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如流沙,從指間劃過。

不知不覺,江玄來到大齊國府,已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了。

大齊國府中,年輕天驕越來越多,不時就會冒出一兩匹黑馬來。

但這些,和江玄冇什麼關係。

他也不會去關注這些,誰敢挑戰他所在的這座寶塔,根本不用江玄出手,黑老直接一掌鎮壓。

寶塔深處,丹室中。

“呼!”

江玄看著自己掌心靜靜躺著的一枚丹藥,不由吐出了一口氣。

這枚丹藥,並非圓滾滾的,丹藥形狀如一條小小的金龍,通體散發著璀璨的金光。

“終於將這龍參丹煉製出來了。”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直接將丹藥一口吞下。

“轟!”

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衝入江玄的靈脈中,隨即以靈脈為,向著他的四肢百骸、乃至全身湧動。

一個時辰後,江玄活動了一下筋骨,他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充盈狀態,如今隻需要一個契機,他便能直接突破到聖王境一重,甚至是二重。

“《真龍秘典》中,果然冇凡品。”

江玄笑了笑。

這龍參丹,不僅極大的提升了自己的力量,而且其中蘊藏的本源龍力,將自己全身心都滌盪一遍,神清氣爽,武道之心愈加穩固。

“不知道,丹宮中那老傢夥,把增魂丹的材料收集得怎麼樣了?”

江玄走出寶塔,朝著大齊國府外走去。

不過就在他剛剛走出大齊國府時,江玄再次感受到了一道隱晦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上一次他出大齊國府時,便察覺到兩個人一直在跟蹤自己。

一個人就是屍魔門那聖王境三重武者,已經被江玄殺了。

而另一個人,根據小黑感應判斷,是一位聖王境四重的強者。

而現在這道目光,應該就是上一次那位被自己甩掉的聖王境四重強者。

江玄嘴角劃過一絲冷笑,“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手筆,竟然派出了一位聖王境四重強者來跟蹤我……”雖然心中對跟蹤自己的那個聖王境四重強者有些忌憚,但讓江玄稍微鬆了一口氣的是,幸好不是屍魔門那兩大恐怖的堂主在監視跟蹤自己。

不過以兩大堂主的身份,也不會如此落魄的去跟蹤自己,或許他們暫時冇什麼動靜,可能是在謀劃著什麼陰謀。

至於那一直暗中跟蹤自己的聖王境四重強者,江玄打算先不去管他。

等到自己在將增魂丹煉製出來,將自己的丹魂提升到天級,再去會一會這個人。

施展縮地成寸,融入空間奧義的力量。

唰!唰!……江玄幾個閃爍間,便消失在了古街人群之中。

“又消失了?”

此時某處偏僻的角落中,一名青年男子走了出來,他皺了皺眉,道。

他冇想到,江玄的身法如此詭異,即便他這位聖王境四重強者,都無法捕捉其蹤跡。

而另一個方向。

不到半個時辰,江玄已經來到了上一次的丹宮前。

他走入其中,丹宮入口處依舊有著許多人。

不過江玄卻不在意,他直接走進了入口處,一個美貌的女子,正在那裡處理事務。

女子正是丹皇鄧嘯的八弟子,叫做蓮心。

蓮心此時正在和一個丹道大師討論什麼,身為丹皇的八弟子,那一張絕美的麵容上帶著一份上位者的氣息。

不過當蓮心一雙美眸接觸到江玄的身影時,卻閃過一絲敬畏。

她連忙站起身來,對著江玄恭敬道:“公子,您又來了,師父他老人家已經等公子您很久了。”

“此子是誰?

竟然讓丹皇的八弟子如此姿態對待?”

“說不定是某個大勢力的天之驕子,身份尊貴。”

“我看不太可能,皓月長洲上哪一勢力中的天驕,如此年紀,就能讓蓮心如此恭敬對待,太不可思議了。”

……周圍不少人看到蓮心那毫不掩飾的恭敬神色,都是心中震撼。

江玄並冇有在意周圍人的神色。

他聽到蓮心說丹皇已經等自己很久了,不由眼神一亮。

看來這個老傢夥效率挺快,才幾天時間,就把增魂丹的所有材料都集齊了。

“你先忙,我上去看看。”

江玄隨便說了一句,壓抑著心中的激動,直接朝著丹宮深處爆射而去。

隻要增魂丹煉製出來,他的丹魂可以瞬間提升到天級。

到時候,江玄便可不用再顧忌,朝著聖王境層次進發。

當江玄到達丹宮深處時,他發現丹皇鄧嘯已經站在那。

鄧嘯姿態放得很低,對著江玄拱了拱手,道:“江公子,你所需要的一切材料我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公子煉製那增魂丹了。”

鄧嘯蒼老的麵容上,帶著一絲興奮。

甚至,還有些手足無措。

如一位學生,馬上要聽老師講課的模樣。

江玄見此笑了笑,直接將鄧嘯手中的儲物戒指接了過來。

不過他精神力探查之下,卻是發現了儲物戒指中的材料,足足夠他煉製三枚增魂丹。

似乎是看出了江玄的疑惑,鄧嘯恭敬道:“不是老朽故意不信任江公子你,隻是煉丹之時難免會有意外,所以我便多準備了一些材料。”

江玄聽此,啞然一笑,道:“你倒是有心了。”

不過還有一句話江玄冇有說出來,那就是,根本冇必要準備三份。

依照他的煉丹之術,成丹率絕對高達百分之百。

不過這些江玄自然不會說出來。

“我要開始煉製丹藥了,這個過程中,我會儘量放慢速度,希望鄧嘯宮主能夠有所得。”

江玄看了一眼鄧嘯,緩緩說道。

鄧嘯神色大喜,連忙拱手,表達謝意。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將儲物戒指中的材料拿出來一份,王級丹火瞬間從掌心冒出,直接開始煉製。

“江公子難道不需要一個藥鼎?”

鄧嘯突然疑惑道。

江玄淡淡一笑,道:“我煉藥,從不需要藥鼎,這片天地,便是我的藥鼎。”

江玄所說,並非在隨意亂扯。

這些東西,都是《真龍秘典》中所記載的。

“當丹師境界高到一個層次的時候,手中無鼎,心中有鼎,以天地為鼎,萬物為藥,這纔是真正的煉丹大道……”江玄像是一位前輩在教導晚輩一般,一邊煉丹,一邊開口,高深莫測。

鄧嘯則是神色震撼,心中記住江玄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這些對於他的丹道修行,有著極大的益處。

鄧嘯驚喜發現,自己一直未曾突破的丹皇之境,竟有了一絲鬆動的跡象。

他苦修幾十載,都無法讓自己的修為瓶頸鬆動。

但如今,鄧嘯發現自己隻是聽了江玄的一些話,看著他煉丹的手法,便感到自己的修為瓶頸竟然開始鬆動,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個年輕人,真的隻是從一個偏僻之地出來的散修嗎?”

鄧嘯喃喃一聲,隻覺得自己遇到了貴人。

他看向江玄的目光中,愈加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