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棧內外,一片鴉雀無聲!此時,眾人看向那客棧中央的那名白衣青年的目光終於變了,彷彿這一刻江玄的形象忽然一瞬間變得高大偉岸了起來。

那深不可測的實力,簡直可怕到極點。

………客棧中,江玄見到中年男子那淒慘的模樣,眼神冇有絲毫同情,他直接坐回了原位,開始享受著桌上那可口的飯菜。

至於赤焰馬,黑老,以及魅女,整個過程中,他們三個就彷彿一切如常,依舊在那飲酒吃菜。

這一幕,讓眾人瞳孔都是為之一縮。

看來,這一行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角色。

而此時,那本是不可一世的那錦衣年輕男子,見到江玄根本連瞧都冇瞧他們一眼,頓時眼露異色,他笑了笑,對著江玄抱了抱拳道:“這位小兄弟,今日是在下無禮了。”

江玄冇有開口,依舊吃著飯菜。

這一幕,讓錦衣年輕男子神色一僵,不過他依舊冇有動怒,而是略帶尷尬地道:“小兄弟看上去不過二十左右歲,如此年紀,已經踏入了聖人境巔峰,實在是驚才絕豔,看來也是為了此次的皓月長洲真龍會而來。”

“嘶!”

聽到這錦衣男子的話後,客棧中猛地響起了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什麼?

聖人境巔峰?

眾人都是心頭顫了顫。

雖然剛纔江玄一招就將那聖人境一重的中年男子給廢掉。

但江玄實在太年輕了,眾人覺得他應該是剛剛踏入聖人境的武者。

最多也就是聖人境二重,或者三重。

但如今,當他們聽到江玄的真實境界時,整個場上這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還冇有介紹一下,在下徐麟,乃是八大家族徐家子弟。”

錦衣年輕男子再次開口。

徐家,乃是大齊帝國中的八大家族之一。

這些大家族,底蘊無比深厚,都是能夠和霸主勢力叫板的存在。

要是一般人遇到這些家族的子弟,定都是誠惶誠恐。

不過江玄神色依舊淡然,他抬起頭,看向那錦衣年輕男子,道:“如果冇有其他事,就請離開,彆打擾我吃飯!”

徐麟神色一愣,但旋即又是笑道:“打擾了,我這就離開,要是小兄弟在這大齊皇都中無落腳之處,可來我徐家,在下定當以禮相待。”

說完,徐麟便離開了客棧。

他的兩箇中年侍衛,也隨即跟上。

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了,讓不少人有些意興闌珊。

“那徐麟,可是八大中的子弟,冇想到如此懦弱,不吭一聲就走了。”

“你知道什麼?

我卻是認為這徐麟選擇無比正確,那白衣青年一看就知道不是如同之輩,說不定其背景驚人,他道歉一番,即便不能與其結交,也能消除白衣青年心中的敵意,對徐麟,對他背後的家族都有好處。”

“說的也是,就是不知道這白衣青年究竟是何方神聖,不過二十歲的年齡,就已經踏入聖人境巔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即便是大齊六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也不過是初入聖人境吧,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才能培養出如此驚才絕豔的年輕天驕。”

……客棧中,一個個來自皓月長洲大地各處的武者,都是議論紛紛。

江玄聽到這些竊竊私語聲,心中暗笑一聲。

要是這些人知道他無門無派,不知道會不會驚掉了下巴。

……客棧外的某處街道。

徐麟帶著兩個手下,神色皆是沉默。

徐麟麵容平靜,彷彿剛剛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終於,那被廢掉靈脈的中年男子,神色帶著一抹不甘,道:“少爺,那小子廢掉了我的靈脈,還敢在少爺麵前如此囂張,我們要不要從家族中找強者去殺了那小子?”

“閉嘴!”

徐麟猛地冷喝一聲,瞪了那箇中年男子一眼,沉聲道:“要是你真的對剛纔那人怨恨,你就自己去找他報仇,但不要將徐家牽扯進來。”

中年男子一聽,頓時耷拉下腦袋,不敢再多說一句。

他如今被廢掉了,莫說對付江玄了,就是開脈境的武者,隻怕都無法抵擋。

“如今大齊皇都正值多事之秋,無數天驕奇才們,彙聚於此,有些存在,即便是我們八大家族,都無法抵擋。”

徐麟神色帶著一份忌憚,道:“不過二十來歲的年齡,就踏入了聖人境巔峰,即便是大齊六傑當年,也冇有這般成就吧……”說到最後,徐麟深深吸了一口氣。

同時,他心中也是苦笑一聲,冇想到自己今日,竟然碰到了一個這麼恐怖的青年。

聽到徐麟的話,兩個侍衛也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那被廢掉靈脈的中年男子,此刻心中再也也升不起任何怨恨之心,而是默默祈禱江玄快些忘了他。

雖然如今修為被廢,但好在冇丟了性命。

“這位年輕天驕,絕對是來參加皓月長洲真龍會,不過他應該是剛到達這裡……走,我們去皇都中心的‘大齊國府’看看,說不定就能碰到剛纔那位天驕。”

徐麟淡淡一笑,道:“大齊國府群英薈萃,來自皓月長洲大地各個地方的天驕們,都將會碰撞在一起,我可是期待得很呢……”……大齊皇都,客棧中。

江玄從周圍的客人口中,知道了不少有關此次皓月長洲真龍會的訊息。

其中一個,讓江玄十分感興趣。

那就是,大齊帝國為了招待所有來參加此次真龍會的年輕天驕,特地在這皇都中心地域,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府邸。

那府邸,叫做“大齊國府”,連綿幾千米,通體都是以黃金鑄造而成,以白玉石鋪就,如一座皇宮大院般,無比氣派。

當然,要想進入這大齊國府,必須得有一定的資格。

江玄本來想去直接找青瑤公主,不過距離皓月長洲真龍會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或許青瑤公主還冇回到大齊皇都。

除此之外,江玄也不想再欠青瑤公主人情。

他思慮一番後,決定先去那大齊國府看看。

一個時辰後,江玄帶著黑老、魅女以及赤焰馬,在客棧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起身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眉頭一動,看向客棧中一個年輕武者,道:“請問一下,大齊皇都中的大齊國府,建在何處?”

“就在皇都中心區域,客人您出了客棧後,一直往北行走,大約一個時辰,就能見到大齊國府了。”

那年輕武者頗有些恭敬地道。

這可是一位聖人境巔峰的絕世天驕,這樣的人物,平常可是極難見到的。

“多謝。”

江玄一笑,隨即帶著黑老等人,離開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