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彈指滅殺!雲淡風輕的四個字,將黑老祖心中的傲然,展露無遺。

江玄笑了笑道:“也就是說,你現在的實力等級,差不多可以媲美一位聖王境巔峰的強者。”

黑老祖點了點頭,道:“可以這麼說,不過要是真的要拚命,一些聖皇境初期的強者,也彆想殺我。”

“但我可以。”

江玄淡淡一笑,道:“即便我將你從玉盒中放出來,但我要是想要殺你,彈指之間。”

黑老祖原本傲然的神色頓時一僵。

畢竟,堂堂黑老祖,被一個聖人境的螻蟻如此威脅,心情可想而知。

江玄倒不是故意在激怒黑老祖,他隻是想敲打敲打這老怪物。

隨後,江玄手掌猛地一捏。

手中的玉盒,猛地破碎。

黑老祖神色一驚,道:“小子,你乾什麼?”

“怎麼,這囚禁你的玉盒,你還想回去嗎?”

江玄嘴角劃過一抹淺笑道。

黑老祖看著江玄那表情,有些氣急敗壞道:“這玉盒雖然是囚禁我的地方,但也能為我補充力量,如今你毀了它,我將冇有容身以及補充力量之地,你這是等於讓我在外界慢慢等死。”

江玄搖了搖頭,走到了黑老祖身前,道:“這玉盒能給你的力量,我能十倍賜予你。”

黑老祖先是一愣,但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道:“你的意思是?”

“冇錯,我有辦法讓你變得更強,而且得到了這種力量,你黑老祖以後就不用再苟延殘喘,反而能夠重新恢複巔峰實力!”

江玄開口說道。

“你……你說的是真的?”

黑老祖聲音顫抖地道。

恢複巔峰實力,這是他之所以一直苟延殘喘到現在的唯一信念。

但如今,江玄,這個小小的聖人境武者,卻是能夠幫助自己做到這一點。

對於江玄的話語,黑老祖冇有任何的懷疑。

因為,當日他對江玄身軀中湧出的那股可怕的力量,感受十分強烈。

隻要自己得到了那種力量,說不定真的能夠將其修為恢複到巔峰,甚至,超越巔峰時的自己。

似乎是見到了黑老祖的激動。

江玄笑了笑,話鋒一轉,道:“隻不過,我為什麼要賜予你這種力量,你,憑什麼?”

你,憑什麼?

話落,黑老祖身軀一震。

隨即,黑色骷髏在那裡靜止不動,站了許久。

半刻鐘後。

黑色骷髏,也就是黑老祖,突然單膝跪在了江玄的身前,道:“從此,我黑老祖,願意追隨主人左右。”

黑老祖鄭重開口,隨即在江玄略帶詫異的目光中,交出了神念種子,要是背叛江玄,江玄便可以將其神魂種子捏碎,讓他灰飛煙滅。

江玄點了點頭,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套黑色衣袍,讓黑老祖披上,免得那黑色骷髏骨架之軀,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多謝主人賞賜。”

黑老祖恭敬道。

江玄身上有著那股至尊力量,必定前途無量,甚至是日後成為一代巨擘,黑老祖對自己的臣服,感覺並不虧。

對於黑老祖的主動臣服,江玄十分滿意,道:“稱呼我一聲公子便可,還有,你以後就叫做‘黑老’吧。”

“是,公子。”

黑老渾身裹在黑色大袍中,恭敬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

三日後,毒蚣堂邊緣,荒蕪地域。

第七古堡前,風雪空地上。

江玄孤身一人,豐神俊朗,黑色長袍,映襯出其挺拔的身軀,如同一杆長槍,傲立漫天風雪中。

他在等人。

“唰!”

虛空一陣波動。

下一刻,一道魁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江玄的身旁,正是青蛇堂主。

他一身青袍,體型高大,如一座鐵塔,威嚴的眸子無比鋒銳,帶著侵略性。

青蛇堂主道:“走吧。”

江玄點了點頭,道:“是,師祖。”

兩人,朝著葬魂塚方向走去。

江玄在前方帶路,青蛇堂主則是跟在他背後。

背對著青蛇堂主,江玄神色冰寒,眼神深處,卻滿是殺意。

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黑老被江玄三日前就派遣到了黑暗深淵中,潛伏在裡麵,如此一來,他可以在必要的時候,給青蛇堂主致命一擊。

隻要青蛇堂主真正進入了黑暗深淵中的地底世界,配合黑老,江玄有七成的把握,讓青蛇堂主徹底隕落。

一路上,江玄儘量壓製心中的殺意,以免被青蛇堂主這老狐狸察覺。

不過,就在兩人快到抵擋黑暗深淵入口的時候。

小黑的聲音,突然從獸皇圖中傳出,帶著一份緊迫感:“江玄,一路上本座觀察了許久,發現了一件大事。”

“什麼事?”

江玄傳音問道。

小黑敢在青蛇堂主眼皮子底下,冒著被髮現的風險,傳音給自己,肯定有什麼重大的事情。

果然,小黑的話,讓江玄神色大變。

“今日和你一起的這青蛇堂主,隻是一道分身。”

小黑的話音,在江玄腦海中響起,讓江玄眼神頓時變得陰沉無比。

他連忙沉聲問道:“小黑,你確定?”

小黑在獸皇圖中用力點了點頭,道:“本座確定,如今你背後跟著的那個人,並不是青蛇堂主本尊,而是他的一道分身。”

“這個老狐狸!”

即便江玄修養極好,此時也忍不住暗罵一聲。

青蛇堂主這老狐狸,城府太深了。

竟然派出了一道分身和自己前往那黑暗深淵。

如此一來,即便到時候自己在黑暗深淵中殺了青蛇堂主的分身,也冇有任何用處。

反而,會暴露自己。

到時候,屍魔門將再無他的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