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蹬蹬蹬!一擊之後,兩人的身影也是再次顯露出來。

顏少奎站在原處不動,而那林飛揚則是忍不住倒退數步。

他神色有些難以置信,道:“你的劍道意境,竟然比我還要強橫一個層次,這怎麼可能!”

林飛揚本以為自己領悟了初階刀心通明,成就初階刀王,就可以傲視同齡人了。

但如今看來,他的想法究竟有多麼幼稚。

“不錯。”

顏少奎見到林飛揚竟然擋住了自己一劍,不由點了點頭。

“該死。”

顏少奎這幅姿態,讓林飛揚更加難受,在他看來,這是顏少奎在故意羞辱他。

“即便你是中階劍王又如何,敢惹我,我也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林飛揚麵色一狠,他咆哮一聲,渾身散發萬千刀氣,整個人與手中的赤色大刀化為一體,在虛空中凝結出一道百丈刀芒,轟然朝著顏少奎斬去。

他這是要拚命了!眾人見狀,神色都是一變,一位聖王境三重的天驕拚命,可是極其恐怖的,不知道這顏少奎究竟能不能抵擋下來?

此時就連江玄都是有些好奇。

麵對林飛揚這拚命的一擊,即便是他,都不得不動用一些底牌了,也不知道顏少奎究竟能不能抵擋住。

不過見到顏少奎那淡淡的模樣,江玄心中不由一笑。

看來自己這位好友,是有把握抵擋住這一擊了。

見到那百丈刀芒,顏少奎終於動了。

“鏘!”

一股無比鋒銳的劍意,從顏少奎身上轟然升騰而出。

“這股劍意是?”

人群中的江玄,此刻口中一聲驚呼:“高階劍心通明!顏少奎並非中階劍王,而是一位高階劍王!”

江玄此時也是有些震撼。

他很清楚,達到高階劍王究竟有多難。

江玄因為模仿出了邪青公子的先天劍體,修煉到如今才成為高階劍王。

冇想到自己這昔日的好友,也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傢夥,不知不覺,竟已成為了一位高階劍王。

“要不是悟性強大,就是他身軀中融入的聖源力量,乃是一位修行劍意的聖王境強者的聖源。”

江玄心中暗自猜測。

不過對此他並無什麼嫉妒,顏少奎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如今能夠見到為數不多的故人,江玄自然是覺得顏少奎越強大越好。

否則武道之路上,要是冇有一些能夠跟得上自己腳步的夥伴,豈不是很枯燥?

“高階劍王!高階劍心通明之境!”

人群中終於有人發現了這一點,所有人都是驚呼一聲。

而那林飛揚更是心中大駭,但此時的他,已經人刀合一,無法收手,隻能硬著頭皮和顏少奎那一劍硬撼在了一起。

“轟隆隆!”

“轟隆隆!”

兩大聖王境三重的青年天驕碰撞,造成的動靜和破壞極其可怕。

眾人都是一退再退。

當然,也有一些人能夠穩穩站在原地,並不畏懼那碰撞的餘波。

江玄,徐麟和林沐言,赫然都在其列。

“這顏少奎,據說真正強大的是魔道功法,冇想到他的劍,竟也是如此恐怖。”

徐麟和林沐言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駭。

兩人都是苦笑一聲,今天一天,他們已經遇到了兩個絕世天驕,江玄和顏少奎。

這兩人,無論哪一個,都不比大齊六傑差。

尤其是江玄,他可是他們眾人當中年紀最小的一個,不過二十左右的青年,他的潛力,究竟有多麼巨大,無人能夠想象。

徐麟和林沐言深吸一口氣,心中暗道,一定要和這兩人打好關係,即便不為了他們自己,也為了他們背後的家族。

顯而易見,江玄和顏少奎這類人,要是不夭折,日後定能成為一方霸主的存在。

“啪嗒!”

一柄被斬斷的赤色大刀,掉到了地上。

林飛揚身形狼狽,渾身上下滿是血痕,不過卻冇有一處是致命的劍傷。

眾人都知道,這是顏少奎留手了。

畢竟,大齊國府不允許殺人。

要是顏少奎全力出手,林飛揚此時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我……我……輸了……輸了……”林飛揚信心遭受了巨大的打擊,站在原地低聲喃喃,一副得了失心瘋的模樣。

“江玄,我先進去了。”

顏少奎和江玄打了一聲招呼,便直接邁步走入了一座寶塔當中。

這座寶塔,正是林飛揚先前修行的寶塔。

如今林飛揚被顏少奎打敗,他的寶塔,自然落到了顏少奎的手中,而他自己,這事隻能流落在荒蕪廢墟中。

顏少奎冇有問江玄是不是要挑戰彆人,因為他很清楚江玄的實力。

要是江玄想要挑戰,絕對能夠勝利。

“這黑麟魔宮的聖子顏少奎,實力深不可測,都說他魔功十分強橫,冇想到他在劍道上的造詣,也如此恐怖。”

“高階劍王!還有那一身冇有展露的魔道手段!這顏少奎的實力,隻怕已經能夠媲美大齊六傑。”

……荒蕪廢墟邊緣,一眾天驕都是忍不住驚歎道。

而此時,林沐言和徐麟也是忍不住了。

他們各自挑選了一座寶塔的主人,一番大戰之後,都是獲得勝利。

畢竟,不是人人都像林飛揚這般強大的。

徐麟和林沐言乃是僅次於大齊六傑層次的頂級天驕,戰力自然不凡。

要知道,九座寶塔之中,林飛揚的實力,足以排入前三。

林飛揚遇到顏少奎,隻能自然倒黴了。

“今天來的人都這麼猛!”

一場場大戰下來,荒蕪廢墟中的眾多天驕都是感到熱血沸騰。

不過此時,隨著徐麟和林沐言都是擊敗了各自挑選的對手,眾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江玄的身上。

這個神秘的白衣青年,眾人一直以為他並不強大。

但剛纔顏少奎的話,卻讓眾人心中閃過一絲好奇,他們覺得這白衣青年,可能是某個大勢力的絕世天驕。

他們心中都是有些疑惑,這白衣青年,看上去不過二十左右,究竟有多強大的修為,能夠讓徐麟和林沐言相陪,還和顏少奎稱兄道弟。

一切,就看這白衣青年,究竟能不能進入那九座寶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