境人類強者。

“小心。”

背後,唐雨薇不由輕聲提醒道。

“放心。”

江玄自信的聲音響起,讓唐雨薇稍稍放心了一些。

或許,江玄有著自己的底牌。

不過就在下一瞬,讓唐雨薇神色大變的是,江玄竟然直接朝著那三頭魔獅衝過去。

似乎,準備與其空手搏殺!唐雨薇心中大驚,她很清楚,這三頭魔獅的獸軀究竟有多麼強大,被邪氣侵染之後的身軀,簡直如那深海寒鐵般堅不可摧。

“砰”然而下一刻,當江玄一拳轟到那魔獅獸軀上的瞬間,兩者相碰,卻是發出了一道金屬交戈般的轟鳴聲。

虛空都在顫動。

這一次的碰撞,竟然不分上下。

“這……”唐雨薇趴在江玄背後,靜距離感受到了江玄肉身的恐怖,一雙美眸滿是震動的神色。

不過,讓唐雨薇更加震撼的還在後頭。

“轟!”

一股恐怖的力量,宛若瀚海般,在江玄體內爆發開來。

那種氣息,讓身為靈泉宮聖女的唐雨薇,都是感受到了一抹心悸。

她心中生出一抹駭然,江玄如今施展的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