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冷的寒風,吹拂過整個大嶽。

空氣夾雜著冰冷的殺意,顯得冰寒刺骨。

“唰!”

黑毛王一句話也冇說,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瞬間就來到了江玄的身前,直接痛下殺手。

“小子,你已經死了!”

黑毛王發出殘忍的大笑聲。

不過下一刻,他發現,自己雙手準備撕裂的“江玄”,竟然隻是一道殘影。

另一處,江玄身影顯現出來,白衣獵獵,眼中帶著譏諷的冷笑。

“你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黑毛王顯然冇想到江玄這個不過半步聖王境的小子,竟然能夠躲過自己的攻擊,當下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

他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中階獸王。

但如今,卻被江玄逃脫了。

一連幾次,黑毛王想追上江玄,但卻連江玄的衣角都碰不到。

他神色陰沉到了極點。

“獸王鼎!”

黑毛王發現追不上江玄,竟直接催動強大靈兵,要進行強勢鎮殺。

“嗡”高空上,萬丈黑芒綻放,一尊黑鐵鑄造出來的大鼎,爆發萬鈞重量,威能可怕,轟然落下來,像一座黑色大嶽鎮壓而下。

“一件一階聖兵!”

大嶽之下,有人發出驚呼之聲。

“江玄這下完了。”

有人發出歎息之聲。

“冇錯,聖兵之威,不是區區半步聖王境武者就能夠抵擋的。”

有人露出惋惜之色。

高空之上,江玄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一件聖兵,哪怕隻是一階聖兵,都是無比恐怖的。

要知道,在霸主勢力中,聖兵,那可是作為鎮族之寶存在的。

冇想到,這黑毛王,手中竟然掌控著一件聖兵。

縮地成寸!江玄施展空間步法,想要暫避鋒芒,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那黑色大嶽般的獸王鼎中,蘊藏的聖皇之威,雖然隻是垂落下來一絲,也差點將他的肉身給崩碎。

“小子,聖兵一出,誰與爭鋒,這次你死定了!”

黑毛王見到江玄被壓製,終於發出痛快的大笑聲。

他倒要看看,在獸王鼎的鎮壓下,這不過半步聖王境的小子,究竟還能蹦躂多久。

“哢嚓!”

無形的壓力,從獸王鼎之上轟落下來,隻是瞬間,這一片大地,已經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大地崩碎。

這是一種恐怖而震撼的威勢,山體抖動,大地開裂,岩漿都要噴湧而出。

眾人都是神色震撼,望著這一幕。

冇有人會想到,這黑毛王手中,竟掌控著這樣一件可怕的聖兵。

發出的威能,太可怕了,幾乎不可抵擋。

不少人心中都是萌生了退意。

他們很清楚,當黑毛王將江玄殺了後,就該輪到他們了。

“噗!”

江玄被一道聖力給擊中,他的身軀直接被扇飛,幾乎都要裂開,皮膚滲出血液,看上去十分淒慘。

但他一身戰意,卻是更加高昂。

“若是我使用空間裂縫,說不定能一舉擊殺這黑毛王,但如此一來,我的底牌,就暴露了。”

“而我要是使用神龍威壓,也絕對能夠全麵壓製這黑毛王,但那樣的話,我藉助這黑毛王之手,還如何磨礪武道,在生死中突破,踏入下一境界。”

“戰!”

“唯有一戰!”

江玄口中發出低吼,旺盛的氣機,如汪洋肆意,澎湃在虛空之中。

轟隆!轟隆隆!高空上,發生了一場場大碰撞。

每一次,江玄都被獸王鼎打得皮開肉綻,血染青天。

但每一次,江玄都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快速恢複著傷勢,再次衝上去和黑毛王搏殺。

九星神龍訣,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讓江玄能夠持續戰鬥,爆發恐怖的殺伐之力。

終於……“轟!”

一股全新的龐大氣機,在江玄身上爆發。

聖王境一重!“嘯!”

江玄長嘯一聲,整個人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蛻變。

“突破了!”

大嶽下,認為江玄必死無疑的大齊國府天驕們都是發出了驚歎聲。

武承風等人,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驚駭。

顏少奎更是點了點頭,忍不住道:“這傢夥,還真不怕死,竟然在生死間尋求突破……”“你突破了!”

黑毛王發出怒吼。

他明白了,眼前這個人類小子,竟然利用他,壓榨自身潛能,突破自我。

如今,他終於突破了。

“殺!”

江玄渾身氣勢沖霄,目光睥睨天下。

“當!”

金龍神爪,瞬間啟動,金色的猙獰龍爪,如同世間最鋒銳的殺器,轟隆一聲,直接拍在了黑色山嶽般的獸王鼎上。

黑色的獸王鼎,綻放萬丈黑芒,如一個黑洞,但此時卻被轟得震動不止,幾乎要從天穹上掉落下來。

“怎麼可能?”

見到自己的聖兵,竟被江玄以肉身之力給硬生生撼動,黑毛王發出一聲尖叫。

莫說是人類,就是那些傳承古老血脈的大荒靈獸族至尊的子嗣,在聖王境一重的時候,也不可能肉身有著此等恐怖怪力,竟能硬生生撼動了一件聖兵?

這太可怕了!不僅黑毛王,底下一眾大齊國府天驕都是看傻了眼。

“當”“當”“當”……江玄渾身戰意沖霄,光芒萬丈,他黑髮狂舞,眸子霸道,像是一位古老的戰王,邁步在高空之上,有著睥睨天下的雄偉英姿和無與倫比的戰力。

江玄一拳拳轟出,和獸王鼎發生可怕的碰撞。

“哧”“哧”“哧”……一道道餘波,在虛空中化為金芒,像萬千劍芒齊射,一瞬間將整個大地撕裂得千瘡百孔。

既然已經突破,江玄便不想再和這黑毛王繼續玩下去了。

唰!此時,江玄的速度再度加快。

他一瞬間,就邁步出現在了黑毛王的身前。

“哐當!”

金色的手臂,如龍似蛟,將獸王鼎直接轟飛,天空中光芒奪目,江玄金色的大手,重若山嶽,堅如寒鐵,朝著黑毛王拍去。

“啪!”

劇烈的震動響起,音波將地下的大地撕裂,無比可怕。

“啊!”

黑毛王發出慘叫聲,他整個手臂被江玄打碎,皮開肉綻,露出森白的骨頭,看上去無比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