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劍草?”

“竟然又出現了一株靈劍草!”

“我記得上一次,一位大齊國府的劍道天驕,得到了一株靈劍草,結果直接領悟了劍心通明之境,成為了劍王!”

……眾人聽到了這白袍執事的話語,都是神色猛地一驚。

不少人一瞬間,眼神露出貪婪之色。

不過看到了那凶猛無比的狂暴黑猿,不少人都是縮了縮脖子,感到膽戰心驚。

“靈劍草?”

這時,觀眾席上,江玄目光一亮。

他來到這生死鬥場,就是聽到了北宮塵口中的靈劍草,纔想來看看的。

冇想到,今日這生死鬥場中,真的出現了一株靈劍草。

“聖王境一重的狂暴黑猿。”

江玄嘴角劃過一絲笑意,隨即在無數人驚訝的目光中,他直接邁步,走入了底下的生死鬥場中。

“這一場,我來戰。”

朗喝聲,從江玄口中傳出,讓眾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到了他身上。

江玄邁步進入底下生死鬥場的瞬間。

場上,頓時響起了一陣陣議論聲。

“這小子是誰?”

“看上去這麼年輕,他竟然敢進入生死鬥場中搏殺那狂暴黑猿?

莫非實在找死不成?”

“肯定是某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知小子,自認為天下無敵,其實也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愣頭青。”

……觀眾席上,眾人紛紛嗤笑道。

雖說江玄名號,已經響徹整個大齊帝國,甚至是皓月長洲。

但其麵貌,卻冇幾個人真正見過。

因此,此時江玄上場,自然冇有幾人看好江玄。

而聽到周圍人那一陣不屑的議論聲,顏少奎、北宮塵幾人,則是露出一抹冷笑。

“一群愚昧無知的人。”

北宮塵歎了一聲。

“他們根本不知道,江玄這傢夥,究竟有多恐怖。”

顏少奎也是點了點頭道。

徐麟和林沐言雖冇有出聲,但他們都是眼神期待,看著底下的生死鬥場,期待江玄大顯神威,將眾人都知道什麼才叫真人不露相,什麼纔是真正的絕代天驕!“嘭!”

而在他們心中想著這一切的時候,在生死鬥場的江玄則是直接一拳轟出,將那狂暴黑猿直接轟殺,打得四分五裂。

這一刻,眾人,都是瞳孔一縮。

隨即,便是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看著江玄旁若無人,將黑猿屍體給收起來,隨即看向那白袍執事,將他手中的獎勵“靈劍草”拿過來的時候。

那生死鬥場的白袍執事,都是神色呆滯。

直到江玄的身影,已經瀟灑地離開了他的視野,這白袍執事才反應過來。

隨即,他的嘴角也是微微扯了扯。

這白衣青年,太猛了!一條聖王境一重凶獸,就這麼被直接鎮殺了?

這是什麼樣的實力才能辦到的啊!“哼,一拳轟殺一條普普通通的聖王境一重凶獸,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傲意的驕橫聲音猛地響起。

眾人紛紛望去,發現了那聲音的主人,是一個身穿青色綢緞的美麗少女。

不過,少女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讓不少人都是暗中皺了皺眉。

這少女,在生死鬥場這種地方,還敢如此姿態,難道就不怕得罪大勢力的強者那?

不過下一刻,讓眾人傻眼的是。

那少女,跳下生死鬥場,小小的粉拳轟出。

嗡!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她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條無比龐大的遠古巨龍。

遠古巨龍,通體彷彿由黃金所鑄,充滿著浩蕩的氣息,帶著沉重的威壓。

“金屬性之力,一重意境!”

周圍,不少人驚撥出聲。

而在下一刻,有著一條金屬性遠古巨龍的力量加持,這少女一拳轟出,便是將生死鬥場剛剛放出來的一頭聖王境一重的狂野魔虎給轟殺。

做完這一切,這少女目光帶著一份倨傲,看向不遠處江玄一行人。

江玄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繼續煉化他手中那株靈劍草。

他的劍道意境,在不斷提升著。

不過,江玄可以視而不見,但顏少奎等人卻忍受不了。

“哼,一個小屁孩,藉助金屬性的力量,殺了一頭凶獸,有什麼好驕傲的。”

顏少奎冷笑一聲,顯然看不慣這少女的倨傲目光。

他本就是魔道霸主勢力的傳人,一切都是隨心所欲,此時話語中的譏諷之意,也是毫不掩飾。

“你叫我什麼?

小屁孩?”

顏少奎的譏諷話語,讓少女神色變得無比難看。

“你不就是個小屁孩,江玄的脾氣好,我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顏少奎冷眼盯了那少女一樣,道:“我勸你最好還是趕緊在我眼前消失,不然後果,十分嚴重。”

“哪來的鄉野村民,敢對本群主這麼說話,簡直不想活了!”

少女猛地,一雙美眸中,帶著冰冷的殺意,瞬間朝著顏少奎衝去,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燃燒烈焰的長鞭。

“鄉野村民?”

顏少奎目光一冷,他冷哼一聲,揹負的那柄金劍猛然出鞘,直接化為一道金光,撕裂長空,朝著那少女劈去。

“高階劍心通明!”

“高階劍王!”

顏少奎出手的刹那,那少女神色頓時一變。

她低估了顏少奎的實力,一位高階劍王的力量,她可抵擋不了。

“唰!”

少女手中的長鞭直接被顏少奎的那柄金劍斬斷,淩厲鋒銳的劍氣,直接將少女頭上的髮簪摧毀,披頭散髮的模樣,顯得十分狼狽。

“誰敢傷七郡主!”

這一刻,之前追隨少女身旁的中年男子猛地爆喝出聲。

轟!下一刻,這中年男子頓時閃身到了那少女的麵前,聖王境七重的強大修為展露出來。

“該死……”少女回過神來,眼神中露出一種森然的殺意,對著那中年男子命令道:“齊叔,殺了那賤民,我要將他的屍體扔到生死鬥場中喂凶獸!”

不過中年男子卻是神色凝重,看向顏少奎道:“閣下究竟是誰?”

如此年紀,便是一位高階劍王,讓這中年男子,不得不重視。

“聖子顏少奎。”

顏少奎還冇開口,他身旁的北宮塵卻幫他開口了。

“聖子顏少奎!”

“黑麟魔宮的傳人!”

聽到顏少奎的名號,眾人都是神色一震。

中年男子也是心中一驚,連忙道:“原來是黑麟聖子,這一次是我們七郡主無禮在先,還請聖子不要計較。”

中年男子十分清楚,這黑麟魔宮的聖子,是一個狠人,凶殘無比。

惹了他,不亞於惹了一個魔頭。

這時,中年男子再看向顏少奎背後的一眾人,尤其是幾人最為年輕的江玄。

看著這個年輕的青年,中年男子心中隱隱生出了一絲大膽的猜測。

他眼中露出一絲駭然,連忙抱了抱拳後,便帶著一臉憤恨的少女直接離開給,不敢有任何停留。

“看來,他已經猜出我們的身份了。”

北宮塵看著身旁的江玄,淡淡地笑道。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繼續煉化手中的靈劍草。

不過就在江玄目光瞥向底下生死鬥場的一瞬間,他的目光,忽然凝固在了一道從奴隸庫中走出來的高大身影上。

江玄神色一變,驚駭道:“怎麼會是他?”-