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整一天,眾多大齊國府的天驕都是在廝殺中度過。

直到夕陽西下,眾人這才收拾了自己的行裝,以及戰利品,紛紛迴歸。

如今七日已到,他們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不過,當眾人都是登上靈舟時。

一個身穿藍衣的少女,環顧一週,突然疑惑開口道:“好像少了屍魔門的三位年輕天驕。”

屍魔門,畢竟是皓月長洲上的霸主勢力。

雖然在江玄眼中,王赫、林戰和屍少君不堪一擊。

但在其他普通年輕天驕眼中,他們三人,可都是頂尖一列的天驕,備受關注。

此時突然消失了三個屍魔門頂級天驕,自然有人倍感疑惑。

畢竟,有大齊國府強者在暗中守護,不應該隕落啊!江玄聽到藍衣少女的話後,目光微不可查一動,看了看周言。

周言會意,看向保護屍魔門三人的那大齊國府強者,故作訓斥道:“你怎麼回事?

你回來了,你守護的那三位天驕呢?”

那大齊國府強者連忙半跪下來,抱拳道:“執事饒命,這不能怪屬下,那三人太好高騖遠,非要聯手去偷襲一位中階獸王,根本不聽我的勸諫,結果……”結果可想而知,眾人都是露出恍然的神色。

隨即便是有人冷笑開口。

“這三人,雖然是霸主勢力中的頂級天驕,但卻是想著要去偷襲一位中階獸王,真的是找死。”

“冇錯,他們真以為他們是江玄師兄嗎?

真是自不量力。”

“是啊是啊,也隻有江玄師兄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蓋世天驕,才能夠以聖王境一重,徒手硬撼聖兵,孤身一人,搏殺一位中階獸王!”

……眾人紛紛開口,言語中不乏讚歎恭維之聲。

甚至,不少來自皓月長洲各個大勢力中的頂級天驕,都是放下了自己心中的傲意,稱呼江玄為師兄。

要知道,江玄在他們中,可是年紀最小的一個。

但卻是有人直接稱呼江玄師兄。

可見,如今江玄已經用實力,證明瞭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武承風眼神有些陰沉。

他乃是老牌的大齊六傑,本應該受到萬眾矚目的人是他。

但如今,江玄橫空出世,將那本該屬於他的榮耀,全部奪了去。

不過武承風倒不敢表達任何的不滿,他很清楚,如今的自己,除非踏入聖王境後期,否則不可能是江玄的對手。

但要知道,從聖王境一重到達聖王境後期,這是一個無比艱難的瓶頸。

甚至是有的武者,天資恐怖,短短幾十年就踏入了聖王境一重。

但結果,被卡在了聖王境一重這個關口一輩子,都無法再突破,踏入更高的境界,最後壽元耗儘,隻能黯然隕落。

所以,大齊六傑雖然早就出名,他們都是位處聖王境三重中的強大存在。

但想要再度提高,卻有著無比艱難的路途要走。

即便是江玄,都是覺得,當自己踏入聖王境一重後,雖然戰力暴漲,肉身力量也再次提升。

但江玄能夠感覺到,自己靈脈中的靈力,似乎進入了一個瓶頸期,他很難再踏出一步。

就如同一個小水坑,成為一座池塘,還是很簡單的。

但要是想將一座池塘,化為一條江河汪洋,那就無比艱難,甚至傾儘一輩子,都無法完成這個浩瀚的工程。

無論是誰,踏入聖王境一重後,最重要的就是一步步積累。

隻有不斷拓寬自己靈脈,才能不斷容納越來越浩瀚的靈力,當拓寬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產生質的蛻變。

屆時,才能成為那受到萬人敬仰的蓋世強者。

彆說在整個皓月長洲,就是在整個天靈大陸,聖王境後期,絕對都是最巔峰的一列存在。

當日晚上,一眾大齊國府天驕,乘坐著巨大的靈舟,橫跨萬裡大地,終於又重新回到了大齊國府。

不少年輕天驕都是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雖然他們在蠻荒獸林中知道背後有大齊國府的強者。

但他們也知道,要是真的遇到什麼不可抵擋的凶機,即便是他們背後的守護強者,都來不及救他們。

因此在凶惡的蠻荒獸林度過了整整七天,一眾天驕都是疲憊不堪。

但當他們看到周言走到了眾人的中央時,眾人的眼睛,都是一瞬間亮了起來。

他們知道,周言執事,要開始宣佈此次試煉的最終前三名了。

要知道,此次試煉的獎勵據說可是無比豐厚。

成為第一名的存在,不僅能夠得到靈丹妙藥,天材地寶,甚至是還有機會覲見齊帝這位皓月長洲第一強者,而且,最讓人眼紅的是,成為此次試煉的第一名,能夠讓齊帝許下一個承諾。

這誘惑可是極大的。

“這一次的試煉第一名,不知會是誰?”

“肯定是江玄師兄啊,他擊殺了一頭中階獸王呢。”

“也不一定,一頭中階獸王確實值一筆钜額的積分,但像武承風、顏少奎這些同樣頂級的天驕,說不定在過去的七天內,都在不停斬殺靈獸,積少成多,超過江玄。”

“有道理。”

……一眾大齊國府天驕都是在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不過無論如何,在眾人眼中,江玄能不能成為此次試煉的第一,意義已經不大了。

他在此次試煉中,得到了一件真正的聖兵。

那可是無價之寶啊!那如同大嶽般的獸王鼎,可是深深印刻在眾人的腦海裡。

接下來,周言說了一些有關此次試煉中發生的事情。

隨即,他直接宣佈結果。

“積分第一名,江玄!”

“積分第二名,顏少奎!”

“積分第三名,武承風!”

“積分第四名……”……隨著周言宣佈此次的排行,眾人都是一陣唏噓。

果然,第一正是江玄這個讓眾人都是感到恐懼和敬畏的皓月長洲第一天驕。

“不愧是江玄師兄,果然如同傳聞中的那麼強大。”

“這江玄,確實恐怖,他剛開始來大齊國府之前,好像還在被屍魔門一眾強者追殺,冇想到這才短短的一個多月,他就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不少人都是讚歎開口。

一想到江玄,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俊秀青年,竟然是一位能夠徒手接聖兵,孤身一人搏殺一頭中階獸王的恐怖存在。

眾人心中就是一陣唏噓。

要是其他人,像江玄這個年紀,恐怕還在各自的大家族或者宗門中,默默修行,在元丹境掙紮。

但江玄,已經踏入了聖王境一重,成為皓月長洲上最巔峰的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