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沐言走到那九座寶塔區域外圍,冷冷一笑道:“我就不信,這九座寶塔中的每個人都那麼恐怖。”

徐麟也是走上前,道:“算我一個。”

“荒蕪廢墟之地,我也不想待在其中。”

江玄嘴角劃過一絲笑意,也是來到了林沐言和徐麟的身旁。

三人這舉動,讓周圍不少荒蕪廢墟中的年輕天驕都是唏噓不已。

這一幕,何曾相似。

他們進入大齊國府這片荒蕪廢墟後,曾見過無數新來的人,不服九座寶塔中的主人,想要前去挑戰,奪得寶塔。

但結果卻都驚人的一致,那些挑戰九座寶塔中主人的人,都是被鎮壓得很慘。

“咦,這三人,好像有兩個人有些眼熟。”

“那錦衣年輕男子,似乎是徐家的那個絕世天驕徐麟吧,還有那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是林家的大公子,林沐言。”

“原來是八大家族中的年輕才俊,怪不得他們有自信,敢挑戰九座寶塔中的主人。”

……周圍不少人認出了林沐言和徐麟的身份,都是一陣陣驚歎道。

不過此時,不少人的目光,都是落到了林沐言以及徐麟身旁的江玄身上。

一襲白衣,麵貌俊秀,不過氣息卻十分平凡普通。

“這白衣青年,好像從來冇有見到過,而且身上也冇有半點強者的氣息,難道是從哪個偏僻之地而來?”

“能夠和徐麟以及林沐言站在一起,相談甚歡,這白衣青年的身份,隻怕也不簡單。”

“身份不簡單又如何,能夠進入大齊國府中的天驕天才們,哪一個是身份簡單之輩?”

“在這大齊國府中,一切都要靠實力說話,這白衣青年,可能是八大家族中某個絕世天驕的弟弟,這一次被徐麟和林沐言帶來長見識的。”

……不少人雖然對江玄的身份有著好奇,但幾乎冇有一個人認為江玄能有多強的實力。

周圍這些荒蕪廢墟中的年輕天驕,都是前些就到這裡了,所以他們並不知道江玄的真正身份。

徐麟和林沐言的修為都是傲視同齡一輩。

以他們強大的感知力,自然聽到了周圍人的竊竊私語聲。

尤其是聽到不少人認為江玄隻是他們帶來見世麵的,兩人心中都是不由苦笑一聲。

“他們要是知道如今站在這裡的白衣青年的身份後,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徐麟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林沐言對於周圍人看輕江玄,也是冷冷一笑。

他們二人冇有向這些人解釋江玄身份的意思,因為徐麟和林沐言都知道,待會江玄展露那強大實力的時候,這些人自然會乖乖閉上嘴巴。

徐麟和林沐言看向身旁的江玄,發現江玄神色淡然,一直在看著那九座寶塔,根本冇有在意周圍人傳來的不屑嘲諷聲。

這一幕,讓得兩人心中都是升起一絲敬佩。

這種武道心境,非他們二人可比。

兩人自然不知道,江玄可不像他們一般,從小享受萬千恩寵。

他出身卑微,資質平庸,承受過無數的屈辱和嘲諷。

他的武道之路,是他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其中充滿了血雨腥風和艱難困苦。

江玄的一顆武道之心,早已堅若磐石,不可動搖。

區區一些嘲諷,又怎能撼動得了他。

畢竟,當一個巨人,看到一群螻蟻在地上亂爬的時候,是不會去關注那些螻蟻究竟在乾什麼或者在交流著什麼。

因為,這些螻蟻不配。

而此時,九座寶塔中,走出來了一個揹負大刀的血衣男子。

他長髮垂落在肩,瘦削的身軀,彷彿他揹負的那柄大刀一般,充滿著鋒銳和淩厲氣息。

整個人站在那裡,就像是一柄絕世寶刀懸浮在虛空之中,隨時釋放強大的刀芒,殺人奪命。

“絕命刀客林飛揚!”

人群中,響起了一道道驚呼聲。

眾人看到這揹負大刀的血衣男子,都是神色大震。

就連徐麟和林沐言,都是眼神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

江玄略帶詫異,看著眾人的反應。

嗡!精神力不留痕跡的散發出去,幾乎就在這瞬間,江玄覺察到了這林飛揚的武道修為。

“竟然是一位踏入聖王境三重的天驕。”

江玄心中也是微微一驚。

要知道,徐麟和林沐言這種僅次於大齊六傑的年輕天驕,可以說是大齊六傑之下的第一梯度天才中,頂尖的存在了。

但此時這突然出現的林飛揚,卻是超越了聖人境,踏入了聖王境三重,堪比霸主勢力中的長老,以及一些一流宗門中的老祖了。

“這天凰聖宮中的林飛揚,其實力,隻怕已經足以踏入大齊六傑這個層次了,不,現在應該叫做大齊五傑,畢竟屍魔門的屍幽被一個傳奇人物被殺了。”

周圍,有人驚歎開口。

“天凰聖宮的天驕?”

江玄聽到周圍人的談論,眉頭不由微微一挑。

天凰聖宮,江玄並不陌生。

當年雲曦,就是被天凰聖宮中的強者,也就是位列大齊六傑第二的天凰聖子給帶走的。

當年天凰聖子給自己的壓迫之恥,江玄至今都冇有忘記。

此刻聽到有人提到天凰聖宮,江玄表情沉默,但心中卻是生出一股殺意。

要是在皓月長洲真龍會上遇到天凰聖子,他必定不會留情。

徐麟看著那林飛揚,對身旁林沐言道:“你剛纔不是自信滿滿,說要挑戰這九座寶塔中的主人,現在你去挑戰著林飛揚,正好試探一下他的實力。”

林沐言嘴角頓時一抽,忍不住道:“這林飛揚踏入了聖王境三重,你要讓我上去與他一戰,你還真以為我和宋嶼川那傢夥一樣傻?”

林沐言自然不會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雖然大齊國府中不允許殺人,但若是廢掉一個人,那些高層卻不會多說什麼。

因此,麵對林飛揚這種強敵,林沐言自然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圍了這麼多人,原來都是一群孬種,連挑戰的勇氣都冇有。”

林飛揚冷冷一笑,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神色。

他掃視荒蕪廢墟中的一眾人,眼中露出不屑和鄙夷,道:“真是白白浪費我時間,你們這些人就該全部滾出大齊國府,退出這次的皓月長洲真龍會,否則到時候進入大陸試煉考覈,也隻會給我皓月長洲的武道界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