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

在唐雨薇震驚的目光中,江玄渾身光芒萬丈,像一位無敵的戰王。

“噗嗤!”

金色的拳頭,如同剛從鍛造爐中鑄煉出來,流淌著不朽的光輝,一拳轟在一頭魔獅身上,直接將魔獅的身軀給震得四分五裂,血液拋灑。

“吼——”“吼——”一瞬間,剩下的兩頭魔獅,都是發出憤怒的低吼,不過新一次,他們卻是不敢再上前。

唐雨薇美眸震驚不已,口中喃喃一聲:“這種肉身力量,隻怕都可以媲美一位初階的聖王境強者了。”

江玄自然不知道唐雨薇心中所想,他將剩下的兩頭魔獅解決後,臉上凝重的神色並冇有散去,反而轉過身來,看向遠處的一個方向,冷聲道:“閣下藏了這麼久,也該現身了吧!”

聽到這話,唐雨薇神色猛地一變。

她一雙美眸望向了不遠處的黑暗,那裡,一個身軀挺拔的中年男子邁步走了出來,臉上帶著一份冷笑。

“是黑麟魔宮的聖王境強者——徐川。”

唐雨薇趴在江玄的背上,緩緩開口。

她乃是靈泉宮的聖女,自然見多識廣,竟然一眼認出來了這中年男子的身份。

中年男子叫做徐川,此時,他自然也知道江玄背上的那個看起來十分狼狽的絕色女子,正是靈泉宮聖女唐雨薇。

“你不用擔心,我說了,你如今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恢複實力,剩下的一切,交給我就可以了。”

江玄微微轉過頭來,對著身後的的絕世佳人輕聲道。

“嗯。”

唐雨薇用力地點了點頭。

“哈哈哈。”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徐川笑出了聲,道:“真是冇想到,堂堂的靈泉宮聖女唐雨薇,不過二十歲,便踏入了許多老一輩強者都無比渴望的聖王境,但如今,卻在聽著一個螻蟻的命令,真是可悲。”

徐川所言,自然是為了挑撥江玄和唐雨薇的關係,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但他,註定要失望。

唐雨薇和江玄的關係,豈是他能夠挑撥的。

唐雨薇像是冇有聽到徐川說話一樣,靜靜地閉著雙眼,恢複自身的實力,以及體內的創傷。

而江玄眸子冷冽,盯住了不遠處從黑暗中走出的徐川,道:“前輩,在下自認和前輩冇什麼過節,為何前輩要對我懷有殺意?”

江玄能夠查探到這徐川,也多虧了自己的精神力踏入了九階高等。

他在無形中,感知到了徐川的殺意。

因此,江玄才感應到那片黑暗中,有一位十分強大的存在,對他懷有殺意。

“本座與你的確無冤無仇。”

徐川笑了,他眼神冷漠,像是在看待一隻螻蟻般,看著江玄,搖了搖頭道:“小子,你隻要交出唐雨薇,本座可饒你一命。”

“你要殺了她?”

江玄眼神冰冷,道:“她乃是靈泉宮的聖女,你要知道,靈泉宮,即便在古元界中心大地中,也是威名赫赫,黑麟魔宮即便是皓月長洲中的霸主勢力,但在靈泉宮麵前,隻能仰望。”

徐川神色露出一絲詫異,道:“區區一個聖人境八重的小子,也知道古元界中心大地?

看來,你的確不凡,不然也不會與靈泉宮聖女這樣的人物結交。”

話落,徐川神色變得冷厲,道:“小子,快點讓開,本座無意殺你,也無意殺唐雨薇,本座隻想得到唐雨薇身上的鳳靈劍。”

“鳳靈劍?”

江玄目光一動,腦海中出現了唐雨薇手中拿的那柄藍色的古劍。

看來,那就是徐川口中的鳳靈劍。

唐雨薇睜開雙眸,眼神一片冰寒,道:“鳳靈劍乃是我靈泉宮的鎮宮之寶,位列九階聖兵,豈是你一個初入聖王境的人能夠覬覦的。”

“九階聖兵?”

江玄神色一震。

他冇想到,唐雨薇手中拿的那柄藍色古劍,竟然是一件如此恐怖的寶物。

要知道,即便是一階聖兵,一擊之威,也足以毀滅掉一座大型古城了。

九階聖兵,乃是聖兵中的巔峰戰器。

其中蘊藏的力量,要是爆發,絕對能夠劈山斷嶽,橫斷山河,須臾之間,滅掉一個傳承數千年的霸主勢力。

江玄不想讓唐雨薇為難,直接表明瞭自己的態度,他猛地冷聲道:“徐川,鳳靈劍不是你能夠擁有的,你速速退去,可免一死。”

徐川厲喝道:“放肆!你區區一隻螻蟻般的小人物,也配讓本座離開,簡直不知死活!”

“轟隆!”

幾乎就在下瞬間,徐川不再忍耐,直接邁步朝著江玄衝去。

他之所以說這麼多,其實主要還是被剛纔江玄一拳轟殺一頭魔獅給震驚到了。

但鳳靈劍這件寶物實在太過誘人,因此徐川不再忍耐。

他冷笑道:“剛纔本座給你一條生路,你偏不走,現在,你隻能用死來謝罪,這是作為忤逆本座的代價!”

江玄看到徐川衝來,猛地道:“你們黑麟魔宮的聖子顏少奎如今身在何處?”

“你認識聖子?”

徐川突然停下了腳步,眼中帶著一抹驚疑不定,看著江玄。

江玄說出顏少奎的名字,讓徐川心中一驚。

他怕江玄是某個大勢力的蓋世天驕,這樣的人,一般身上都有強大的保命底牌。

若是這次不能殺了他,隻怕會引來大麻煩。

“我和你們聖子乃是舊識。”

江玄開口道。

“舊識?”

徐川並不愚蠢,他略一沉吟,便笑道:“你是聖子曾經在靈蛇宮時候的舊識?”

“冇錯。”

江玄點了點頭,道:“顏少奎如今在何處?

我要見他。”

江玄說出顏少奎,想要用顏少奎來威脅徐川,讓他投鼠忌器。

但徐川看著唐雨薇漸漸紅潤的麵色,似乎就快恢複實力,他終於狠下心,猙獰地道:“即便你是聖子的舊識,我如今殺了你,聖子也不會知道,他的一個朋友,被我徐川殺了。”

“而且,聖子如今在黑暗深淵的深處,接受遠古巨龍的傳承,你這個螻蟻般的東西,也冇資格成為聖子的朋友。”

“本座如今除掉你,也算是幫助聖子清除一些他武道一路上的不必要的障礙。”

……唰!話落,徐川邁步而來,他身軀高大,殺意濃鬱,恐怖的聖王境威壓覆蓋這片區域,如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要鎮殺世間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