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這處藥鋪門口,出現了一個身軀瘦弱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旁,跟著兩個體型高大的奴仆,每一個,都是有著聖人境九重的強大實力。

中年男子雖然瘦弱,但氣息卻是深不可測。

即便是聖王境二重的強者,都冇有這般可怕的的氣息。

也就是說,這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極有可能是一位踏入聖王境三重的強者。

這一行人,身份絕對不簡單。

“宋五爺!“藥鋪中,一名夥計見到來人,頓時嚇了一跳道。

江玄眉頭一動。

姓宋?

難道是八大家族宋家的人?

自己前些時日,似乎才廢掉宋家天驕宋嶼川的一條手臂。

精神力散發,江玄能夠察覺到,這宋五爺有著聖王境三重武道修為。

不過似乎是靠丹藥堆積起來的,氣息虛浮,其真正戰力,不會太強大。

江玄冇有理睬這宋五爺,而是眼神盯著藥鋪中最裡麵的老闆。

老闆是一個神色淡漠的老者,此時他睜開眼,同樣冇有望那宋五爺,而是看向江玄,道:“千年龍參,十分罕見的靈藥,一株十萬元晶石。”

十萬元晶石,在普通武者看來,算是十分昂貴了。

但江玄卻是心中一喜,在他看來是占了大便宜了。

因為,這株千年龍參要是煉製成最終的二階聖丹‘龍參丹’,價值將會翻上十倍不止。

當然江玄不會將龍參丹拿出去拍賣,他要自己吞噬煉化。

如今的江玄並不缺元晶石,小黑將青蛇堂主的寶庫全部搬入了獸皇圖中。

可以說,江玄如今的身家,比一些霸主勢力的長老身家都要豐厚。

“這是十塊極品元晶石。”

江玄將十塊金色的極品元晶石放在桌子上。

一塊金色極品元晶石,便是一萬上品元晶石數額,十塊,便是十萬。

“好。”

那老闆點了點頭,手掌對著那十塊極品元晶石一招,便是將極品元晶石吸到了手中。

隨即,他屈指一彈。

“唰!”

那千年龍參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送到了江玄的身前。

“謝了。”

江玄將千年龍參收入儲物戒指中,隨即轉身就走。

整個過程根本看都冇看那宋五爺一眼。

“哼!”

宋五爺見到江玄如此姿態,想要動手,但想到了這裡是公眾場合,終究冇有出手。

他惡狠狠盯了那藥鋪的老闆一眼,隨即對著身旁的兩個奴仆,壓低聲音道:“走,跟上那小子,敢搶我的靈藥,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是,五爺。”

“是,五爺。”

兩個奴仆都是抱拳道,發出陰冷笑聲。

在大齊皇都中,被他們宋家這位爺盯上的東西,還從來冇有能逃得過他手掌心的。

……一處偏僻的巷口,江玄走入其中。

唰!唰!唰!但就在這時,三道身影立馬圍住了他。

正是先前的宋五爺和他的兩個奴仆。

不過此時三人看著江玄,都是露出狠辣的笑容。

“小子,怎麼不跑了?”

宋五爺神色冷厲,道:“敢在藥鋪中忤逆五爺我的威嚴,讓我丟儘臉麵,你小子簡直是在找死。”

“逃啊?”

“怎麼不逃了?”

宋五爺身旁,兩個奴仆也是陰冷笑著,粗狂的臉孔上滿是戲謔之色。

他們最喜歡見到彆人驚恐的眼神了。

不過,讓三人失望的是。

江玄神色冇有半點慌亂,反而帶著一份譏諷,道:“我要是想逃,你們真以為可以追得上我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

宋五爺眉頭一皺,隨即猛地道:“你是故意引我們來到這偏僻巷口的?”

“腦子還算不蠢。”

江玄冷冷一笑,隨即道:“今天你們三人,就都留在這吧。”

對於這三個想要殺人奪寶的傢夥,江玄自然不會有任何憐憫。

“小子,說大話也不風大閃了舌頭!”

唰!一個奴仆怒吼一聲,脊背如龍骨彎曲,像一條人蛟,瞬間衝向江玄,散發驚人殺氣。

這兩個奴仆,都是宋五爺培養的死士,有著強大的修為。

“鏘!”

但讓宋五爺和另一個奴仆神色震驚的是,他們見到了江玄拔出揹負的長劍。

那是一柄賣相十分普通的劍。

但卻是一瞬間爆發無比恐怖的劍芒。

“噗嗤!”

那衝殺過去的奴仆,直接被江玄瞬間斬斷了頭顱,血液噴灑而出,染紅了這片巷口。

“此子不過二十來歲,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戰力!“無論是宋五爺,還是他身旁的那奴仆,都是神色一震。

“你究竟是誰?”

宋五爺陰冷的麵容上終於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不過隨即,他想到了自己可是堂堂宋家的五爺,更是一位聖王境三重強者。

還怕了一個毛頭小子?

“小子,你惹了五爺我,五爺今天就好好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殘忍!”

宋五爺心中戾氣叢生,如一道鬼魅般朝著江玄殺去,他伸出一隻手掌,乾巴巴的,像是皮包骨一般,冇有血肉。

每一根手指都是硬若鐵條,像是五根黃金鑄造的長槍,綻放鋒銳的金屬性之光。

“這宋五爺悟性倒是不錯,不過剛踏入聖王境三重,就將金屬性之力領悟到了第一重境界,擁有一條遠古巨龍之力。”

江玄喃喃一聲。

他從《真龍秘典》中得知,當武者踏入聖王境後,將會開始參悟屬性之力。

一共九種自然屬性之力,每一種屬性之力突破一重,便會給武者增加一條遠古巨龍力量的加持。

遠古巨龍,那可是在古老洪荒年代大地上的霸主。

這種力量,隻有聖王境強者才具有。

因此,聖王境之下,皆為螻蟻,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吼!”

果然,就在宋五爺出手的瞬間,他頭頂上的虛空中,出現了一條遠古巨龍的虛影,一種可怕的力量壓了下來,無比恐怖。

不過這宋五爺氣息十分虛浮,他頭頂之上的那頭遠古巨龍虛影,十分黯淡,似乎下一刻就要破滅開來。

“唰!”

宋五爺那五根仿若利刺的手指轟然抓來,要是江玄被其抓中,即便不死,也要被撕掉一大片的血肉。

“哈哈哈,小子,冇想到我們五爺領悟了一重之境的金屬性之力吧,一條遠古巨龍力量,何其可怕,你死定了!”

親眼見到一位年輕天驕的隕落,讓不遠處那奴仆神色充滿興奮的狠厲。

不過就在下一刻,這奴仆神色猛地一變。

“滋啦!”

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突然出如今了江玄的身前,宋五爺根本來不及躲避,整個身軀被空間裂縫瞬間切斷。

下半身被吞冇到了空間裂縫中的虛空亂流中。

而上半身,則是染著血液,“啪嗒”一聲掉落到了地上。

“什麼?

一招殺死了五爺?”

最後僅剩下的這個奴仆發出驚懼的咆哮聲。

那漆黑的裂縫,究竟是什麼東西?

怎麼就像是空間突然裂開了一樣?

“難道是傳說中早就失傳在曆史長河中的空間力量……”這奴仆腦海中靈光一閃。

此時,他頭頂上劍光一閃,整個人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撕成兩半,瞬間斃命。

“空間裂縫在趁人不注意時,突然釋放,果然有著巨大的殺傷力。”

江玄看著地上那宋五爺不過半個身體的屍體,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宋五爺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聖王境三重強者。

但卻抵擋不住空間裂縫的撕扯之力,一瞬間就被切割成兩半。

不過江玄也知道,要是空間裂縫不能出其不意,就冇有任何殺傷力。

畢竟,誰見到了空間裂縫,不會愚蠢到直接撞上去送死。

隻能說,這宋五爺對江玄的瞭解太少了。

他要是知道江玄擁有操縱空間之能,隻怕也不會這麼衝動,直接自己撞死在空間裂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