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雨薇陪江玄一起,江玄自然不會拒絕。

雖然唐雨薇一身聖王境修為在這黑暗深淵的地底世界無法施展,但她終究是聖王境的強者。

而且,根據唐雨薇所說,她手中的九階聖兵在這黑暗深淵中,可以爆發一絲威能,讓江玄大喜。

一件九階聖兵,哪怕隻是爆發一絲威能,那也是極其恐怖。

兩人的速度極快。

此時,在江玄那療傷聖丹的作用下,唐雨薇一身的修為,也是恢複了將近十分之三。

一路上,遇到了諸多魔獅,亦或是其他的凶獸,根本無需江玄出手,唐雨薇三兩下便解決了。

當兩人最終抵達黑暗深淵的真正下方時候,卻又發現了一片地底深淵。

深淵之下還有深淵!江玄和唐雨薇對視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動。

顯然,兩人都冇想到,這黑暗深淵之下,竟然還有一個深淵。

這種浩瀚的地勢,也不知道是天然形成的,還是古強者鑄造出來的。

唐雨薇美眸盯著那一片深淵,道:“我來之前,曾從我們靈泉宮的古籍中瞭解過,這葬魂塚中的黑暗深淵,據說是當年一位人族大能和邪族巨擘的大戰形成的地勢。”

“那邪族巨擘叫做邪龍皇,有著媲美人族至尊的蓋世修為,他從邪族降臨古元界大地,屠戮生靈,犯下滔天大罪。”

“天怒人怨下,一位人族中的大能終於出手。”

“據說,那位大能當時正和邪族一位邪尊對峙,結果隻是用一絲頭髮,化為一具分身過來,和那邪龍皇大戰三天三夜,將邪龍皇鎮殺,分身也消散在了這裡。”

……聽著唐雨薇的話語,江玄心中十分震動。

十萬年前,古元界大地上果然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

聖皇行走大地,至尊製霸一方,大帝皇者,高高在上,主宰蒼生。

即便是至尊帝王,在那個黃金年代,也是經常出如今世間,給世人帶來強大的修行之法和傳承。

江玄道:“你的意思,當年殺了邪龍皇的那位人族大能,是媲美至尊的恐怖存在?”

唐雨薇點了點頭,一雙美眸也是露出敬仰之色,道:“能夠與邪族邪王對峙,一根髮絲變化的分身便可鎮殺一位邪族中的皇者,可見,其實力絕對通天,在十萬年前那個輝煌大世,都是巔峰一列的存在。”

江玄深吸一口氣,道:“如今當務之急,就是先尋找那巨龍的屍體。”

黑暗無比的深淵下,一切都是被隱藏在黑暗之中,偶爾有黑色的邪氣翻滾。

唐雨薇秀眉微微一皺,道:“我們冇有具體的訊息,根本無法尋找巨龍屍體。”

“不見得。”

江玄搖搖頭一笑,道:“我來查探一番。”

查探一番?

唐雨薇正想問江玄如何查探。

但下一刻,她眼神中,陡然生出一絲驚奇之色。

她看到了,江玄本是漆黑的雙眸,此時被一種濃鬱的金光所覆蓋。

那種白光,唐雨薇能夠感受到一種十分強烈的力量。

“這是……”唐雨薇眼中閃過一抹驚異的神色,雖然和江玄已經相識許久了,但她發現她似乎越來越看不懂眼前這名青年了。

而江玄自然不知道唐雨薇心中所想,此時他施展的,自然是那破妄靈符。

通過破妄靈符,他可以觀察到周圍任何有力量波動的異狀。

江玄此時能夠觀察到,那本是漆黑一片的深淵中,不僅有邪氣,更有紫金色的龍氣在洶湧。

甚至是,仔細傾聽,隱隱約約有龍吟聲響起。

“當年隕落的巨龍屍體,一定就在這片深淵之下。”

江玄收回目光,對著唐雨薇道。

“那就下去吧。”

唐雨薇開口,她伸出玉手,靈光閃耀,一艘巴掌大的靈舟出如今江玄的視野中。

江玄眼神一亮,道:“虛空靈舟?”

他從《真龍秘典》中找尋到了這種寶物的名稱和用處。

這種靈舟,無需動用任何修為,隻需要將元晶石放入靈舟中的凹槽處,便可操控這種靈舟,進行趕路和飛行。

甚至是,有的靈舟上,印刻了攻擊和防禦靈陣,可以用來對敵和守衛。

唐雨薇詫異看了江玄一眼,冇想到江玄竟然一眼就認出了她手中的靈舟。

她輕輕點頭,道:“冇錯,就是虛空靈舟,這件寶物,是我回到靈泉宮後,祖母送給我的”唐雨薇是靈泉宮聖女,她的祖母,自然是靈泉宮的宮主,修為高深莫測,傲視北海。

江玄道:“有時間,我會去拜訪你的祖母。”

轟隆!而就在這時,黑暗深淵底下頓時傳來一陣轟鳴聲。

那轟鳴聲中,似乎還夾雜著一些慘叫聲。

“走,去看看。”

江玄立馬說道。

唐雨薇點了點頭,玉手中的靈舟一拋。

嗡!那巴掌大的靈舟,頓時在空中膨脹開來,化為一艘可以容納兩人的巨大靈舟。

江玄和唐雨薇跳上靈舟,將幾塊元晶石塞入靈舟後方的凹槽中,隨即朝著深淵之下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