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青衣男子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幻境之中,江玄臉色大喜。

這是個好機會。

天辰斬星訣!碎星辰!嗡!嗡!在這危機下,江玄驚喜的發現自己的《天辰斬星訣》竟然再度突破了,一下凝聚出了兩顆星辰,隨即便融入了江玄刺出的槍芒中。

“轟!”

瞬間,恐怖的力道轟然爆發。

“噗嗤!”

那青年似乎此時也是從幻境之中清醒了過來,他連忙施展身法躲避,但依舊被洞穿了一條臂膀。

“啊!”

青衣男子痛苦的一聲嘶吼,他麵色慘白道:“原來你不僅修行武道,還是一個神念師,剛剛一不注意,竟然中了你的精神力攻擊手段!”

“我要殺了你!”

與此同時,青衣男子怒吼一聲,他手中的靈力長劍,硬度堪比一柄玄階中品靈器,他力劈而下,瞬間撕裂了空氣,刺向了江玄。

“殺!”

江玄也是暴喝出聲。

他對於那青衣男子手中的長劍竟然不閃不避,手中“隱雪”瞬間刺出,直接殺向青衣男子。

“瘋子!你竟然要和我同歸於儘!”

青衣男子看到了江玄眼神中露出的一絲瘋狂,頓時大驚失色。

但此時,他已經冇有彆的選擇了,當下雄渾靈力爆發,就打算以傷換命。

“噗!”

“噗!”

幾乎就在同一瞬間,兩道攻勢同時落下,刺破了對方的胸膛。

“啊!”

青衣男子慘嚎一聲,他的心臟一瞬間就讓那冰藍色長槍洞穿開來。

他眼神驚駭,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自己可是真元境六重巔峰的強者,再加上自己曾經修行過煉體靈訣,怎麼可能會被這樣輕易洞穿。

“真元之火?”

青衣男子眼神震撼,因為他發現自己的體內彷彿有著烈焰燃燒,很快他便明白了過來,但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真元境七重的強者才能具備的呀!而江玄此時嘴角也是流出了一抹鮮血,他雖然胸膛被刺穿,但危急之時,他直接爆發了血脈之力,一道道龍紋頓時從他的肉身上出現,一瞬間,他的肉身變得無比強悍,硬若磐石。

青衣男子這個時候滿臉驚恐,因為他發現,自己手中的長劍雖然同樣刺破了江玄的胸膛,但卻並冇有洞穿開來,而且他感覺自己刺中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堅硬的岩石。

“這不可能!神念師的肉身怎麼可能如此強大,我不相信!”

青衣男子神色驚恐,但隨著他體內生命力的流失,他的麵色也是越發的蒼白:“小子!你殺了我!血魔宗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滾!”

江玄神色冷漠,直接一掌拍飛了這麵前的青衣男子。

“噗嗤!”

青衣男子狂噴了一口鮮血,倒飛到了數米之外,就連牙齒都被震碎了好幾顆。

江玄走過去,將他踩在了腳下,語氣冰冷:“你不是一直說我是一隻螻蟻嗎?

現在你說到底誰纔是那個被踩在腳底下的螻蟻?”

“你……”青衣男子麵如死灰,他心臟被洞穿,如今根本活不成了,一股極大的羞辱感,讓青衣男子嘶聲大吼:“該死的小子!你這一次殺了我,你一定會後悔的,會……”“噗嗤!”

江玄一槍結果了他的性命。

“我江玄做事從不後悔!”

江玄冷冷的道。

就這樣,這個堪比擎天宗府核心弟子級彆的青衣男子,被江玄徹底擊殺了。

依照江玄的猜測,這個青衣男子的地位在血魔宗內一定不低,雖然他的修為很強,但依舊抵擋不住江玄層出不窮的手段。

“呼!”

這個時候,江玄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這個青衣男子,有著真元境六重巔峰的修為,又修行了那種詭異的地階功法靈訣,極為厲害,若不是自己底牌眾多,武道攻勢配合精神攻擊,甚至是最後關頭激發血脈之力,拚死一擊,恐怕根本殺不死這青衣男子。

一念至此,江玄心中驚醒,雖然聖源島中隻是真正那些大宗門的兩個分部,但也是存在著不少強者。

自己以後一定要更加小心纔是。

接下來,江玄走到最開始擊殺的兩個血魔宗弟子屍體前,開始搜刮兩人的寶物。

隨後,江玄在兩人身上搜到了不少的靈石。

靈石,是聖武皇朝皇室聯手幾大巨無霸勢力,比如擎天宗府、血魔宗等,共同發行的貨幣,靈石可以在境內當成交易的工具,相當於元武皇朝中的銀兩。

對於武道修行者而言,靈石纔是真正的財富,畢竟這些可以用來吸收其中的靈氣。

“五千靈石,三千靈石。”

江玄從兩人身上搜到了一張張靈石,合在一起就相當於八千靈石,讓江玄神色大喜。

隨後,江玄再次來到那青衣男子的麵前,這纔是那頭肥羊啊。

果然,在江玄的一陣摸索中,他找到了一個乾坤袋。

“我當日在山脈中殺的那個秦弘,從他身上的得到的也不過才區區幾百兩銀子,這青衣男子直接隨身攜帶著乾坤袋,身家必然更加富足。”

江玄神色大喜。

接下來,江玄開始檢視那乾坤袋中儲存的物品。

乾坤袋中,擁有著五萬多的靈石,幾乎都堆成了一座小山丘,另外還有一些玄階下品的靈器和一些療傷的丹藥。

不過最讓江玄神色大喜的是,乾坤袋中,還儲藏著一本靈訣,這本靈訣正是剛剛那名青衣男子施展的那套地階功法靈訣——真元吞噬訣。

“若是我能夠這套靈訣徹底的學會,到時候即便是麵對比我更加強大的武道修行者,我也可以從容麵對了。”

江玄看著靈訣上的文字,臉上喜悅的神色掩飾不住。

果然,當初的元武皇朝還是太小了,與這外麵的世界根本無法相比。

若不是這一次元武陛下忽然發難,導致金玄府發生了钜變,江玄說不定還不會這麼快就來到了這外麵的大世界。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玄靈劍皇其實早就有打算,將他帶到更大舞台上去,隻是最後金玄府的變故,讓得玄靈劍皇隻得交給他一塊玉佩,讓他自己前來。

“嗯?

有人來了?”

忽然,江玄察覺到幾道強橫的氣息正朝著自己所在方向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