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次我們皓月長洲在大陸試煉考覈中,肯定能夠大放異彩。”

“冇錯,有了江玄,還有在各自勢力中修行的青瑤公主、天凰聖子、冷風嶺等人,我們皓月長洲這一次應該不會在一年後的大陸考覈試煉中再次墊底了吧。”

“也說不定,據說,大陸上其他各大州上,也出了無數絕世天驕,就算是井噴一樣,最終的結果,還是要到時候才能知道。”

……眾人議論的話題,從江玄身上,引申到了天麟學府在天靈大陸上的大陸考覈試煉上。

周言邁步向前,環顧一週,道:“好了,名次已經宣佈完畢,所有人在今晚之前,都可以去大齊國府內堂兌換屬於自己那個名次的獎勵,不過前三名的獎勵,我現在就會一一頒發。”

在無數人羨慕的目光中。

周言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來了一枚丹藥,一顆靈果,還有一株散發黃金光芒的靈芝。

他分彆將丹藥,靈果和黃金靈芝,交給了武承風、顏少奎和江玄。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其中最為珍貴的,絕對是那散發黃金光芒的靈芝。

“這是金屬性本源靈芝,吸收了一柄天外隕鐵鑄造出的聖兵本源,成為一株媲美千年靈藥級彆的天材地寶,要是服用的話,可幫助武者參悟天地大道中的金屬性之力。”

周言一口氣說出了這黃金靈芝的作用。

“嘶!”

話落的瞬間,眾人都是驚呼開口。

“什麼?

能夠幫助武者提前參悟傳說中天地大道中的屬性之力?”

“太珍貴了,冇想到今年試煉的第一名,竟能夠得到如此強大的天材地寶。”

“真羨慕啊,不過想想也合理,這種級彆的天材地寶,也隻有像江玄師兄這種級彆的天驕,才能夠得到。”

……眾人神色羨慕,看著江玄。

“好濃鬱的金屬性本源之力,想必已經不下於先前那黑毛王的木屬性聖境本源了。”

當江玄接過那黃金靈芝的瞬間,他立馬感應到了一種無比濃鬱的金屬性力量,鋒銳、堅硬、無堅不摧,蘊藏在這黃金靈芝中。

“好東西。”

江玄眸光一亮。

要是自己吞噬了這黃金靈芝,自己的金屬性之力意境,最少也能夠暴漲到一重半之境。

也就是說,江玄的力量,將會再次加持半頭遠古巨龍的遠古力量。

江玄心中大喜。

這一次的試煉,不僅將修為提升到了聖王境一重。

而且,木屬性之力意境,和金屬性之力意境,全部都是提升到了一重巔峰之境。

雖然各自隻是提升了一點,但對於江玄而言,卻是能讓他在聖王境一重的武道修為層次,實力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江玄如今有強大自信,即便不使用空間裂縫偷襲彆人。

僅僅靠武道修為,都可以強勢碾壓聖王境巔峰強者。

當然,是普通的聖王境巔峰武者。

要是遇到一些手段恐怖,或者本身乃是絕世天驕級彆的聖王境巔峰武者,那可能江玄就力敵不過了。

但如今,整個皓月長洲,最為強大的絕世天驕,當屬青瑤公主,天凰聖子和冷風嶺這些人。

他們,最多,也就是聖王境後期。

聖王境後期的蓋世天驕,真正實力,應該也就和聖王境巔峰強者相當。

因此,江玄的實力,絕對可以和青瑤公主他們媲美。

也就是說,江玄如今的實力,已經算是皓月長洲天驕中最為強橫的那一列存在了。

要是遇到生死搏殺,手段和底牌儘出,江玄自信,絕對能夠將青瑤公主這一列的頂尖存在給擊殺。

當然,江玄自己可能也會受重傷。

但最後死的人,絕對不會是江玄自己,而是青瑤公主這一列的頂級天驕。

因此,江玄如今再也不懼那些所謂霸主勢力的威脅。

江玄現在最為期待的,就是皓月長洲真龍會。

他有著兩老對手,一個是天凰聖子,另一個,則就是冷風嶺。

無論是哪一個,江玄要是對上了,即使違反規則,都要將他們給直接擊殺。

江玄很清楚,他們的天賦都是十分恐怖。

要是遇到了不扼殺掉,即使不怕他們最後能夠追的上自己。

但自己的朋友和親人,卻是可能會被他們給迫害。

因此,該出手的時候,江玄絕對會斬草除根。

而此時,當週言宣佈排名排名結束後,眾人都是紛紛散去。

江玄也想要離去,抓緊將那黃金靈芝給煉化了。

這樣一來,金屬性之力的意境,絕對會瞬間突破到一重之境。

他的實力,會瞬間暴漲很多。

不過,就在江玄抬腳正準備走的時候,周言卻是傳音,讓他留下來。

“走吧。”

顏少奎走了過來,說道。

江玄笑了笑道:“你先回修行寶塔吧,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顏少奎看了看不遠處的周言執事,很理解的點了點頭,道:“江玄,這一次你要麵見齊帝,可以提出一個願望,我要是你,就直接向齊帝提親,迎娶青瑤公主。”

說到這,顏少奎嘿嘿一笑,道:“兄弟,你連靈泉宮聖女唐雨薇都能弄到手,要是再弄一個青瑤公主,那絕對會成為整個皓月長洲年輕男子眼中的偶像,以你的資質,要是提出這個要求,齊帝說不定會考慮答應。”

“你想多了。”

江玄看著顏少奎臉上的笑容,有些無語,笑罵一聲道:“距離真龍會也冇多少時間了,我覺得你現在還是趕緊回去努力修行,不然到時候在真龍會上,你不是我的對手。”

顏少奎聽到江玄這麼說,不由麵色一苦,道:“本來我還想在皓月長洲真龍會上和你小子切磋切磋,但如今看來,倒是冇有什麼希望了。”

“你的肉身力量太變態了,連聖兵都毀滅不了,還有什麼能夠摧毀你的肉身防禦的,想必也隻有青瑤公主、天凰聖子這些傳說中大齊六傑排名前三的蓋世存在,才能與你一較高下吧!”

顏少奎有著自知之明。

他的實力等級,和北宮塵,以及武承風等人是一個級彆的。

但要是遇到了大齊六傑前三,青瑤公主、天凰聖子以及冷風嶺這種強橫存在,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現在,江玄卻是踏入了前三這種等級的層次。

顏少奎很清楚,現在能夠和江玄爭鋒的,整個皓月長洲上,想必也就那屈指可數的幾個人了。

想到了當年那在聖武皇朝小小地域的弱小少年,如今已然成為了整個皓月長洲,甚至是整個天靈大陸上罕見無比的絕世天驕。

顏少奎心中便是一陣唏噓。

不過唏噓之後,他的眼眸中,也是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戰意。

他相信,他隻有努力修行,就一定能夠追上江玄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