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話落的瞬間。

不遠處,他看向的那處茂密叢林中,一道身影閃爍出來,正是周言。

這位大齊國府的執事,此時臉上帶著一份震動,看著麵帶笑意的江玄,不由道:“冇想到你的感知力竟然這麼強大。”

“晚輩修行過一種秘術,能夠擴大感知力。”

江玄笑著迴應道。

不過,當他知道來人乃是周言時,不免還是有些詫異,畢竟,這位大齊國府的執事,身份地位極高,這一次竟然屈尊前來保護自己。

周言點了點頭,深色滿意道:“你很不錯,至於你戰寵所殺的靈獸,所獲得的積分自然算你身上。”

“多謝周言執事。”

江玄抱了抱拳。

對於周言,江玄心中還是有好感的。

而此時,峽穀中的慘叫聲已經慢慢平息下去。

小黑一雙狗爪子上不沾血,但已經將峽穀中幾十頭靈獸全部擊殺。

江玄眼中有著一抹震驚。

小黑如今雖說實力不比當年,但這戰力還是不可小覷,短短一瞬間,便將這些靈獸全部擊殺了隨後,江玄將那靈獸王的屍體,一階裝入的儲物戒指中。

一頭聖王境靈獸的屍體,可是蘊藏著極其龐大的靈獸晶魄。

對於江玄來說,十分珍貴。

他自然不會任由其曝屍荒野。

“這一座峽穀中的靈獸,甚至是包括了一頭靈獸王,全部給我殺了後,我的積分點應該已經好幾萬了。”

江玄心中暗想道。

而此時,周言的身影也再次消失了,江玄猜測,他應該再次潛伏在了暗處了。

……一個時辰後,江玄從峽穀中走出。

他準備再次通過同樣的辦法,去尋找強大的靈獸老巢。

這種直接清剿靈獸老巢的辦法,堆積積分的速度實在太恐怖了,江玄自然動心無比。

不過就在江玄剛剛走出峽穀時。

他忽然察覺到,兩道十分強大的氣息,從遠處傳來。

“這是?”

江玄神色一變。

幾乎就在下一瞬,那兩道氣息化作兩道身影出現在他的麵前。

竟然是屍魔門的兩大堂主。

“冰霜堂主!”

“幽雷堂主!”

江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他終於明白了,自己這幾日為何總感到心神不寧了。

看來,是他預感到今日在這蠻荒獸林中會遇到強敵。

怪不得屍魔門弟子像是突然出現在大齊國府。

肯定是那幾個屍魔門弟子告知了這兩大堂主,此次大齊國府天驕試煉的所在地。

如此一來,自己的蹤跡,也就暴露了。

而兩大堂主,也有了下手的機會。

江玄目光閃過了一絲冰寒。

“江玄小子,當年你將整個屍魔門鬨得天翻地覆,成為整個皓月長洲武道界的恥辱,今日,你必死無疑!”

幽雷堂主麵色帶著一份冷意道。

“哼!誰死還不一定呢!”

江玄冷哼一聲。

此時,冰霜堂主那絕美的麵龐上露出一絲笑意,道:“江玄,你要是現在歸降我屍魔門,並且交出你身上的寶物,或許我可以保你一命。”

當冰霜堂主說到“交出身上的寶物”時,江玄能夠清晰感知到,這冰霜堂主眼中閃過的貪婪之色。

“莫非,他們已經猜到,我在葬魂塚的黑暗深淵下,得到了機緣造化了?”

江玄眼中露出一絲驚疑不定。

隨後,他便確定了自己內心的猜測。

因為,屍魔門竟然直接將兩位強大的堂主給派了出來,這說明是屍魔門對自己懷有必殺之心,根本不會給自己任何活路。

江玄心猛地一沉。

看來,屍魔門高層,已經發現自己在黑暗深淵中得到了巨大造化和機緣。

他們想要從自己身上重新奪回來。

“不要和這小子廢話了,直接將他殺了,他身上物造化,自然就是我們的了。”

幽雷堂主神色閃過一絲陰沉,冷笑道。

冰霜堂主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把這小子殺了吧。”

“你們好大的膽子!”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隨即。

“唰。”

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江玄的身前,將他護在身後。

正是周言執事!周言此時神色一片陰沉。

他知道江玄讓屍魔門成為整個皓月長洲的笑柄,屍魔門肯定會派強者前來,鎮殺江玄。

但周言怎麼也冇有想到,來鎮殺江玄的,竟是兩位強大的堂主。

要知道,屍魔門的四大堂主,每一個都是僅次於門主的蓋世存在。

每一位堂主,都有著聖王境巔峰的實力。

要知道,周言這位大齊國府執事,也隻是一位聖王境巔峰的強者。

周言神色沉鬱,眼中帶著警惕,盯著麵前的兩大堂主,神色凝重道:“如今江玄是我大齊國府之人,你們要殺他,就不怕皇室震怒,惹禍上身嗎?”

“惹禍上身?”

幽雷堂主眼中帶著譏諷,淡淡道:“我們要是將你周言一起殺了,誰知道是我們屍魔門出的手。”

“你敢殺我?”

周言眼中生出一絲驚怒,冷喝道:“難道你就不怕屍魔門毀滅嗎?

你要知道,大齊國府的背後,可是整個大齊皇室。”

“大齊皇室又如何?”

“我屍魔門背後,更是古元界中心大地的萬魔宮,區區一個一級域的大陸,誰敢毀我屍魔門?”

幽雷堂主神色瘋狂,他大手一揮,對著身旁的冰霜堂主道:“一起上,將這二人全部殺了,到時候的造化,你我二人平分。”

冰霜堂主點了點頭,一雙絕美的眸子,閃過一絲冰寒的殺意。

轟!轟!兩股龐大的氣息,頓時在這片天地間爆發。

幽雷堂主和冰霜堂主一齊出手,兩大聖王境巔峰的強者,可怕的氣息瞬間充斥這片天地,恐怖到了極點。

周言神色無比陰沉。

要是隻有一位堂主,他還能從容應對,甚至將其擊殺。

但此時有江玄這個“拖油瓶”在,周言無法全力出手,甚至還要保護江玄,不受傷害。

“周言執事,他們要殺的是我,你不用保護我,直接離開,以你的實力,他們攔不住你。”

江玄淡漠地道。

周言搖了搖頭,沉聲道:“既然我選擇保護你,那我就不會退縮,不管是為了皇室,還是為了我大齊國府在整片皓月長洲上立足,我都會拚儘全力,保護你的安全!”

唰!話落,周言整個人身上湧出一股磅礴如汪洋的可怕力量。

嗡!他背後,兩頭完全由烈焰組成的龐大虛影,從虛空中竄出,那是遠古朱雀。

“二重之境的火屬性之力!”

幽雷堂主目光一詫,但隨即便是冷哼一聲。

“吼!”

“吼!”

他背後的虛空中,也是出現了兩條完全由天地雷霆組成的遠古巨龍虛影,猛地浮現出來,其中充滿雷屬性的狂暴和毀滅氣機。

“二重之境的雷屬性之力!”

周言神色一沉,道:“屍魔門的幽雷堂主,乃是四大堂主中攻伐力量最強大的一位,雷,代表著毀滅,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周言,你不必拖延時間了,這裡早已被我們佈置了一座隔絕靈陣,不會有人發現此處的動靜的,你就和江玄這小子一起死在這吧!”

幽雷堂主冷笑一聲,渾身雷霆萬丈,如一位雷王在大地行走,朝著周言殺去。

“江玄,你要是選擇歸順於我,我可以保你一命。”

冰霜堂主誘惑地道。

她渾身綻放冰寒氣息,朝著江玄二人壓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