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知道,自己現在體內靈蠱還冇有除掉,必須要從青蛇堂主身上得到徹底的解除之法。

“冇想到,這老狐狸竟然如此謹慎。”

江玄眼神有些陰沉。

他雖然依舊在前方帶路,但心中卻是在快速思考對策。

帶著青蛇堂主分身進入黑暗深淵中,根本冇有任何用處。

而且,到時候青蛇堂主發現自己三日前對他說的一切所謂的遭遇,都是假的,自己肯定會被鎮殺。

“怎麼辦?

怎麼辦……”江玄心中快速思考,小黑在獸皇圖小世界中,也急得將肥胖的狗軀,在地上滾來滾去。

江玄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一抽搐。

“有了!”

突然,江玄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他立馬對著獸皇圖中的小黑道:“小黑,你先秘密前往黑暗深淵,和黑老彙合,將邪龍皇傳承之地的古祭壇給破壞掉,還有進入邪龍皇葬身的那個地底世界入口處,古老巨門周圍的血跡都清除掉。”

小黑有些疑惑,但此時事態緊急,江玄也冇法解釋,道:“快去!”

“好!”

小黑頓時點了點頭。

一道隱秘的光芒觸碰那個江玄身軀中衝出,小黑肥胖的黑色的身形一動,轉眼就消失在了白茫茫的大雪之中。

江玄見此,頓時鬆了一口氣。

幸好三天前,冇有將小黑和黑老都派遣到了黑暗深淵之中。

否則今日,將會有著極其嚴重的後果。

江玄心中繼續完善自己剛纔靈光一閃想到的計劃,嘴角劃過一絲自信的笑容。

他剛纔臨時想到的計策,要是成功,不僅不會引起此時背後那青蛇堂主分身的懷疑,反而能讓青蛇堂主本尊親自降臨這黑暗深淵。

到時候,一切就都好辦了。

“小黑,黑老,希望你們的動作能快一些。”

江玄心中暗暗默唸。

……一個時辰後,江玄帶著青蛇堂主分身,來到了葬魂塚邊緣。

以兩人的修為,自然不會驚動葬魂塚邊緣防禦塔上的毒蚣堂駐守弟子。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黑暗深淵的入口處。

青蛇堂主分身眼神一亮,猛地道:“冇想到,葬魂塚深處,竟還隱藏著一個如此奇異的深淵之地。”

他轉身,看向江玄道:“我們要儘快,本座來到這葬魂塚中,氣息隨時可能會被毒蚣堂的那些強者所察覺,不能耽誤時間。”

“是,師祖。”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帶著青蛇堂主直奔深淵之下的那片地底世界。

青蛇堂主一踏入黑暗深淵中,便是感到了自己的修為和精神力量,被壓製得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可以使用。

他神色頓時大怒,大手一伸,掐住江玄的脖頸,將其提起,一雙威嚴的雙目中帶著狠厲的神色,道:“這黑暗深淵中能壓製修為的事情,你為何之前冇有和本座講?”

江玄神色“惶恐”,連忙道:“師……師祖,您當日收取了徒孫的元晶石大殿,便直接離開了,徒孫就是想說,也冇機會說啊。”

嘩啦!青蛇堂主鬆開手掌,掃視了江玄一眼,冷聲道:“你可千萬不要在本座麵前耍什麼花招,要是被本座發現了,本座絕對讓你小子生不如死。”

哼!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生不如死,給我等著吧!老狐狸。

江玄心中這麼想,但嘴上卻是奉承道:“師祖放心,雖然徒孫當日隻是查探了一點距離,但徒孫覺得,那深淵深處,定然還藏著更大的寶藏,或許毒蚣堂中的那位堂主,能多活兩百年的秘密,就在那深處。”

“很好。”

青蛇堂主分身眼神一亮,生出一絲貪婪,道:“要真有大寶藏,絕對少不了你的那一份。”

對此,江玄心中暗暗冷笑。

要不是自己還有著“帶路”的作用,隻怕青蛇堂主這分身,早就出手將自己殺了。

想要青蛇堂主這種貪婪自私的老狐狸讓出一份寶藏,絕對比登天還難。

終於,江玄帶著青蛇堂主,進入了黑暗深淵之下的深淵,來到了當日那古老巨門前。

原來古老巨門那裡,被顏少奎一眾黑麟魔宮之人打開,甚至是殺了不少魔獅凶獸,到處都是血跡。

但此時,古老巨門卻是緊閉,地麵也冇有任何血跡,周圍冇有絲毫能引起青蛇堂主分身懷疑的痕跡。

江玄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來,小黑和黑老將這裡處理得很好。

“師祖,先前我就來到了這裡,但那大門,怎麼也打不開。”

江玄開口道。

“轟隆!”

青蛇堂主分身在江玄話音落下的瞬間,便是一掌將那古老巨門給轟成漫天碎片。

背後,江玄見到這一幕,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這青蛇堂主,一具分身,修為被壓製了到如此地步,竟還有力量施展如此可怕的攻勢?

“一具龍屍!”

而就在這時,青蛇堂主的分身,突然驚呼一聲。

古老巨門被轟碎後,兩人的視線就變得開闊起來,隻見遠處有著一條黑色的龍屍,磅礴大氣,躺在遠處遼闊的大地之上,綿延三千米。

青蛇堂主分身此時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被那具充滿視覺震撼的黑色龍屍給吸引了。

江玄在背後見到這一幕,嘴角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弧度。

雖然這具龍屍中的所有龍血,龍骨,全部被自己吞噬了。

但龍鱗、龍軀依舊存在。

龍軀上的恐怖邪龍皇威嚴,也依舊存在,十分恐怖。

江玄的計策,就是利用邪龍皇龍軀的威壓,讓青蛇堂主分身無法靠近,隻能本尊前來,收取這具龍屍。

一具遠古巨龍屍體,可是有著極大的誘惑的。

“好強大的龍威!”

果然,不出江玄所料,青蛇堂主這具分身剛一接近那黑色龍軀五百米時,就無法再前進,他整個身軀被那龍威壓迫得彷彿都要碎裂開來。

“這具龍屍,本座一定要得到,毒蚣堂裡那老不死的,肯定就是得到了巨龍之血,才能多活了兩百年!”

青蛇堂主分身一臉的興奮,根本懶得再理會後方的江玄。

他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枚傳訊符,猛地一拋,那傳訊符化為一抹流光,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顯然,他是在通知本尊到來。

“一切,儘在掌握中。”

江玄站在古老巨門不遠處,盯著那興奮異常的青蛇堂主分身,眼神深處,滿是譏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