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川身旁,一具黑色的高大骷髏架子從黑氣中走出來。

一股邪惡無比的陰冷氣息,釋放而出,空氣彷彿都要被凍結。

彆說唐雨薇和江玄,就是將這黑老祖召喚出來的徐川本人,都是身軀一顫,眼中帶著驚恐。

黑老祖站在那裡,它那空洞的骷髏眼孔中,燃起了兩團黑色的火焰,看向江玄,陰惻惻笑道:“一個不過聖人境八重的螻蟻,竟然讓徐川你如此忌憚,甚至還請本老祖出手,你這麼多年,難道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嗎?”

徐川聽到黑老祖毫不留情的訓斥話語,心中頓時有著一股怒意升騰,但他不敢反駁,反而拱手奉承道:“老祖,教訓的是。”

黑老祖看向江玄背上的唐雨薇,空洞的骷髏眼孔中,黑色火焰微微顫動,道:“小女娃,你的資質還不錯,如今立下神魂種子,奉老祖我為主,本老祖可以讓你留下性命。”

“還有你……”黑老祖再看向江玄,冷冰冰道:“你,區區一隻螻蟻,冇有任何的價值,本老祖心慈人善,你就直接自裁吧!”

直接自裁!黑老祖的聲音,淡漠,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彷彿,它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王,可以主宰江玄的命運。

唐雨薇冇有開口,隻是緊緊抱住了江玄的腰部。

“很好。”

黑老祖見到這一幕,語氣頓時變得陰冷了下來,道:“那你們便一起去死吧。”

“轟隆!”

這一刻,黑老祖直接化為一道黑色的旋風,宛若沾滿了黑色劇毒的骷髏架子,直接衝到了江玄的身前,對著他一掌拍出。

“嗡!”

這一刻,江玄隻覺得一股可怕的力量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

哢嚓!哢嚓!甚至是,就連他腳下的大地,都是直接寸寸崩碎開來。

徐川站在不遠處,心中冷笑道:“哼,小子,敢和本座為敵,你即便肉身再強大,也註定要斃命在黑老祖的手中!”

徐川很清楚,黑老祖究竟有多麼恐怖,他絕對可以一瞬間讓一個武者的神魂磨滅。

“啊!”

而在這一刻,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徐川心中大喜,在他看來,江玄已經斃命。

不過當他看向不遠處,卻是一瞬間傻眼了。

“怎麼可能……”徐川驚駭大叫道。

隻見,黑老祖的手掌按在江玄的頭頂上方,但江玄卻冇有立即斃命。

反而江玄的眼珠在這一刻,變成了金色。

而且,江玄身上,湧動出了一種讓徐川這位聖王境一重強者都感到恐懼的氣息。

那種氣息,無比得可怕,彷彿一位至尊帝王般。

徐川駭然發現,此時江玄體內湧出的那股氣息,和黑老祖身上的氣息,十分相似。

但江玄身上的氣息,卻比黑老祖身上的氣息還要恐怖。

“這怎麼可能!”

徐川發出驚怒的大叫聲。

他見到,黑老祖此時像是被“黏”在了江玄的頭頂之上。

剛纔那聲淒厲無比的慘嚎,根本就不是江玄發出,而是黑老祖發出來的。

這一刻,趴在江玄背上的唐雨薇,一雙美眸也是露出了深深的震撼。

“這是至尊的氣息?”

“不!至尊強者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在一陣陣驚恐的大叫聲中,黑老祖那五米多高的黑色骷髏架子猛地收回了手掌,連連後退,隨即化為一股黑氣,衝入了徐川手中的玉盒中。

黑老祖,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重創。

“哼!”

江玄冷哼一聲,嘲諷的看了一眼徐川,他剛剛動用了至尊神龍的力量,什麼狗屁黑老祖,在至尊神龍麵前,那就是孫子。

“你……”“噗!”

見到這一幕,徐川胸口一悶,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他心中十分不甘。

這個小子,不過聖人境八重。

怎麼肉身竟這麼強大,還有如此詭異的手段,連黑老祖都重創了。

“逃。”

這一刻,徐川連忙朝著遠處狂奔。

剛纔他召喚出黑老祖,失去了三斤血肉,此時已經無比虛弱。

本以為可以橫掃一切。

但結果,黑老祖遇到了江玄,卻像是老鼠遇見了貓,被剋製得死死的。

這樣的落差,讓徐川心中都種想死的衝動。

他那三斤血肉,簡直白送了。

而且,因為失去了三斤血肉,徐川如今肉身之力無比虛弱,隻能逃走。

“還想逃?”

江玄見到徐川逃走,眼中殺意一閃。

“八脈靈脈!”

江玄爆喝一聲,雙手指尖連連點出。

“噗嗤!”

“噗嗤!”

“噗嗤!”

瞬間,一道道不同顏色的屬性力量光束轟然射出,將徐川的雙腿直接洞穿。

嘭咚!徐川整個身軀直接狠狠摔在了地上。

“屬性的力量!”

徐川心中震動不已。

他看向江玄,突然發現這個一直被自己看輕的年輕人,身上有著太多太多的恐怖詭異手段,根本不是自己都能想象的。

“死吧!”

江玄手持銀龍劍,劍光一閃,直接將徐川的頭顱斬斷,終結了一位聖王境一重強者的性命。

唰!大手一吸,徐川的屍體上的玉盒以及儲物戒指被他吸到了手中。

一位聖王境一重武者的身家,定然不菲。

“呼!”

江玄將徐川頭顱斬斷的瞬間,這才長出一口氣。

斬殺一位聖王境一重強者?

這要是換作平常,江玄根本想都不敢想。

一位聖王境武者,哪怕隻是初階,在整個天靈大陸,那都是頂尖強者了。

要是在黑暗深淵外,十個江玄恐怕都不夠徐川殺的。

但如今,在這黑暗深淵中,徐川卻是一步錯,步步錯,最終憋屈死在了江玄這個不過聖人境八重的‘螻蟻’手中。

此時,唐雨薇吞下了不少江玄給她的療傷聖丹,恢複了一些力量,她勉強能夠站起身。

唐雨薇看向江玄,恢複了往日的清冷表情,不過語氣冇有絲毫的冷意,柔聲道:“江玄,我們要深入這黑暗深淵嗎?”

“當然要。”

江玄點了點頭,道:“根據剛纔那徐川所說,黑麟魔宮的聖子顏少奎正在掠奪遠古巨龍的傳承,那條巨龍,我也十分感興趣。”

“我陪你一起。”

唐雨薇冇有提出任何建議,隻是一字一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