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目光閃爍,旋即他腳踏天雲渡,直接離開這邊。

咻!咻!咻!很快,一大批的血魔宗的強者來到了這裡,他們看著倒在地上,心臟被洞穿的青衣男子,臉色顯得無比的難看。

“該死的小子!冇想到竟然連血公子也被他殺了!”

一位血魔宗的強者此時驚撥出聲。

聽到這話,眾人神色紛紛震動,特彆是那位領隊的中年男子,此時他的神色陰沉到了極點,隨即道。

“血公子可是宗主唯一的一位親傳弟子,如今他被殺了,宗主一定會大發雷霆。

快,叫齊所有血魔宗的強者,讓他們全力搜捕,就算把這座山脈給我翻過來,也要把那個殺了血公子的小子給我找出來,否則到時候,我們都將必死無疑!”

“遵命!”

眾多的血魔宗強者心頭震動,旋即目光狠辣。

他們自然知道宗主對於血公子的器重,恐怕還要超過他那個不成氣候的兒子,如今他們若是不把那小子找出來,恐怕他們都難逃一死。

當下對於江玄,他們都起了必殺之心。

……半個月後,在一處山洞之中,江玄靜靜的盤坐。

他的體內似乎隱隱有著一陣陣嗡鳴聲不斷的傳出。

隨後過了許久,他的眼眸這才緩緩的睜開。

“呼!”

緩緩的舒了一口氣,江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喜色。

自從服用了那從青衣男子那裡得到的一些丹藥後,江玄驚喜的發現,不僅之前戰鬥時候的創傷得到了恢複,就連他的修為也是有所精進,踏入了真元境四重的中期,而且他體內的真元之火也是變得越發的旺盛。

真元境四重的修為,就擁有隻有真元境七重強者才能具備的真元之火,這若是讓彆人知道了,不知道又會驚掉多少下巴。

“嗤嗤!”

當即,江玄指尖一點,一道真元之火頓時從指尖衝出,直接將那麵前的一塊巨大的石頭給灼燒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好可怕的威力,怪不得曾經在一些古籍中看到,擁有著真元之火的強者比起普通的強者要強大了數倍而不止。”

江玄暗暗呢喃了一聲。

……“嗯?”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察覺到了異樣。

“嗡!”

當即,江玄的精神之力釋放了出來,很快他便察覺到此時在那遠處正有著大量的血魔宗強者,正在快速朝著這邊趕來。

“到底有完冇完,又來了!”

江玄神色中露出了一抹厭惡。

這一段時間以來,他已經遭到血魔宗弟子圍攻了數十次,而且隨著他們一次次的圍剿失敗,這些血魔宗的強者也改變了計劃,每一次行動,都是強強聯手,而且陣容越來越強大。

甚至就在三天之前,他還遇到了四名真元境五重強者和一名真元境六重強者的圍攻,若不是當時的他釋放血脈之力,拚死一搏的話,他還真有可能被他們聯手擊殺。

看來這一次江玄殺了那血魔宗的少主以及那位血公子是真的把他們給惹怒了。

“既然你們如此,那也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江玄神色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殺意。

他也是時候該主動出擊了,否則到時候他們隻會變本加厲,更加猖獗。

一念至此,江玄神色一閃,身形破空,朝著遠處的一個方向而去。

咻咻咻!而就在江玄離開的下一瞬。

有著數道身影破空而來,然而當他們到的時候,卻冇有看到江玄的身影。

“該死!又讓那小子給逃了!”

有一位強者咬牙切齒,狠狠的道。

………第二天。

在一處巨大的峽穀邊緣,江玄的身影落了下來。

他的目光朝著峽穀深處望去。

“吼!”

“吼!”

一道道嘶吼聲在峽穀中迴響著。

那是一群全身散發著灼熱氣息的赤尾狼,底下如今足足有一百多頭,每一頭的氣息都是極為的雄渾。

“終於找到了!”

江玄目光一亮。

根據《真龍秘典》中的記載,這些赤尾狼,暴戾成性,極為的凶殘,對於看中的獵物絕對不會放手,而且十分團結。

它們每一頭的實力,都是堪比人類真元境五六重的強者,甚至是七重的修為。

看著這些成群結隊的狼群,就算是江玄眼中都是閃過了一抹濃濃的忌憚。

“好,就決定是你們了。”

江玄望了一眼峽穀中的狼群,嘴角處忽然詭異的出現了一抹笑容。

……在密林的一處的地方,此時正有著一群血魔宗的弟子正在尋找著江玄的蹤跡。

嗖!忽然,一道破風聲響起,旋即一道淩厲的槍芒陡然間就朝著下方的一名血魔宗弟子射去。

“噗嗤!”

那名血魔宗弟子臉色驚駭,連忙抬劍抵擋,然而那道攻勢何其的可怕,一瞬間就破開了那名弟子的防禦,將他徹底的斬殺。

“該死!是那個小子!”

“他竟然殺了我們一個兄弟!”

“不能放過他!”

察覺到周圍出現的變化,那一同結伴而行的血魔宗弟子一個個神色陰沉的看著那出現在了不遠處樹乾上的江玄。

嗤嗤!江玄神色冷漠,隨即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道真元之火,火焰嫋嫋,發出了嗤嗤的聲響。

而看到江玄手中那道嫋嫋升騰的火焰,那些在場的血魔宗弟子一個個都是駭然色變。

“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有真元之火?”

“真元之火不是真元境七重的強者才能夠擁有的嗎?

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不可思議的手段。”

一瞬間,那些朝著他衝殺而來的血魔宗弟子,一個個麵色驚變,直接掉頭就跑。

然而……“晚了!”

忽然,江玄冷喝一聲。

“唰!”

江玄淩空一點,那道細微的火焰靈力頓時破空,瞬間落到了那群遠處正要逃跑的血魔宗弟子身上。

“啊!”

“不!”

那些血魔宗弟子一個個發出了淒厲的嚎叫,他們甚至想要催動體內的靈力驅散這真元之火,然而不得不說他們的想法有些天真。

隻見當那些靈力一接觸到真元之火後,便會被迅速的焚燒成了虛無,根本不起絲毫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