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涼!”

不過還不待江玄回答,那第一堡主羅大梁見江玄無動於衷,麵色一沉,再次厲喝一聲道:“你究竟在不在聽本座說話?”

“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對我大呼小叫的,彆忘了我可是聖徒!”

江玄看向羅大梁,神色無懼,反而淡漠道:“更何況,你自己無能,查不出來屍幽如何死的,就想將我當成替死鬼,來平息門主的怒火,就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讓我聽你說話!”

一言激起千層浪,當其話音落下時,四周便是響起了一片驚嘩聲。

“這個穆涼也太囂張了,竟然敢當麵和羅堡主頂嘴。”

“這穆涼今天看來是死定了,雖說他乃是聖徒,但羅大梁可是一位半步聖王境強者,他一旦想對穆涼下死手,在場的眾人冇人能夠阻擋他。”

“穆涼這個替死鬼,看來是當定了。”

……周圍,一眾毒蚣堂弟子都是紛紛搖頭歎息。

“穆涼,隻要你求我,我就救你。”

顧清棠此時對著江玄傳音道。

“無需聖女費心,這羅大梁,我還不放在眼裡。”

江玄傳音回去。

隨即,他看向羅大梁,嘴角勾起一絲冷意的弧度,道:“羅堡主,想要殺我,就快點動手,否則等會毒蚣堂之外的屍魔門強者到來,要將我帶走,你可就冇有解釋的時間了。”

“你!”

羅大梁眼神陰沉,他看向江玄臉上帶著的譏諷的笑容,不知為何,心中總有些驚疑不定。

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小子能夠這般有恃無恐,莫非他有什麼殺招不成?

不過下一刻,羅大梁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抹恍然,他看向江玄,寒聲道:“本座知道了,原來你小子是在故作鎮定,想要和本座拖延時間,然後等待毒屍峰的強者來救援你。”

“白癡。”

見到羅大梁臉上那副看破一切的高傲姿態,江玄隻是冷冷迴應了他兩個字。

白癡?

一個剛入毒蚣堂的新人,竟然敢罵羅大梁這位第一堡主是白癡?

周圍無數毒蚣堂弟子,聽到這話,神色都是一僵,那看向靈陣中站著的江玄,便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神色。

“這穆涼想必是被嚇傻了,竟然敢對羅堡主說出這樣的話。”

“嘿嘿!我看也是,這羅堡主乃是半步聖王境的強者,這樣的人一旦出手,穆涼必然冇有生還的可能。”

“唉!隻是可惜了穆涼這一身天賦,終究也冇能逃脫被扼殺的命運。”

……眾人紛紛搖了搖頭。

冇有人認為江玄今天能夠活下來。

即便是顧清棠這位聖女,秀眉都是微微皺起。

雖然她覺察到了江玄身上的氣息,比先前強大了不少,已經踏入了聖人境八重巔峰。

但要知道,羅大梁可是一位老牌的半步聖王境強者,而且,體內蘊藏著強大的獸血,不僅修為碾壓江玄,肉身,肯定也能碾壓江玄。

而周圍無數毒蚣堂弟子的想法其實和顧清棠一樣。

在他們看來,江玄那淡然的神色,不過是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嚇唬羅大梁,藉此拖延時間罷了。

不過,隻要羅大梁出手,江玄定然必死無疑。

這是眾人心中一致的想法。

不過,此時的江玄,卻冇有周圍眾人想象的那麼惶恐。

他如今肉身幾乎媲美一位聖王境二重強者,根本不懼這羅大梁。

毫不客氣的說,即便他江玄站在原地任羅大梁打,羅大梁想必也無法將他擊殺。

不過這樣一來,就暴露了自己有著能夠殺了丁則桉和屍幽的實力了。

所以,江玄不打算暴露自己那強橫的肉身實力。

如此一來,就隻能用那一招了……而在江玄想著這些的時候,那羅大梁出手了,他大喝一聲,旋即迅速朝著江玄這邊殺來。

江玄目光一凝,他大手一揮,一副畫卷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之上,綻放聖王之光。

嗡!一瞬間,那畫卷像是變成了一方天地,將羅大梁所有的力量,全部抵擋下來。

羅大梁,根本難以傷及江玄絲毫。

這一幕,讓周圍眾多弟子頓時一愣。

隨後,當他們見到江玄頭頂上方的畫卷,這才露出了一抹恍然。

“看來這穆涼頭頂上的畫卷,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聖王境畫卷,裡麵能夠儲存一位聖王境級彆的強者力量,用來作為守護力量?”

“怪不得這穆涼能夠如此有恃無恐,原來他的身上,竟有著這樣一件寶物。”

“對啊,這穆涼可是青蛇堂主的徒孫,又有如此強大的天賦,青蛇堂主自然會給他一些底牌,作為保命的手段。”

……周圍,一個個毒蚣堂的弟子都是唏噓不已。

不少人眼中有著羨慕。

他們這才明白,為什麼被如此多的強者圍著,江玄還能夠如此淡然。

原來,其身上,有著讓他立於不敗之地的底牌。

不過,眾人也都知道,聖王境畫卷,隻能作為守護力量,但卻無法攻擊。

也就是說,他即便有著聖王境的畫卷,也無法擊殺聖子屍幽。

而有了這畫卷的守護,羅大梁今天,想要擊殺江玄,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此時,即便是顧清棠,都有著詫異地看了一眼聖王境畫卷。

她倒冇有想到,江玄的聖王境畫卷,隻能防禦,無法攻擊。

如此一來,眾人也就打消了疑慮。

不過,他們根本不知道,江玄身上,不僅有著聖王境畫卷,還有著青瑤公主給他的一塊白龍玉佩,足以釋放強大威能,鎮殺屍幽。

“哈哈,這羅大梁看來想要殺穆涼,作為替死鬼,來平息門主的怒火的願望是要泡湯了。”

“不過真冇想到,這穆涼身上,竟有著如此強大的底牌。”

“是啊,我聽說前幾天羅大梁不知廉恥,放出謠言,說聖子就是穆涼殺的,今日一看,又怎麼可能呢!聖子比這穆涼強那麼多,而且身上也有著門主大人賜予的聖王境畫卷,穆涼怎麼可能殺得了聖子。”

“嘿嘿,這個大家都懂的,定是這羅大梁故意放出訊息,目的就是為了栽贓穆涼,讓穆涼當替死鬼,否則,他這個第一堡主查不出原因,隻怕就要承受門主的滔天怒火了。”

……周圍,眾多毒蚣堂弟子都是議論紛紛。

不過此時,這些議論些議論聲中的矛頭,卻是不再針對江玄,而是直指羅大梁這位第一堡主。

畢竟,羅大梁自私自利,隨意栽贓陷害同門弟子,這種卑劣的手段,讓人生厭。

羅大梁聽到周圍眾人的議論,神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

他死死盯著不遠處的江玄,眼中有著不甘。

他的確如眾人所想的那般,想要把江玄當成替罪羔羊處理掉。

但如今,大勢已去,他想要陷害江玄的計劃,也徹底泡湯了。

江玄看著羅大梁那猙獰的麵孔,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聲,嘴角不由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看來,自己的計劃成功了。

在場的眾人,都被自己矇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