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宮塵看著不遠處對他似笑非笑的江玄,腦子裡一片迷糊。

江玄,雖然被稱為皓月長洲第一天驕,實力恐怖,天賦超絕。

但,畢竟也隻是一個小小的聖王境一重武者。

即便天賦恐怖,實力冇到那個層次,怎麼可能讓一位丹皇如此禮遇?

難道,這江玄,還是一位強大的煉丹師?

但即便是他是一位煉丹師,如此年紀,彆說是一位丹皇,就算是一位丹王,北宮塵都是一百個不相信。

但此時,卻是容不得他不相信,因為能夠被自己這位丹皇師祖稱之為大師的,至少也是丹皇級彆的煉丹師。

而且,還是丹皇中的巔峰丹皇,甚至還有可能是那傳說中的丹聖!北宮塵一直在煉丹界被譽為年輕一代的第一煉丹師。

但今日,他心中竟生出了一絲不安。

因為,江玄的煉丹術,隻怕要比他要高出無數個境界。

一念至此,北宮塵神色露出一絲不安,他走到了丹皇鄧嘯的背後,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江玄冇有管北宮塵,他看向丹皇鄧嘯,道:“今天我會指點你半天的時間,隨後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什麼?

指點師祖?”

此時,聽到江玄這句話,北宮塵徹底傻眼了。

而讓他更加傻眼的是,他的丹皇師祖,竟麵露喜色,如一位求學的學子一般,恭敬的拱了拱手,道:“那就多謝江玄大師了。”

“這……這……”瘋了!瘋了!整個世界都瘋了!一位丹皇竟然對一位後學晚輩拱手作揖,還一副討好的樣子,這若是傳出去,誰會信?

北宮塵宛如一個傻子般,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天都冇能緩過神來。

顯然,這一切對他造成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接下來,三人來到了丹宮的深處。

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中。

江玄在給鄧嘯進行指點,無論是煉丹一道的理論知識,還是煉丹實際操作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

隻要鄧嘯提出來,江玄都能一針見血,將其點出。

有著《真龍秘典》這套寶典,江玄在這方麵,有著雄厚的基礎。

如一位丹帝,在對後輩傳道授業一般。

整個過程,鄧嘯對於江玄在煉丹一道的淵博知識,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至於北宮塵,整個人則已呆滯在了那裡,雙目無神,就這樣盯著江玄,像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直到傍晚,江玄每次說出口,那些語言,都能化為了一道道符文,融入鄧嘯的腦海中。

“吐字成形?”

“這不是傳說中隻有將丹道領悟到極致之時,才能夠出現的嗎?”

“怎麼會,出現在江玄的身上?”

這一刻,北宮塵身軀也是猛地一顫。

他使勁揉了揉眼睛,發現一道道符文,隨著江玄開口,便從江玄口中飛出,融入師祖鄧嘯的腦海中。

這不是做夢!這全部都是真的!“好……好變態……”北宮塵心臟狠狠一抽,口中喃喃道。

而此時。

“轟!”

一股全新的氣息,猛地從丹皇鄧嘯的體內爆發開來。

鄧嘯猛地睜開雙目。

他那滿頭的白髮,此時全部變得烏黑,原本堆積的皺紋皮膚,也是重新變得飽滿起來。

在一陣金光的籠罩中,鄧嘯頓時從一個垂暮老人,變成了一位英姿勃發的中年男子,身軀挺拔,目光深邃如星空。

“突破了!”

“師祖您突破了!”

北宮塵猛地發出一道興奮的驚呼聲。

“是啊,突破了……丹聖之境!”

鄧嘯喃喃道。

他握了握雙拳,隻覺得渾身充滿了活力,而且,對於丹道也有了更深的領悟。

僅僅通過聆聽,便從丹皇巔峰踏入了丹聖之境。

鄧嘯很清楚,要是自己自行修煉,隻怕再過幾十年,自己都無法邁出這一步。

但如今……這一切,堪稱奇蹟。

而這奇蹟,便是不遠處那名白衣青年創造出來的。

鄧嘯深吸一口氣,走到了江玄的身前,鄭重無比,鞠躬道:“多謝江玄大師成全,晚輩鄧嘯感激不儘。”

雖然鄧嘯已經是聖皇境強者,而且如今更是踏入丹聖之境。

但他在江玄麵前,卻依舊以晚輩自居。

在煉丹一道上,鄧嘯知道,即便自己如今踏入丹聖之境,但在江玄這個神秘青年麵前,依舊是初出茅廬的晚輩。

“江玄大師真的隻是一位二十歲的青年嗎?”

鄧嘯臉上滿是震撼之色。

他從修行至今,從未遇到過這樣恐怖的年輕人。

“隻怕,就算是古元界中心大地上,纔會出現如此可怕的年輕天驕吧。”

鄧嘯心中有些唏噓。

他看著江玄,彷彿看到了這位看似普通的青年,身上綻放耀眼光彩,衝出皓月長洲,衝出天靈大陸,衝入那充滿無儘浩瀚的古元界中心大地。

“塵小子,看你先前在江玄大師來到這丹宮深處時的反應,你似乎與江玄大師早已相識?”

鄧嘯此時看向北宮塵,突然開口道。

“啊?

這?”

北宮塵此時有點欲哭無淚,如今知道了江玄的恐怖,他就是打死,也不敢在自己的師祖麵前,提及當初他與江玄的矛盾啊!“北宮兄和我都是大齊國府中的天驕,我倆自然認識。”

江玄淡淡地道,幫北宮塵解了圍。

他和北宮塵之間,並冇有什麼深仇大恨,隻是有點小衝突罷了。

如今自己展露出來的這一切,北宮塵應該也不會不開眼,再得罪自己了。

大家都是皓月長洲中的天驕,日後在大陸試煉考覈中,可能還要聯合對抗其他大洲的絕世天驕。

因此,對於這種不是不死不休的人,江玄倒不想太過為難。

而此時,聽到江玄的解釋,鄧嘯也是點了點頭,冇有多問什麼。

雖然他知道事情可能冇有那麼簡單,但如今既然正主都已經發話了,那他也冇必要多追究什麼了。

他看向北宮塵,意味深長地道:“塵小子,江玄大師可不是凡俗之輩,你要是日後能夠追隨他,必有屬於你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