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說這江玄,曾經乃是青陽劍宗門下的弟子,而且是那一屆的新人王。”

“那這江玄為何說他無門無派?”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據說這江玄在洞玄境的時候,就惹了冷風嶺,冷風嶺創建淩帝盟,在青陽劍宗中一手遮天,直接將江玄從青陽劍宗中驅逐。”

……眾人議論紛紛,臉上都是帶著一份興奮。

畢竟,江玄如今可是整個大齊帝國,甚至是皓月長洲上的傳奇人物。

無論是他的出身,還是他的經曆,都是充滿了傳奇。

從一個小小的邊緣之地,如彗星般強勢崛起,一路高歌猛進,直到震撼整個大齊,甚至是皓月長洲。

這種經曆,讓眾人都是感到震撼。

與此同時,又有一絲敬佩。

不遠處,見到這一幕的兩人一馬也是微微一笑。

赤焰馬更是忍不住嘀咕一聲:“這小子還挺受歡迎的。”

魅女淺淺一笑,道:“公子風華絕代,早已成為皓月長洲中的傳奇人物。”

黑老也是點了點頭,道:“公子確實是我一輩子當中,遇到的天資最為強橫的青年奇才。”

赤焰馬也是頗為讚同,道:“江玄這小子確實不錯,就算在古元界中心大地,在這個年紀,能夠比得上他的,也是屈指可數。”

“這頭野馬居然來自古元界中心大地?”

魅女和黑老聽到赤焰馬的自言自語,神色都是微不可查的一動。

果然,公子就是公子,連身旁隨便跟著的一個坐騎,都有著如此大的來曆。

……“你的身份令牌。”

登記處,那老者將手中已經印刻上身份氣息的黃金令牌交到了江玄的手上。

“多謝。”

江玄對著老者微微一笑。

老者也是笑著點了點頭,越看江玄越順眼。

天賦如此強大,還懂禮貌,也冇有其他年輕天驕的趾高氣揚,簡直是完美到極點。

老者壓低聲音,略帶凝重道:“江玄,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最好住在大齊國府中,不要外出,畢竟你如今來到了大齊國府,就等於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能會有人暗中對你出手。”

有人對自己出手?

江玄冷笑一聲。

如今想對自己出手的人,太多太多了。

淩帝盟,屍魔門,八大家族之一的宋家……“多謝前輩提醒。”

江玄抱了抱拳,隨即轉身,跨過那黃金大門,直接走入了大齊國府中。

當江玄進入大齊國府冇一會兒,一個身著藍袍的青年男子,神色帶著一份冷淡,從深處走了出來。

這藍袍青年男子的氣息深不可測,江玄微微掃了一眼,最少也是有著聖王境三重的強大修為。

這大齊國府中,果真是藏龍臥虎,到處都是強者。

藍袍青年男子並不認識江玄,他淡淡道:“你在這裡等一會。”

“好。”

江玄點了點頭。

一刻鐘後,又有兩個人從外麵走入了進來。

這個時候那藍袍青年男子才點了點頭,帶著他們朝著大齊國府裡麵走去。

“你就是那傳說中的江玄吧?”

一道略帶忐忑的聲音,在身旁響起。

江玄看過去,這兩人,毫無疑問,正是林家的大公子林沐言,以及那城府較深的徐麟。

兩人,應該也是外麵眾人中,唯一兩個和江玄一樣,領取身份令牌後,就被允許直接進入這大齊國府中。

江玄看著林沐言那略帶拘謹的模樣,頓時明白他可能是因為剛纔算計了自己而感到忐忑。

不過,這林沐言,還有那徐麟,隻是想讓那宋嶼川來試探一下自己的實力。

既然他們對自己並冇有其他的惡意,江玄自然也不會與他們計較。

江玄笑了笑道:“林兄。”

徐麟此時開口了,道:“冇想到江兄竟然真的不懼一切,也來參加了皓月長洲真龍會,想必以江兄的強大資質,肯定能夠傲視所有人。”

江玄搖了搖頭,道:“不敢當,強大的資質並不代表一切,而且,比我資質強大的,絕對不在少數,就比如大齊六傑之首的青瑤公主,據說就擁有傳說中的太陰靈體,十分強大。”

徐麟點了點頭,感歎一聲,道:“大齊六傑中,我最為佩服的,就是青瑤公主這位奇女子,不過江兄你也不要謙虛,大齊六傑在你這個年紀,成就遠遠不及你。”

對此,江玄隻是笑了笑,隨即便是感歎一聲道:“我如今的那些所謂的成就,在皓月長洲上,確實充滿了傳奇,但整個天靈大陸多麼廣袤,天靈大陸之外的世界,又多麼廣袤,肯定有著無數比我強大和傳奇的年輕天驕,我的成就,還遠遠不算傳奇。”

林沐言唏噓一聲,道:“江兄的胸襟,果然不是我們能夠揣測的。”

徐麟也是點了點頭。

他們關注的,是此次皓月長洲真龍會。

但江玄所關注的,卻是遠遠超過了區區一個皓月長洲,而是放眼整個天靈大陸,甚至是天靈大陸外麵的廣袤世界。

這種心態,可以稱之為強者心態。

帶領三人的藍袍青年男子忍不住詫異看了江玄一眼,心中暗道:“此子的心胸,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相媲美的,這三人,雖然如今修為都相差不多,但單憑這份胸襟,此子就已遠勝另外二人了。”

武道修行,十分注重武者的胸襟。

一個武者的胸襟不廣闊的話,他的成就,也註定不會高到哪去。

眼界越高,武者日後的成就,絕對要比心胸狹窄之人要高出許多。

此時,就連這藍袍青年男子都是忍不住在心中對江玄暗暗讚歎。

天資恐怖,不驕不躁,心胸廣闊。

這樣的青年天驕,如今已經不多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