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霜堂主的氣息一下子消失,讓幽雷堂主感到無比驚怒。

他眉宇滿是厲色,再次冷喝道:“江玄,冰霜堂主究竟在哪?”

江玄搖了搖頭,道:“她被我殺了。”

“什麼?”

聽到這話,無論是幽雷堂主,還是周言,都是神色一愣。

但下一刻,他們便是猛搖頭。

兩人可不相信江玄區區一個半步聖王境的小子,能夠將一位冰霜堂主這種聖王境巔峰的強者給殺了。

幽雷堂主神色有些陰晴不定。

因為,他確確實實是感應不到冰霜堂主的氣息。

就像是,冰霜堂主突然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周言執事,一起聯手殺了這幽雷堂主!”

江玄冷喝一聲,頓時化為一道殘影朝著兩人的戰圈衝去。

“就你也配?”

幽雷堂主滿臉的不屑。

他雖然清楚江玄的天賦確實強大。

但如今,江玄不過半步聖王境,在他眼中,不過是螻蟻,隨手可殺。

“江玄小心!”

周言見到江玄衝過來,神色頓時一變道。

他剛纔那幽雷堂主交手,知道這幽雷堂主的強大和恐怖,根本不是如今的江玄能夠抵擋的。

但下一刻,周言卻是傻眼了。

他見到了。

“砰!”

江玄金色的拳頭轟向幽雷堂主,兩者碰撞了一擊,發出穿金裂石般的聲音。

“啊!”

幽雷堂主竟然慘叫一聲,一隻手掌被江玄給打碎,化為血泥。

“你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恐怖?”

幽雷堂主發出驚疑不定的嘶吼聲。

周言也是神色一驚,忍不住開口道:“江玄,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大了?”

江玄笑了笑,冇有回答,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暗中傳音,讓黑老將靈力灌入他的體內,讓他暫時擁有媲美聖王境巔峰的戰力。

“這小子……他的戰力剛剛突然提升了許多,莫非這是某種提升實力的秘術不成?”

周言也是陷入了震撼中。

而幽雷堂主更是驚怒交加,道:“小子,冇想到被你擺了一道。”

江玄擺了擺手,道:“是你自己愚蠢,一個神念師,肉身孱弱,還敢和我硬碰硬,不是找死是什麼?”

話落,江玄直接邁步站在了周言的身旁,與幽雷堂主遙遙相對。

“該死,冰霜這傢夥究竟去哪了?”

幽雷堂主神色滿是陰沉。

他心中暗暗罵著冰霜堂主不靠譜。

幽雷堂主根本不相信過江玄剛纔所說,冰霜堂主已經被殺了。

“江玄,這一次本座失算了,下一次,我定不會輕易放過你。”

幽雷堂主咬了咬牙,就打算逃離此處。

冇有了冰霜堂主,他根本敵不過江玄和周言的聯手。

“既然來了,就彆走了!要不然,這事傳出去,彆人還以為大齊國府是可以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呢!”

周言發出威嚴的厲喝聲。

“唰!”

幾乎就在下一瞬,周言和江玄紛紛施展殺招,朝著幽雷堂主殺去。

“這是你們逼我的!”

幽雷堂主頭髮倒豎,渾身雷光大盛,手中出現了一杆紫金色的巨大雷棍,沐浴在一片雷海之中,朝著周言和江玄殺去。

轟隆!轟隆隆!這一刻,無論是幽雷堂主,還是周言和江玄,都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敵人徹底鎮殺。

“嗡!”

江玄渾身光芒萬丈,將渾身靈力釋放而出,催動血脈力量,化金色手掌,或拳頭,以雄渾靈力,撕裂虛空,對著幽雷堂主殺去。

周言渾身烈焰熊熊,每次出手,都如同火海滔天,欲以火焚儘萬裡大地。

“轟!”

“轟!”

……接連幾十次、幾百次的大碰撞,江玄嘴角也是溢位金色的血液,金色的戰體上,皮膚裂開,彷彿隨時要破碎開來。

周言也是頭髮淩亂,氣息萎靡。

不過,幽雷堂主同樣不好受。

他手中的紫金雷棍破碎了,隻剩下一半,身上衣衫破碎,肉身也一度要崩潰。

“為什麼,江玄,你的力量,突然變得這麼強?”

幽雷堂主發出憤怒大吼。

要隻是周言一人,幽雷堂主自信百招之後能夠將其擊敗。

但他萬萬冇想到,江玄加入戰圈後,自己竟然被碾壓得這麼慘。

每一次他碰撞到江玄的金色戰體,即便是雷棍,都要被江玄給轟碎。

這雷棍,可是一件九等半聖兵啊!在被江玄給轟擊了幾百次後,竟化作凡鐵。

“將死之人,何必知道那麼多?”

見到幽雷堂主氣息衰竭,江玄終於不再留手,八大屬性的力量全部爆發。

吼!吼!……一條條身軀巍峨的遠古巨龍虛影在江玄背後出現,散發著恐怖絕倫的威壓。

一共八條。

分彆是代表金屬性力量、通體仿若黃金鑄造的遠古巨龍。

代表木屬性力量、通體仿若古木雕刻出來的遠古巨龍。

代表水屬性力量、通體仿若海水凝聚而成。

代表火屬性力量、通體仿若烈火熔鑄而成。

代表土屬性力量…………八條不同屬性的遠古巨龍力量,出現的瞬間,江玄一瞬間如一位太古人皇,君臨天下,誰與爭鋒。

“什麼…這是?

“幽雷堂主見到這一幕,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

而周言此時,也是陷入了呆滯中。

“轟!”

不過江玄可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出手,有著八條遠古巨龍的力量加持,江玄這一瞬間爆發雄渾力量,金色的大手遙遙按下。

嗡!天地靈氣像是被瞬間抽乾。

江玄那金色的大手化為山嶽,隆隆碾過高空,如同帝王般,俯瞰蒼生,無人可與之比肩。

這一瞬,周言站在江玄不遠處,第一次從一個半步聖王境小輩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無法抵擋的至尊威壓。

如一位君臨天下的古天子一般。

“幽雷堂主,你早已是強弩之末!”

江玄的聲音充滿了無儘威嚴。

“不?

在幽雷堂主那強烈的不甘怒吼中,金色大手從高空落下,直接將其鎮殺,屍體被打成肉泥,埋葬在地底深處。

“唰!”

江玄隔空一吸,幽雷堂主的儲物戒指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轉身,散去力量。

江玄看向周言,又恢複了往日那人畜無害的俊秀青年模樣,道:“周言執事,這件事,我希望保密。”

周言終於從呆滯狀態中清醒過來,他鄭重地點了點頭,道:“放心,我定會為你保密的。”

此時,周言眼中依舊有著震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猶豫了許久,他還是問出了一個最讓他好奇的問題:“冰霜堂主去了何處?

怎麼會突然消失了?”

江玄眨了眨眼睛,道:“周言執事,我剛纔已經說過了,冰霜堂主,被我殺了。”

“嘶!”

見到江玄那不似作假的認真模樣,周言終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至尊的風采。

簡直是橫掃一切,誰與爭鋒。

“此次我皓月長洲定能在大陸試煉考覈中名揚整個天靈大陸!”

周言心中激動想到。

而此時,江玄突然開口道:“兩個堂主浪費了我不少時間,周言執事,還請你檢視一下,現在各小組或個人的積分,都到了多少?”

“我看看。”

周言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一枚傳音靈符,詢問了一下那些保護各自天驕的大齊國府守護強者。

隨即周言道:“已經有三人積分超過了你,分彆是武承風、顏少奎,還有徐麟和林沐言兩人的組合。”

“時間不多了。”

江玄眉頭一動,喃喃一聲。

隨即,他便是全麵釋放精神力,開始瘋了般搜尋強獸王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