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屍仇,年輕時,隻怕也是那個時代中天靈大陸上的絕世天驕。”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

不過他有些奇怪,屍仇有著如此強橫的天資,為何不進入天麟學府,或者幽閣,尋找真正強大的傳承。

不過,江玄也知道,一旦進入天麟學府,或者幽閣這種古元界中心大地的大勢力,肯定有著無比激烈的競爭。

畢竟,周圍的人,也定是絕世天驕。

能夠進入那種勢力的,哪一個不是擁有著天縱之資。

有些人喜歡競爭,喜歡追尋更加強大的力量,追求武道巔峰。

但也有些人,雖然天賦強大,但卻冇有太大的野心,這些人,他們會在某個地方,建立宗門勢力,成為一方霸主,這樣或許對於他們而言,也就足夠了。

顯然,屍仇屬於後者,而江玄則是屬於前者。

知道了屍仇這位屍魔門門主的恐怖,江玄暗中警惕,默默將千變萬化功運轉到極致,希望到時候在爭奪聖子的時候,否則讓屍仇發現了自己身份是假冒的。

“開始吧!”

屍仇端坐在高高在上的黃金寶座,威嚴的聲音從那片萬丈光芒中傳出。

“是,門主!”

高台之上,一名枯瘦的老者身軀一動,便是來到了青石廣場的前方。

他蒼老的眸子如同鷹隼一般,帶著一抹銳利之色,環顧了了一下四周,道:“此次聖子選拔,和以往不同,以往都是各大天驕之間的大戰,隨後從那之中選出最強大的一個。”

“但由於皓月長洲真龍會臨近,我們經過討論,為了防止你們在聖子爭奪戰中受傷,從而錯過皓月長洲真龍會,所以此次聖子選拔,所有人將會進入‘淩雲塔’中。”

……“淩雲塔?”

在場的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神色都是猛地一變。

淩雲塔,是一座白玉石鑄造的十層巨塔,占地麵積極大。

巨塔表麵,澆築了一層鐵水,看上去無比的尊貴,但同時又帶著一份冰冷的氣息。

淩雲塔,屍魔門當年開派祖師,一位聖皇境巔峰強者所鑄造出來的建築。

說是建築,倒不如說是一件靈兵。

根據屍魔門古籍記載,這淩雲塔,其實乃是一件真正的聖兵,擁有著可怕的威能。

不過,不到屍魔門有著滅宗的危險,聖兵這種能夠鎮派之寶,是不會輕易使用的。

人群中,伊澄對著江玄解釋道:“此次聖子選拔既然挑選在淩雲塔中,你一定要記住兩點。”

“第一點,淩雲塔一共有著十層,每攀登上一層,就代表著你被選中為聖子的潛力越大,所以,要是有能力,一定要儘可能攀登到更高的樓層。”

“第二點,當眾人都站在了自己所屬的那一層後,淩雲塔的那一層中,會有天地靈力,凝聚成曆代闖到淩雲塔這一層最為強大的天驕虛影,和你對戰。”

“戰敗者,將失去爭奪聖子之位的資格。”

“這種淩雲塔凝聚的天驕虛影,每高一層,凝聚出來的天驕實力,就會更加強大。”

……江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唰唰唰!而此時,一道道身影縱身一躍,都是朝著淩雲塔上爆射而去。

其中,就包括被眾人關注的王赫和林戰。

剛纔這一瞬間登上那淩雲塔的年輕天驕,足足有著三十多人。

但這三十多人中,有將近一半的人,剛剛邁步進入了那第一層淩雲塔中,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轟飛。

隻有那一半的人,在第一層穩住。

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是神色露出了一抹駭然。

他們冇想到,這淩雲塔竟然如此可怕,將近一半的年輕天驕,在第一層就被轟出去了。

“太可怕了!”

“這淩雲塔中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擋。”

“第一層就有如此強大的阻力,那第二層,第三層,甚至更高層的塔中,豈不是更加可怕?”

……眾人眼神震動,他們覺得此次聖子的選拔難度,或許也是有史以來最難的一次。

而此時,江玄也是動身了,他邁步走入了那第一層淩雲塔中。

而就在他邁步進入的瞬間,一股無比龐大的阻力,至今出現,要將他轟飛出去。

但麵對這股阻力,江玄卻是不懼,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來。

因為,他發現,這股龐大阻力,竟是一種空間力量。

江河之中,水流動,而產生阻力。

而此時,這淩雲塔中的阻力,就如同空間中有河水在流動,朝著江玄拍打而來。

江玄周圍,不少年輕天驕都是渾身綻放光芒,顯然在運轉功力,艱難抵禦著那股空間阻力。

他們見到江玄邁步進來後,站在那裡竟然冇有釋放絲毫靈力抵擋,似乎在故意等待淩雲塔中的神秘力量將他轟飛。

不少天驕都是神色露出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