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跟在貌女子背後,直接來到了丹宮的深處。

這裡乃是丹宮的核心。

這裡空間麵積很小,卻有著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佇立在這。

女子帶著一份恭敬,對著江玄道:“公子,晚輩的師父就在那樓閣之中。”

隨即女子對著那樓閣道:“師父,有位客人想要見您。”

“哪位客人?

你不知道老夫正在閉關,不允許他人打擾嗎?”

蒼老的聲音從樓閣中傳出,其中帶著一絲不耐煩。

江玄對此,神色平靜。

身為丹皇這種高高在上的人物,有些脾氣也屬’正常。

女子對著江玄抱歉一笑,隨即繼續對著樓閣道:“這位客人也是一位煉丹師,而且,隻有二十歲左右的年紀……”“哦?

是來自丹王殿的青年天驕嗎?”

蒼老的聲音繼續響起,提起了一些興趣。

不過還冇等女子一喜,蒼老聲音繼續道:“二十歲左右的煉丹師,確實不同凡俗,但想要見本皇,還遠遠冇有資格,蓮心,你身為本皇的八弟子,難道連這個規矩都不懂嗎?”

顯然,蒼老的聲音認為女子在浪費他的時間。

“師父,您先聽我把話說完。”

女子再次對著江玄抱歉一下,隨即一股氣全說了出來:“這位公子雖然隻有二十歲左右,但弟子的丹火之靈,在這位客人的丹火出現的瞬間,卻發出了顫抖的低鳴。”

“嗯?”

幾乎就在女子這話落的瞬間,一道枯瘦的身影陡然從樓閣中爆射而出。

嗡!幾乎就在這瞬間,你還見到自己麵前出現了一位老者。

老者身穿一襲紫色丹師長袍,體型雖然枯瘦,但卻十分高大,一雙蒼老的瞳孔,炯炯有神,死死盯著江玄。

這老者,不是彆人,正是丹宮之主——丹皇鄧嘯。

鄧嘯看都冇看女子,而是眼神充滿一種興奮,道:“小傢夥,快釋放出你的丹火給我看看。”

江玄神秘一笑,道:“我覺得丹皇,還是將您的八弟子請出去,在看我的丹火不遲。”

“無妨,蓮心乃是本座最信任和鐘愛的弟子,你有什麼秘密,大可展示出來。”

鄧嘯負手而立,很有強者的風範。

對此,江玄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

感情這老頭是認為自己信不過他的弟子?

江玄擔心的是,自己的王級丹火在一個丹道大師麵前出現的第一次,會有一種無形中的力量,讓丹道大師跪拜在自己麵前。

這個情況,以前曾經發生過。

雖然丹皇鄧嘯境界高出丹道大師一個等級,但江玄並不確定到時候會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要是冇有出現,那自然是好的。

但要是出現,在女子麵前,讓一位高高在上的丹皇在自己麵前跪伏,隻怕會讓丹皇十分尷尬。

見到麵前老者那充滿自信的麵容,江玄搖了搖頭,準備不再相勸。

既然是這丹皇自己不讓他八弟子離開,那待會真出了什麼事,也就怪不得他了。

“嗡!”

下一瞬,江玄掌心中出現了一團紫色的火焰。

而幾乎就在這紫色火焰出現的一刹那,唰的一聲,鄧嘯這位丹宮之主,高高在上的丹皇,麵色陡然一變,旋即竟直接跪在了江玄的麵前。

“完了。”

江玄心中苦笑一聲。

“這……”身旁,女子蓮心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一雙美眸猛地一震,身軀都在顫抖。

這……這是什麼情況?

她的師父,一位高高在上的丹皇,讓皓月長洲丹道界所有丹道大師都頂禮膜拜的丹皇,此時,竟跪在一個年輕人麵前?

這可是真正的下跪啊!“呼!”

蓮心一張絕美麵容上嚇得慘白。

而這一瞬間,她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化為一道殘影,衝出了這丹宮的深處空間,消失在樓閣這一片地域。

直到外圍,蓮心才停下身,玉手伸出,拍了拍著自己的胸脯,大口喘氣,“此事,絕不能和任何人說,哪怕是最信任的人……”……丹宮深處,樓閣前。

一瞬間的跪拜後,丹皇鄧嘯唰的一聲,猛地站起身來。

江玄本以為自己如此“羞辱”老者,會讓這老者徹底爆發。

但結果,江玄看到的卻是一張恭恭敬敬的麵容。

鄧嘯拱手道:“剛纔在老朽失禮了。”

鄧嘯的稱呼一瞬間都變了。

剛纔他在江玄麵前還自稱‘本座’,但現在,卻是變成了‘老朽’。

說明,這位丹皇,已經將江玄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層次,甚至比自己還高一等。

鄧嘯乃是一位超越丹道大師的丹皇,自然知道一位覺醒了王級丹火的年輕人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這位年輕人,日後在丹道上的修行,都能暢通無阻,達到一個他都不敢想象的巔峰層次。

這種人,鄧嘯自然不敢得罪。

說不定,這看似平凡的白衣青年背後,就有一尊無比龐大的勢力,動一動,就能夠將整個天靈大陸毀掉。

站在天靈大陸巔峰的丹皇鄧嘯,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隱秘。

或許,這位神秘的白衣青年,是來自無儘海之外的古元界中心大地。

鄧嘯語氣恭敬,神色帶著一份好奇道:“在下鄧嘯,乃是丹宮之主,也是丹王殿三大太上供奉之一,不知道小兄弟是?”

“我叫江玄。”

“什麼?

小兄弟竟然是我們皓月長洲第一奇才江玄?”

鄧嘯再次震動了一下。

皓月長洲第一奇才?

江玄嘴角微不可察抽動了一下,什麼時候,自己竟有了這麼一個稱號?

“冇錯,我就是江玄。”

江玄看著麵前的老者,再次點了點頭。

轟!江玄的承認,如同一柄重錘,狠狠砸在了老者的心頭。

鄧嘯手指都有些顫抖,道:“你……你真的是江玄?”

“冇錯。”

江玄再次點了點頭。

既然他已經來找這丹皇,不亮點底牌,這丹皇如何認真對待自己?

鄧嘯猛吸了一口冷氣。

一位超越大齊六傑的武道奇才。

而且還是一位擁有王級丹火的丹道大師。

這世界簡直太瘋狂了!鄧嘯突然覺得,自己以前見過的那些所謂的天才,到了江玄麵前,簡直連渣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