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角象?”

江玄從《真龍秘典》中找到了這種靈獸的記載。

龍角象,可是大荒中極強的凶獸。

要想馴服一頭,冇有十分強大的實力,根本做不到。

這一頭龍角象,高達百米,鱗片密佈,還生著一對金色龍角,絕對是成熟期的龍角象,最少也有著聖人境八重、甚至是九重的強大修為。

以一頭聖人境的龍角象作為坐騎,可想而知其主人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麼強大。

“快看,那好像是宋家的二少爺宋嶼川,他可是僅次於大齊六傑層次的強大天驕,戰力十分強大。”

“不知道這龍角象是不是宋嶼川親自馴服的,要真是他親自馴服,那他的實力,至少也得有聖人境九重,甚至是聖人境巔峰!”

“大齊國府,果真天驕雲集,一個個都是強大到難以想象。”

……周圍不少人都是紛紛議論著。

江玄神色一動,他自然是聽到了這些議論聲,也知道那龍角象中端坐的青年男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果然,八大家族中的年輕天驕,並不比霸主勢力中的弟子要弱上多少。

而就在眾人議論之際。

“宋嶼川,冇想到你也來了?”

一道大笑聲從遠處響起。

而伴隨這道大笑聲,一陣恐怖的獸吼聲也是從那遠處傳來。

眾人神色詫異,頓時朝著不遠處望去。

就見在那遠處,再次出現了一道龐然大物。

那是一頭約莫三十米高的黑色獵豹,它渾身毛髮如同鋼針一般,一雙血瞳,也是帶著無儘的煞氣。

這黑色獵豹,眼神死死盯著龍角象。

兩道龐然大物,都是大荒中的凶獸,此時遇見,兩者都是嘶吼一聲,恨不得立刻廝殺在一起,“黑煞獵豹!”

眾人都是驚撥出聲。

一頭三十多米高的黑煞獵豹,絕對是豹中的王者,隻怕比龍角象,還要凶猛。

“冇想到又來了一頭強大的凶獸。”

不少來自皓月長洲各處的天驕,都是眼帶著羨慕,看著不遠處的兩道身影。

江玄此時也是朝著那邊望去。

騎在那黑煞獵豹身上的身影,是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男子,容貌俊朗,麵若刀削,冇有宋嶼川身上的那份孤傲,但卻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氣息。

“聖王境一重!”

江玄精神力散發出去,瞬間感應到這青年男子的武道修為,十分強大,僅次於大齊六傑。

他心中一驚,如今的大齊皇都中,果然是臥虎藏龍。

隨便出來一個人,都有著強橫的修為。

“那黑煞獵豹上的青年男子我認識,是林家的大公子,叫做林沐言,人稱沐言公子,在大齊帝國中極其出名。”

人群中,有人發現了此人的身份,頓時開口道。

龍角象上,宋嶼川看向巨豹上的林沐言,冷笑一聲道:“林沐言?

冇想到你也來到了,我以為你根本看不上大齊國府。”

最後一個月內,不是所有的天驕都會來這大齊國府。

不少大勢力中的子弟,會選擇繼續待在家族中,跟隨家族中的長輩外出曆練,或者在自己的宗門中接受一些傳承,為一個月後的真龍會做好萬全的準備。

來到大齊皇都的大齊國府,大部分都是大齊帝國的本土天驕,除此之外,就是皓月長洲上一些散修,或者小門小派中的年輕天驕。

就比如這個宋嶼川,還有那林沐言,他們的家族就在大齊帝國中,因此來到這大齊國府。

不過這兩人的關係似乎並不好。

隻見宋嶼川冷哼一聲,便騎著那龍角象,朝著大齊國府門口走去。

他所經過的地方,眾人都是紛紛退避。

這個宋嶼川,身份尊貴,實力強橫,座下更有著一頭如此強大的凶獸,自然冇有人敢招惹。

不過報名的隊伍隻有一個,而江玄,正好站在了宋嶼川前進的道路上。

宋嶼川要是想要報名進入大齊國府,隻有兩個選擇。

第一,站在江玄身後排隊。

第二,則是直接走過去。

宋嶼川,身為宋家的二少爺,心高氣傲,他見到江玄一身樸素的白衣,眼中頓時露出了一抹譏諷。

看來,這小子定又是哪個鄉野之地出來的愣頭青。

宋嶼川站在龍角象上,居高臨下,以一位上位者的姿態,對著前方的江玄喝道:“小子,你擋住本少的路了,還不趕緊滾!”

江玄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回過頭來,輕輕掃視了他一眼,便徹底冇了興趣,不予理睬的繼續排著他的隊伍,似乎根本冇有聽到宋嶼川話語中的威脅之意。

這一幕,讓不少人都是暗自心驚。

這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左右的白衣青年,明知道宋嶼川的脾氣,竟還敢如此淡然,是天真,還是真有實力?

而此時,見到江玄如此淡漠的姿態,宋嶼川原本淡漠的神色,瞬間變得陰沉了下來。

“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宋嶼川的殺意,他座下的龍角象,也是發出一聲嘶吼,似要衝過去,將江玄踩成肉醬。

江玄再次轉身,看向宋嶼川道:“要麼排好隊,要麼立即滾,你座下的畜生,已經打擾到我了。”

要麼排隊,要麼滾。

囂張!太囂張了!宋嶼川中的寒意,此時終於化為了殺意,他嗤笑一聲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和誰說話嗎?”

江玄神色淡漠,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見到江玄那一臉淡然的神色,宋嶼川眉頭也是輕輕一皺。

這小子,為何神色能夠一直這般淡然?

莫非,這小子並非什麼鄉野之人,而是某個大勢力中的天驕,故意在這扮豬吃老虎?

宋嶼川心中閃過了一絲猶疑。

他座下的龍角象,雖然在嘶聲咆哮,但始終都被他控製著不讓其上前。

“我要是你,便不會對這位小兄弟出手。”

而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突然在這片空地上響起。

唰!一道身穿錦衣的青年男子,背後跟著兩個身穿麒麟鎧甲的侍衛,從不遠處走來。

“是他?”

江玄眉頭一挑。

他見到了那錦衣男子的麵容,一瞬間便將其認了出來,此人,不正是先前在那間客棧中因為一名屬下得罪了自己,而向自己賠禮道歉的徐麟嗎?

此人,喜怒不形於色,城府極深。

“徐麟?

冇想到你也來了?”

龍角象上,宋嶼川眉頭輕皺,眼中帶著忌憚。

他冇想到,今日在這大齊國府前,自己竟然碰到了兩個老對手。

八大家族,雖然表麵上是一個聯盟,但實際上,每個家族之間都在暗自爭鬥。

他們這些家族的子弟,自然也是爭鬥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