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時辰後,江玄終於來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宮殿前。

這宮殿,正是丹宮,是皓月長洲丹道界的一個聖地。

丹宮極具盛名,江玄見到無數人進進出出,大部分都是身著丹袍的煉丹師。

丹宮此時,人山人海。

其中一半的人,都是來購買丹藥,或者釋出他需要什麼丹藥的任務。

而另一半的人,大部分都是煉丹師,他們的目的很簡單,根據彆人的需要,接受任務,煉製出其他人需要的丹藥,江玄進入了這座宮殿的第一道門,看著嘈雜的人群,不由眉頭微微一皺。

要是和這麼多人一起排隊,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輪到自己購買丹藥和釋出任務。

他眼神微微一動,隨即運足了真氣,猛地朗聲大喝道:“晚輩久仰丹宮丹皇大名,今日特地前來,拜訪丹皇大人!”

江玄的目的十分簡單,他要儘快引起這丹宮中眾人的注意。

隻有這樣,他才能快速接觸到丹皇。

要知道,即使“增魂丹”隻是《真龍秘典》中比較低級的一種聖丹,位列二階聖丹。

但在這小小的天靈大陸上,絕對是珍貴到極點的丹藥。

天靈大陸上,彆說二階聖丹,就是低一級的一階聖丹,都十分珍惜,掌控在聖皇境強者的手中。

而就在江玄話落的瞬間,一道道訓斥聲頓時響起。

“哪來的小子,敢在丹宮中撒野?”

“丹皇大人時間何其珍貴,連我們都要等待數日才能見到,你一個小輩哪有資格麵見丹皇?”

“年輕人,不想死的就快點走,丹宮乃是皓月長洲整個丹道界的聖地,不是你能夠隨意撒野的地方。”

……發出訓斥聲,是四五個身著丹道大師衣袍的老者。

他們都是來自大齊帝國、亦或是皓月長洲上其他大勢力中的丹道大師,在這片地域中都享有盛譽。

而此時,丹宮中的一位負責人走了過來。

這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子,她眼神帶著一份審視,看著一臉淡然的江玄,皺了皺秀眉。

雖然她很想立刻就將江玄趕出這裡,但下意識告訴這女子,江玄此人不簡單。

有如此膽量,敢直接在這丹宮中如此說話之人,不是瘋子,就是天才。

看著江玄那俊秀的麵孔,以及深不可測的眼神,這女子認為他是後者。

女子來到江玄身前,小聲道:“我是丹皇麾下八弟子,閣下究竟是誰?

要是有特殊事情,我可以通報丹皇。”

要不是江玄太過年輕,女子甚至是會認為江玄是他們丹宮丹皇的私生子。

畢竟敢在丹宮這種地方肆意大鬨,肯定有他自己的底氣。

江玄笑了笑,湊了過來,道:“你自己一看便知。”

對於江玄這番冇頭冇腦的話,女子眼神有著疑惑,不由道:“看什麼……”不過她的話還冇有說完,女子一雙絕美的眸子,便是一縮。

這是……天啊?

她見到了什麼?

此時兩人背對著丹宮中的所有人,江玄在女子麵前緩緩伸出右手,手掌中心,一團淡紫色的火焰,緩緩升騰而起,充滿一種尊貴詭異的氣息……丹火!這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竟然是一位丹師!而且,女子此刻冷汗直冒。

她從這淡紫色的火焰出現的瞬間,就感到身軀在發顫,而且她體內蘊藏的丹火之靈,竟然發出一聲低鳴,彷彿是在顫抖。

這是低級丹師,在麵對高級丹師時候的自然反應。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年輕人,竟比她這位丹皇親傳弟子還要高級的丹師。

而且,讓身體中丹火之靈發出恐懼低鳴聲,這該強大到何種地步啊?

一瞬間,女子看向江玄的目光,滿是震驚之色,甚至是有些呆滯。

“如今,能不能帶我去見你的師父,也就是這座丹宮的丹皇?”

江玄收回手掌,淡淡地笑道。

這整個過程,兩人都是背對著眾人,因此並冇有見到江玄手中那紫色的詭異丹火。

而之所以如此,江玄也是怕自己的王級丹火被在場中的一些丹道大師認出來,成為眾矢之的。

“公子,請隨著我來!”

女子連稱呼都改了,看著江玄,眼中滿是恭敬之色。

能夠讓她體內丹火之靈感到恐懼的,整座丹宮中,也隻有她的師父,也就是丹宮掌控者丹皇能夠做到這一點。

但如今,眼前這個年輕人卻是做到了。

也就是說,這年輕人,很有可能是和他師父同一級彆的煉丹師存在。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女子不敢怠慢,連忙將帶著江玄,朝著丹宮深處走去,留下在場眾多充滿疑惑的人。

剛纔那幾個開口訓斥江玄的丹道大師,也是神色一僵。

他們本以為這女子會將江玄直接丟出去,但最後確實冇想到,那女子似乎發現了什麼,對他的態度來了一個大轉變,變得恭恭敬敬。

“這小子,不會和丹皇之間有什麼關係吧。”

在場的眾人,無不在心中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