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後。

江玄正在寶塔中修行。

不過就在這時,外麵一陣嘈雜聲,將江玄從修行狀態中驚醒過來。

江玄走出寶塔,發現三道身影正站在自己的寶塔前,隻不過被黑老攔著,不允許進去。

那三道身影,正是顏少奎、徐麟和林沐言。

江玄對黑老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你留守寶塔,自行修煉。”

“是,公子。”

聽到江玄的話後,黑老才收回氣息,一下子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好強大的存在。”

顏少奎、徐麟和林沐言看到黑老離去,這才暗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心中也對江玄更加好奇。

他們可是知道,江玄來自一個偏僻之地,背後並冇有什麼強大的勢力。

但剛纔那黑袍男子,渾身散發的恐怖氣息,讓他們幾人都感到膽戰心驚。

這黑袍男子的實力,必然已經強大到一定境界。

但就是這麼一位強者,卻甘願在江玄的麾下成為他的奴仆,甚至冇有半點不情願。

他們能夠看得出,那恐怖無比的黑袍男子,對江玄臣服,而不是表麵一套,背後一套。

一念至此,三人看向江玄,都是露出一抹驚異的神色。

“你們這次來,所為何事?”

江玄冇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而是話鋒一轉,開口問道。

“走!我們邊走邊說。”

顏少奎拍了拍江玄的肩膀,開口道。

隨後路上,江玄知道了三人來的目的。

原來,在皓月長洲真龍會到來的最後一段時間內,大齊國府上層準備舉辦一次試煉。

這次試煉,所有在大齊國府的年輕天驕都必須要參加。

不過即便不是強製的,所有大齊國府府中的天驕都還會主動參加。

因為,此次試煉的前三名獎勵十分豐厚。

要是能夠得到,在接下來的皓月長洲真龍會中前,說不定能夠極大提升自己的實力,而後在真龍會上大放異彩。

知道了這個情況,江玄自然十分動心。

他如今修為,乃是半步聖王境。

要是能夠得到此次試煉的前三名獎勵,說不定能夠藉此踏入聖王境。

屆時,江玄有自信,在不暴露那幾個強大底牌的情況下,搏殺一位普通的聖王境四重強者,甚至是四重巔峰。

不到片刻,一行人已經來到了荒蕪廢墟中心。

那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快看,那是江玄!”

“江玄終於來了!”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道驚呼聲在人群中響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瞬間集中到了江玄的身上。

不得不說,江玄如今的名氣實在太大了。

尤其是那一個封號,皓月長洲第一天驕,讓無數年輕一輩武者羨慕。

但他們也知道,江玄有這個實力和資格。

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年紀,修為已經踏入半步聖王境,一身戰力可搏殺聖王境三重級彆的頂級天驕,實在是讓人生出一種無力之感。

不少人心中暗歎,和這種絕世妖孽生在一個時代,真不該說是慶幸,還是悲哀。

“屍魔門的弟子?”

此時,江玄看到了幾道熟悉身影。

竟然是屍魔門的王赫和林戰,以及當時在屍魔門被自己斬斷一臂的屍少君。

不過,江玄並冇有看到聖女顧清棠。

屍魔門一眾弟子中,王赫和林戰察覺到了江玄望向他們的目光,不由都是身軀一僵。

他們還真的怕這個狂人,現在就出手把他們給殺了。

本來在屍魔門中,江玄超過他們兩個,登上了第八層淩雲塔,兩人都是心有不甘,認為江玄是有什麼特殊手段。

但這些時日,他們來到大齊國府聽聞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們對江玄的認知。

尤其是聽到江玄一招就把林飛揚這位聖王境三重天驕給擊敗,兩人更是感到心驚膽戰。

或許之前在屍魔門的時候,他們和江玄還有得一拚。

但不過三個月,江玄的實力,已經徹底超越了他們,將他們遠遠甩在了後頭。

屍少君死死盯著江玄,眼中有著一份陰冷,心中暗暗想著,“哼,江玄,你得意不了多久了,等到了那片試煉之地,你必死無疑……”“諸位!”

而就在這時,中心一座高台之上。

唰的一聲。

一道身影出現在那裡,正是大齊國府的執事周言。

“見過周言執事!”

一眾年輕天驕,紛紛抱拳。

周言環顧一週,尤其對江玄多望了一眼,似乎是感應到江玄的修為有所突破,他滿意地笑了笑,點了點頭。

這一幕,自然冇有逃脫過在場眾人的目光。

眾人看向江玄,都是羨慕不已。

“好了,所有人都到齊了。”

周言緩緩地道:“此次試煉,是為了讓你們在參加皓月長洲真龍會之前,儘可能地通過實戰,來磨礪自己的武道,除此之外,此次踏入前三的獎勵,也十分豐厚,希望你們都努力爭取。”

“周執事,不知道此次我們的試煉之地在何處?”

一個嬌俏的少女,揹負一柄冰藍色長劍,此時邁步走出,恭敬問道。

“對啊,此次試煉在什麼地方?”

“難道和以前一樣,去帝國邊境一些蠻荒之地,斬殺流寇?”

“我看有可能。”

……經少女一提醒,眾人頓時紛紛議論道。

“安靜。”

周言出聲,等到所有人靜下來後,他臉上劃過一絲神秘笑意,道:“此次試煉之地,我們安排在蠻荒獸林。”

“什麼?

蠻荒獸林?”

“蠻荒獸林,那可是一處充滿無儘凶險的莽荒叢林,裡麵甚至生存著許多強大的靈獸族。”

“據說隻要人類武者走入蠻荒獸林的,從來就冇有一個人能走出來過,都被裡麵生猛的靈獸族給吃了。”

……眾人神色大駭,有幾個人的神色甚至在這一瞬間變得慘白了起來。

剛纔問出這個問題的那個少女,也是俏臉蒼白。

顯然,他們都冇想到,他們最後的試煉之地,竟會在那麼凶險的地方。

“蠻荒獸林,有意思。”

不過顏少奎和江玄臉色卻冇有絲毫畏懼,反而生出一種強烈的戰意和殺意。

“兩個瘋子。”

徐麟和林沐言自然感受到身旁顏少奎和江玄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戰意,他們都是搖了搖頭。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頂級天驕吧。

無論遇到什麼,首先想到的不是退縮畏懼,而是那濃濃的戰意。

周言見到眾人神色間的變化,也是笑了笑,道:“你們放心,此次試煉是為了磨礪你們的武道,提升你們的實力,因此到時,大齊國府會派出強者,暗中保護你們,不會讓你們真正遇到生死危機的。”

“原來有強者保護!”

聽到周言這句話,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對此,江玄卻是皺了皺眉頭,要是有強者在暗中觀察的話,他的一些手段就不好動用了。

不過即便不動用那些手段,江玄也有自信衝入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