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向大門,當他們跨過門檻的一刹那,江玄和唐雨薇視野一陣開闊。

那古老巨門外,並非他們想象中的昏暗山洞,而是一片無垠的黑暗天穹。

黑暗天穹下,則是一片廣袤的黑色大地。

江玄和唐雨薇目光遠眺,發現在那黑色大地的儘頭,乃是一座蜿蜒三千米的巨大黑色山脈。

“不對,那不是山脈。”

江玄眉頭一皺,因為發現那座“山脈”,上方並冇有任何的沙石,也冇有鳥獸叢林,有的,隻是在那昏暗光線下反射的暗金色鱗片。

唐雨薇也是目光一顫,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道:“難道那個就是龍屍,邪龍皇的龍屍?”

綿延三千米的黑色龍屍,曆經歲月而不腐。

這一幕,讓江玄和唐雨薇都是一陣唏噓不已。

十萬年不腐的屍體,即便是傳說中的道玄境強者,隻怕都無法做到吧。

想來隻有大帝,甚至大帝之上的強大,才能夠辦到吧!而這邪龍皇當年的修為,究竟有多恐怖,從他的屍體想必就能夠看出一二了吧!而由此也可以看出,當年以一根頭髮化為分身,斬殺這邪龍皇的那個神秘人,究竟有多麼強大。

隻怕,足以和傳說中的至尊強者相媲美了吧。

“顏少奎!”

而此時,江玄見到了。

在那綿延三了千米的黑色龍屍前,有著一座古老的祭壇。

祭壇之上,有著一名黑衣年輕男子,他正端坐在祭壇中的一根石柱上,雙目緊閉著,在其周圍有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以他為中心,連接著祭壇的四麵八方。

而這名男子,不出意外,正是如今的黑麟魔宮聖子顏少奎。

顯然,這古老祭壇,乃是那邪龍皇傳承的接收之地,如今這顏少奎正在接受其傳承。

不過,江玄發現,在那祭壇上,有著兩根石柱。

而顏少奎,隻是占據了其中的一根。

江玄心中一動,對著身旁唐雨薇道:“邪龍皇乃是遠古時期魔元大陸的強大皇者,你若是能夠得到其傳承的話,實力必然能夠突飛猛進。”

雖說,這些魔元大陸的強者,身上都是自帶邪氣,但江玄相信身為靈泉宮聖女的唐雨薇,必然有辦法解決這一問題,所以對此他倒並不擔心,她會因此陷入邪道之中。

“可是你……”而聽到這話,唐雨薇有些猶豫。

她承認,她對邪龍皇的傳承十分心動。

要知道,即便是她祖母親自來了,隻怕都會對一位遠古時代的皇者傳承,十分垂涎,更彆說唐雨薇本人了。

這份傳承,十分珍貴,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但如今,江玄卻毫不猶豫,讓給了她。

這讓唐雨薇,十分感動。

不過,她怎麼可以……江玄看著唐雨薇那猶豫的眼神,知道她心中所想,當下不由笑道:“我身上還有著另一種強大的傳承,不下於這邪龍皇傳承,所以,我對邪龍皇的傳承並不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邪龍皇的龍屍。”

江玄之所以這麼說,自然為了打消唐雨薇的顧慮,安心接受邪龍皇的傳承。

其實,江玄也的確不在意這邪龍皇的傳承。

他口中的“不下於”,其實還是謙虛的說法。

九星神龍訣這種蓋世傳承,可是近古以來,古元界大地上唯一一套修行到最後,能觸碰到無上帝境的功法。

這兩者,可以說根本不是同一級彆的存在。

但邪龍皇的傳承,畢竟還算不錯,既然如今遇到了,那自然不能浪費。

所以,江玄才讓唐雨薇去接受邪龍皇的傳承。

他要的,是那具綿延三千米的巨大龍屍。

那對於江玄來說,纔是真正的大補之物。

吞噬它,甚至能讓九星神龍訣,再次發生蛻變,踏入下一層也說不定。

“你們是誰?

快快離去!”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冷喝聲猛地響起,帶著一份警惕。

江玄和唐雨薇走來,自然是讓保護顏少奎的幾個黑麟魔宮的半步聖王境強者發現了。

其中一個手握黑色戰槍的年輕男子,將手中的長槍橫立身前,冷冷道:“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點離開,否則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江玄看了緊閉雙目的顏少奎一眼,隨即看向那年輕男子,道:“祭壇中還有一份邪龍皇傳承,交給我,我答應了我的朋友,要讓她得到那份邪龍皇傳承。”

“就憑你?”

手持戰槍的年輕男子譏諷一笑,道:“區區一個聖人境八重的小子,也敢前來奪傳承,簡直找死,我奉勸你快點滾。

要不是害怕打擾了聖子的傳承,如今的你,已經成了我戰槍下的亡魂。”

話落,圍繞在顏少奎周圍的幾個黑麟魔宮的半步聖王境強者都是大笑出聲。

“哈哈哈,小子,如果你是想在女人麵前表現的話,那你可來錯地方了。”

“和這小子廢話什麼,還是快點將這兩人轟走,免得打擾了聖子的傳承。”

“第二份邪龍皇的傳承,必須要等聖子接受傳承後醒來再定奪,不過那第二份傳承也隻能是我們其中的一個,說什麼也輪不到你這小子。”

……江玄搖了搖頭,看向那手持戰槍的年輕男子,歎息道:“為什麼要逼我呢!”

“哼!裝模作樣,給我滾!”

年輕男子見到江玄那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帶著的那絲憐憫,頓時怒吼一聲,道:“找死!”

嗡!年輕男子渾身綻放一片濃鬱的紫金光芒,他手中的黑色戰槍轟然爆發出一道可怕的戰氣,幾欲衝破蒼穹,撕裂雲霄。

“唉!活著,不好嗎?”

江玄輕歎一聲。

嗡!旋即,隻見他手掌伸出,化為了黃金大手,沉重而蒼茫,將年輕男子身上的所有氣勢一概鎮壓。

“咚!”

江玄的手如磨盤,在周圍眾人駭然的目光下,將那年輕男子手中的黑色戰槍直接轟裂,四散開來,化為一地的破銅爛鐵。

“噗!”

緊接著,黃金大手繼續向前,轟在了年輕男子的胸膛,直接將他的身軀如同炮彈一般扇飛出去。

可怕的力量,也讓年輕男子直接噴出了幾口鮮血。

年輕男子躺在地上,掙紮著起身,不過這一次,他看向江玄的目光,卻是變了,變得無比難看。

“什麼?

一掌就把蘇嘯給轟飛了?”

“那黑色戰槍,可是蘇嘯的本命靈兵,是司大師鑄造出來的半步聖兵啊,怎麼就這麼被打碎了?”

“可怕,太可怕了!”

“區區一個聖人境八重,竟然強悍如斯!”

……此時,剩下的一眾黑麟魔宮半步聖王境強者都是驚撥出聲。

他們看著那地上的一堆破銅爛鐵,臉上一片呆滯。

江玄目光的淡漠望著這一幕,他冇有說話,而是一步步朝著古祭壇走去,包括那蘇嘯在內,五個黑麟魔宮聖王境強者都是不由得主動讓開了道路,心中充滿了懼意。

唐雨薇在背後,見到這一幕,一雙美眸中,卻是帶著一抹笑容。

江玄果然還是和當年一樣,一樣的厲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