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部中心,一座青石鋪就的巨大廣場之上。

一道道意氣風發的身影站在那裡。

這些人,都是一個個修為強橫的年輕男子,他們都是從屍魔門各大分部以及附屬勢力中趕來,前來爭奪聖子之位。

對於他們而言,獎勵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代表無上榮耀的聖子之位。

一旦成為聖子,不僅能夠得到屍魔門第一美人顧清棠這位聖女,更是日後能夠接替門主的位置,成為屍魔門的門主。

一個霸主勢力的掌控者,這是何等的權勢。

美人,權勢!無論哪一個,都是深深吸引著這些熱血的年輕天驕們。

此時,江玄和伊澄,也是走入了人群之中。

青石鋪就的巨大廣場中心,幾道蒼老的身影站在那裡,是總部中的聖王境強者。

江玄精神力散發出去,一瞬間就覺察到了不下於十幾股聖王境強者的氣息。

果然,總部中的底蘊,深不可測。

人群中,江玄看到了有兩位年輕天驕的威勢最為非凡。

因為,那兩位年輕天驕背後,竟然有著不少人,手中握著巨大的鐵布錦旗,上麵分彆印刻著“王”、“林”兩個大字。

伊澄看著那兩個天驕,道:“這兩人,分彆叫做王赫、林戰。”

“王赫是大荒分部的第一天驕,從小就在大荒中生長曆練,和凶猛的大荒惡獸搏殺,以無數古老的獸血沐浴淬鍊肉身,修為在一個月前剛剛突破到半步聖王境,十分強大。”

“而那林戰,我所知甚少,他十分神秘,是總部中被一位太上長老雪藏的年輕天驕,實力深不可測,若不是屍幽是門主的私生子,恐怕上一任聖子,就是這林戰。”

……江玄聽著伊澄的介紹,暗暗點了點頭。

而這個時候,在那青石廣場中央一位總部的強者宣佈聖子選拔儀式開始後。

場上的氣氛,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無數人狂吼著“王赫”和“林戰”的名字,神色狂熱,仿若兩人最忠實的信徒。

可見,王赫和林戰在眾人的心中,到底名氣有多大。

所有人其實今天來此,就是為了看王赫和林戰這兩位頂級天驕的大戰。

聖子,必定是他們兩人中的一個!蘇海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走到了江玄身旁,道:“王赫和林戰的人氣太高了,少主,要不要我找一些毒屍峰的弟子來幫你呐喊助陣,畢竟聖女顧清棠,在毒蚣堂的聖徒考覈時候就被少主你拿下了,現在可不能拱手讓人。”

江玄聞言,笑了笑道:“不用了,我今日來隻是為了爭奪聖子之位,又不是要故意出風頭,冇必要那麼誇張。”

“說大話,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突然,一道陰冷的譏諷聲響起。

那是一個渾身裹在血袍中的身影,剛纔那譏諷聲,正是從這血袍人的血袍之下傳出。

“是暗夜屍門的人。”

伊澄看過去,秀眉微微皺了皺,在江玄耳邊小聲道:“這是我們屍魔門一個十分詭異的分部,叫做暗夜屍門,傳承的乃是傀儡之術,都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你要小心點。”

蘇海麵容冷厲,看向那血袍身影,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出言譏諷我毒屍峰少主?

給我跪下!”

“轟!”

蘇海大手一抓,一隻黑色手掌頓時出現在了那血袍身影頭頂之上,要將那血袍身影給鎮壓。

“砰!”

但那血袍身影隻是大袖一揮,一頭身穿金袍的傀儡瞬間出現,它枯瘦的骨掌堅若金鐵,直接將那黑氣手掌給轟散。

蹬蹬蹬!恐怖的衝擊力,讓蘇海猛地倒退了好幾步,隨即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鮮血中,夾雜著黑色的液體。

“嗯?”

江玄眉頭一皺,將一枚解毒的聖丹給蘇海吞下。

“多謝少主。”

蘇海臉色蒼白,連忙恭敬道。

唰!身穿金袍的強大傀儡重新返回,站在了那血袍人的身後,雙手的指甲有著玉寸長,散發著黑光,有著濃烈的劇毒。

剛纔蘇海,就是被這傀儡的爪子上釋放的劇毒給沾染上了一絲,差點斃命,可見那劇毒的可怕。

而此時,這邊的動靜,也是引來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咦?

那不是暗夜屍門的屍少君嗎?

他這些時日據說在祭煉一頭聖王境強者的屍身,難道就是他背後的那頭傀儡?”

“應該是的,看來屍少君此次來總部,也想要爭奪聖子之位,連這頭聖王境傀儡帶過來了。”

“那黑袍年輕人應該就是毒蚣堂的聖徒弟子穆涼吧,冇想到他和他的屬下,竟然惹上了這位暗夜屍門的屍少君,真是膽子太大了。”

“是啊,我聽說,這屍少君十分凶殘,凡是惹了他的人,不是被他殺了後祭煉成新傀儡,就是被碎屍萬段,餵養他養的老傀儡,這穆涼這次要倒大黴了。”

……眾人議論紛紛,他們看向江玄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那砧板上的待人宰割的魚肉,充滿了一種憐憫。

眾人眼中的憐憫之色,被江玄看在眼裡。

不過,他對於這個什麼暗夜屍門的屍少君,並不畏懼。

如今他肉身之力幾乎可媲美一位聖王境後期強者,劍道意境更是踏入了高階劍王。

除非是一位真正的聖王境強者出手。

否則,江玄無懼一切。

可以說,即便不再原來那黑暗深淵之下,江玄此時的戰力,也可以傲視聖王境以下的所有武者,包括那些傀儡師。

江玄看向那渾身裹在血袍中的屍少君,淡漠道:“你不該對我毒屍峰弟子出手的。”

屍少君掀開血色兜帽,露出一張陰氣森森的蒼白麪孔。

他咧開嘴,露出兩顆獠牙,陰沉一笑道:“你就是那個穆涼是吧,先天劍體,很不錯的天賦,要是能夠把你祭煉成一具傀儡,肯定很有趣。”

“很有趣?”

江玄搖了搖頭,眼神平靜,道:“我不追究你的口舌之錯,不過,你將我毒屍峰弟子擊傷,總歸要付出一些代價。”

付出一些代價?

話落的瞬間,彆說屍少君,就是周圍的人都是笑了。

當然,是譏諷的笑聲。

“這個穆涼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揚言要讓屍少君付出代價,簡直是在找死。”

“屍少君脾性從來都是十分殘暴的,要是剛纔穆涼肯直接跪地求饒,頂多就是被其廢去四肢,但如今,恐怕完了。”

“看來,屍少君手中又要多一個擁有特殊體質的傀儡了。”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對著江玄都是搖了搖頭,顯得在他們看來,江玄註定躲不掉那被擊殺的淒慘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