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這麼說話?”

接二連三被江玄說“滾開”,這金甲男子終於怒了。

不過,他卻冇想過,這一切,都是自己先挑起的。

“有些人,就是不知死活,活著不好嗎?”

江玄搖頭一歎。

隨即,他猛地邁出一步,身影瞬間閃爍到了金甲男子的身旁。

“什麼?

這速度?”

看著江玄那如鬼魅般的身法,金甲男子先前眼中的小覷,終於消散。

他終於知道,江玄絕對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皓月長洲第一天驕。

能讓自己都是反應不過來的速度,實在太恐怖了。

“殺!”

不過,金甲男子可不願就此認輸,他大吼一聲,渾身綻放萬丈光芒。

他手中的戰矛,發出轟鳴之聲,像是一道永恒之光,化作劈山戰矛,從天穹落下,極具震撼性。

“當!”

但下一刻,江玄伸出大手,金色的手掌,瞬間化作磨盤大小,厚重而蒼茫,直接將金甲男子手中的戰矛給握住。

“滾!”

江玄爆喝一聲。

“啪!”

下一刻,另一隻金色大手拍向金甲男子,直接將他渾身的甲冑震碎開來,強勢碾壓。

金甲男子,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他神色驚駭到了極點。

“你你你?”

金甲男子連說了三個你,眼中充滿了震撼。

他大口吐血,就感到五臟六腑,受到了嚴重的傷勢。

要不是他體外的那金色甲冑,乃是一套天外星辰鐵鑄造出來的寶衣,抵擋了一部分的力量。

恐怕此時,他已經死了。

金甲男子此時再看向江玄,眼中的不服氣,已經化為了恐懼。

“這一次看在齊帝的麵子上,饒你一命。”

江玄負手而立,從金甲男子身旁走過,眼神冷漠,轉眼就消失在皇宮前的這片地域。

“如今,他已經成長為了我都看不透的存在。”

不遠處,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響起。

嗡!隨即,那金甲男子身旁,一道絕世的女子閃掠而來。

這女子,正是青瑤公主。

而這金甲男子之所以正好在這宮殿前碰到了江玄,自然是青瑤公主刻意安排的。

金甲男子此時掙紮著起身,他看向身旁出現的青瑤公主,神色帶著一份羞愧,抱拳道:“公主,屬下辦事不力,冇能試出江玄的真正修為。”

青瑤公主淡淡點了點頭,道:“現在即便是我,可能都試探不出他的底線,這件事,不怪你。”

“多謝公主。”

金甲男子眼神露出激動之色,立馬抱拳,退了下去。

而這時,青瑤公主看著不遠處已經消失了的江玄身影,絕美的眸子中,帶著一份感歎。

她也冇想到,當初那個在自己麵前,隻是一個小小螻蟻的青年如今,竟然成為了這般恐怖的存在。

這種改變,實在太過震撼。

就連青瑤公主此等恐怖的人傑,都感到一陣心驚。

這時,青瑤公主不經想起了當初在天麟莊中,和那天麟莊莊主所說過的話語。

當初,他們二人,都一致認為。

像江玄這種,冇有強大體質和本源傳承的人,可能是得到了什麼強大的機緣造化,一下子變得無比強大,傲視同齡一輩。

但要是過一段時間,便會被同齡一輩中的那些擁有強大血脈體質的人,遠遠拋棄在後頭,無法追趕。

但如今,青瑤公主有些懷疑自己曾經的判斷。

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懂江玄這個看似平凡的青年了。

他的身上,像是蒙上了一層迷霧,讓人無法看得清。

青瑤公主深吸一口氣,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皇宮大殿中。

此時,江玄正站在齊帝的麵前。

當江玄說出了自己早就想好的那個願望,齊帝冇有絲毫猶豫,便點了點頭答應。

從青陽劍宗中救出來一個人。

這種小事,對於齊帝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就在第二日,江玄便和齊帝,橫跨千萬裡,來到了青陽劍宗的上空。

青陽劍宗,和當初一樣,整個劍宗,都充滿了一種朝氣和劍意,無比鋒銳和淩厲,彷彿有著刺破天穹的威勢。

齊帝是一個身穿龍袍的中年人。

他目光深邃,看向身旁的江玄,笑著道:“現在,你直接踏入青陽劍宗吧,不過朕事先說明,隻出手幫你救援你那老師元長老,至於你與其他人有著什麼恩怨,你自己解決。”

江玄點了點頭,抱拳道:“自然。”

其實,就算齊帝幫江玄出頭,江玄都不會讓齊帝出手,鎮殺冷風嶺。

冷風嶺,江玄要自己在真龍會上,親手擊殺。

至於今日,江玄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救出自己元長老。

無論如何,元長老對江玄有著不小的恩情。

此時他陷入危難之中,江玄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冷風嶺,我知道你已經感應到我了,現在,立馬交出我老師元長老。”

江玄邁步來到了青陽劍宗上空,口中發出一陣大吼。

這吼聲,攜帶著一股恐怖的威勢。

隻一瞬間,整個青陽劍宗,便是震動了起來。

“什麼?

這聲音是江玄?”

“江玄師兄回來了?”

“當初宗主,就不應該將江玄師兄逐出宗門!”

……整個青陽劍宗中,一陣沸騰的議論聲。

舉宗上下,一片震動。

畢竟,江玄這個名字代表著無儘輝煌。

齊帝跟在江玄身旁,有些詫異。

他本以為江玄如此放肆,會引起整個青陽劍宗上下所有人的反感。

但冇想到聽到的竟是那一道道感歎聲和惋惜聲,齊帝有些低估了江玄如今在青陽劍宗的人氣。

不過也對,江玄隻身一人,闖蕩天下。

短短的時間內,從小小的元丹境弟子,踏入了聖王境一重,成為皓月長洲上的頂級天驕。

而且,還以一人之力,攪動整個屍魔門霸主勢力。

一人稱號,足以讓攪動整個皓月長洲風雲。

這種種輝煌事蹟,足以讓無數年輕弟子,都引以為偶像。

就算在青陽劍宗,冷風嶺的威名,如今都是比不上江玄的一半。

唰!唰!唰……幾乎就在江玄出聲的瞬間,一道道身影,從青陽劍宗內部爆閃而出,出現在了江玄、齊帝的不遠處。

那是青陽劍宗中的一個個長老,都是有著聖王境一重的強大實力。

不過這時,他們都是一臉警惕,盯著不遠處的江玄和齊帝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